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科考连续七天,那一日的傍晚,苏丰道几乎是由唐家大舅扶着进了苏家门。

    唐家大舅对苏家人说:“道儿这样尚好,他沐浴的时候,让小厮陪着吧。

    让他吃一些清淡食物,就由着他去睡。”

    唐家大舅也要去家里报平安,他说完话,很快的走了。

    苏丰道去沐浴,唐氏已经安排好他的吃食,等到他吃过之后,他打起精神跟家里人说了几句话,便给赶着进房安睡。

    苏丰道这一睡,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

    唐家都派人专门守在这里,就等着他睡来,好回去告知唐家人消息。

    苏青芷带着弟妹们守在苏丰道的院子,哪怕他们悄悄进去瞧过睡熟的苏丰道,他们还是认为守在院子里,心里才会安稳下来。

    苏丰道醒来之后,他亲自请唐家守候的人先归去,他明日,一定会去唐家感谢关心。

    唐氏听见苏丰道醒来的消息,她急急的赶了过来,瞧着苏丰道的神色,她轻舒一口气,说:“你缓过来就好,再有几日,你就会完全恢复过来。”

    苏丰道要用餐,见弟妹们守在身边,他好笑的瞧着他们说:“要不要陪大哥再用一些?”

    苏青芷带头轻摇头说:“哥哥,你只管用餐,我们就在旁边说说话。”

    苏丰道见到弟妹们执意要守着他,他的心里面也明白,他这一次睡得放心舒畅处得长久,却无意当中还是惊到了弟妹们。

    苏丰道缓慢的用了餐后,他长舒一口气,冲着苏丰君和苏丰正两人说:“日后,你们要时常跑一跑跳一跳,身子好了,不管做什么,都会有劲头。”

    然后他冲着苏青芷和苏青芷两人说:“你们两人也是一样,有一个好的身体,比什么都好。”

    苏青芷略有些惊讶的瞧着苏丰道问:“哥哥,你是不是瞧着别人出了考场,几乎走不动路?”

    苏丰道何偿用去瞧别人,他出考场的时候,几乎都是飘着出去。

    唐家大舅在马车上特意喂了他一碗鸡汤,他才缓了神过来,有精神透过窗子去回头瞧了瞧后面的人。

    他发现有许多人是被家里人连抱带拖的送上马车,当然也有少部分的人,是昂首大步走了出来,他们的面上只有疲倦的神色,却没有象大部人那样的累得走不了道。

    唐家大舅自然瞧见过那样的人,在和苏丰道一块出来的那群人当中,他瞧见林家的那个有名的纨绔子弟,瞧着他大步走了出来,瞧着他轻轻松松跳上林家的马车。

    唐家大舅对那小子是无任何的偏见,有关他的传言,其实他信的不太多。

    人,在年纪小的时候,总是会做些冲动又轻狂的事,何况那小子有那么多不好的传言,然而却无任何人说得出那些传言的来处。

    唐家的人,自小守礼拘谨。可是唐家大舅还是有两三个好友,提及家里调皮的小子,嘴里嫌弃不停,面上却还是有些得意。

    特别是许多人宽抚他们说:“小孩子年纪小的时候调皮捣蛋,年纪大了,就会知事懂事,将来指不定比有些从小就懂事的孩子们来得胆子大。

    有能力的孩子,加上他们的胆子又大,将来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来。”

    唐家大舅也相信这样的话,只是他还是觉得自家的孩子不错,唐家人,历来少了那样的野心,只愿一家大小平平安安的在一处生活。

    唐家老大人退下来之后,也只有年纪最年轻的唐家小舅谋了外放的事,别的人,就是动了心,成了事,也寻的是距离安瓮城最近的地方。

    唐家大舅是年纪越长,他觉得起发留恋安静的日子。

    然而面对苏丰道的时候,他还是想着大外甥,这一次如果能够榜上有名,他能遇见一门好好的亲事,过几年,他再寻机会外放。

    苏家这样的情况,有那样的一个曾给惹下无数小事的嫡亲祖父,又有一个越来越有些混日子下去的父亲,苏丰道的路,要比旁人难走许多。

    只不过在马车上,他还是不方便跟苏丰道说这么多的事情,只能等着他缓过精神来说话。

    苏丰道睡醒之后,苏家老大人是亲自来到他的院子,苏青芷和弟妹们只有赶紧给苏家老大人腾出一个安静的空间。

    苏青荨如今已经搬到苏青葙从前的那间院子居住,距离苏丰道的院子最近,他们几人就去了苏青荨的院子。

    苏青荨住进苏青葙的院子时,她还特意要苏青芷陪着她去粱家,寻苏青葙说了说,还问:“大姐姐,院子里和房间里,你有什么舍不得的东西,我会全给留下来,不会移了地方。”

    苏青葙笑瞧着苏青荨,她把儿子直接递给苏青芷,由着一大一小玩耍着。

    她笑着跟苏青荨说:“荨儿,院子里的树啊花啊,这些不用动。房间里,我用习惯的物件,我已经全部带了过来,你只管按你的心意来布置。”

    苏青芷只觉得有些人天生情商高,苏青荨的处事方法,让她也学习了。

    苏青荨搬了过来之后,院子不曾有任何的改动,她也不曾住进苏青葙住过的房间,而是在侧边挑选一间同样大小的房间。

    她跟唐氏和苏青芷说:“大姐姐万一那一天来家里,太夜了,要留宿在家里,她可以住回从前住过的房间。”

    这也是苏家二小姐那一天回娘家,天色太晚了,给苏家老夫人和苏家二夫人联手留宿。

    当然第二天苏家二老爷亲自送苏家二小姐去夫家,再一次跟亲家表白,是因为苏家老夫人不舍苏家二小姐的原故。

    下一次,苏家的老夫人答应了,她努力不会把苏家二小姐留得太晚,以至于要留宿。

    苏家二老爷再一次帮苏家二小姐在人前刷新了她的孝顺,然后他的心里还是暗想着,既然苏家二小姐没有毛病,为何这么久,一直不曾怀上?

    许久之后,苏家二小姐跟着夫婿外放,在外地苏家二姑爷的任上,她接连生下两儿一女,而且还表达会继续生下去的希望。

    苏家二老爷隐隐有些猜想,然而他又不能跟任何人分享他的想法,只是后来在孙女的亲事方面,他是坚决不许她们相看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