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三十章
    科考张榜的日子,苏家二老爷亲自带着苏丰道出门看榜单,身边跟着两个身体粗壮的长随。

    东园,苏镇磊在院子里来回的打转,唐氏现在对他是眼不见心不烦,早就带着儿女直接去了主院听候消息。

    主院里,苏家老大人夫妻面对面的坐在院子里,唐氏有心要避开去,却给苏家老夫人把她叫住。

    苏家老大人眼皮子抬了抬,跟她说:“老大家的,你带着孩子们随便寻一个坐。”

    唐氏给苏家老夫人扯着,只能挨着她的身侧坐下来,顺带面对苏家老大人略有些不耐烦的眼神。

    苏青芷则带着弟妹们出了主院,她宁愿去守在院子门口,也不愿意在这里瞧着苏家老大人的冷脸。

    他们兄弟姐妹在院子门候着,守门的人,赶紧端来凳子请他们先坐一坐。

    当然凳子大小不一,可是在这一时,苏青芷也没有这么多挑剔。

    苏青荨抬眼瞧一瞧苏青芷,低声说:“姐姐,我让丫头去搬一张大凳子回来吧?”

    苏青芷低声问:“荨儿,可是你坐着不舒服?我跟你换一张凳子。”

    苏青荨赶紧摇头说:“姐姐,我坐得合适,我是想搬一张小凳子给正儿坐。”

    苏青芷打量着坐得四平八稳的苏丰正,她笑了起来,跟苏青荨说:“不用了,我瞧着他坐得正好。”

    四人眼光望院子门口望去,而院子门口一样有人往内里望,还跟守门人打听消息说:“你们家看榜的人,可曾回来?”

    守门人连连摇头说:“还不曾回来。”

    那人略有些着急的说:“我家夫人和小姐已经催我们许多次,只是我一次一次走到街头去,都不曾见到我们家的马车。”

    守门人给他惹得笑了起来,说:“大哥,看榜的人这么多,这一时,那能回来的快。你再等一等,一定能得到你们家少爷的大好消息。”

    “那借你吉言,也祝你们家大少爷榜上有名啊。”那人边说边走,瞧着他去的方向,一样是往街头走去。

    苏家守门人的心也跟着急了起来,他直接站在院子门外去。

    苏青荨小手伸手过来握紧苏青芷问:“姐姐,大哥一定会榜上有名,对吧?”

    苏青芷觉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丰道还是能够榜上有名。

    唐家表兄弟就曾经说过,众位兄弟当中苏丰道最会读书,还会举一反三的学习。

    只是事情没有确实下来,苏青芷只能跟苏青荨说:“我们再等一等,应该会等到好消息。”

    苏家六小姐从内里行了出来,她瞧见院子门口的四人,她立时嘻笑起来。

    苏青芷是懒得去理会她,只是想着外面过路的行人,她还是带着弟妹们站起来给她行了半礼。

    苏家六小姐堂堂正正受了半礼之后,她嘻嘻笑着说:“你们这般在这里等,只怕会心急,不如我们去外面,叫一个马车,我们直接去张榜处去看结果。”

    苏青芷摇头说:“六姐,多谢你的好意。我们就在这里等。”

    苏青荨的心思动一动,她听见苏青芷的回答之后,只是低垂了眼睑。

    苏丰君直接侧过脸去,家里那些传言,他多少还是听进了耳朵里面。

    苏丰正年纪还小,他嘻嘻笑着说:“不去,我要在家里保护姐姐们。大哥跟我说了,人多,别把姐姐们挤坏了。”

    “哼,一个个不识好人心。那我走了。”苏家六小姐大步往外走,苏青芷在她的后面轻皱了眉头。

    如今苏家六小姐在外面约见王家小子,是从来不避讳别人的眼光。

    苏家老夫人是提醒过苏家二夫人,只是她这个做母亲的人,不曾把这事放在心上,苏家老夫人就不曾再去提醒她。

    至于唐氏待苏家二夫人和苏家六小姐淡了心思,可是她想着苏家五小姐先前也常出门,也不见会做什么傻事,想来苏家六小姐更加机灵,应该是不会做什么不周全的事。

    再说唐氏如今的心思放在两个长大的儿女身上,她也没有闲心去关心侄女的行事。

    唐家递来消息给唐氏,有关苏丰道的亲事,一定要慎之又慎,绝对不能轻易许婚。

    唐家老大人为此专程来寻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商量,苏家老大人自然是乐意长孙有一门好的亲事。

    而苏镇磊面对唐家老大人的时候,他就有几分心虚,不管唐家老大人说什么,他都是低头说:“好。”

    他这般的模样和神色,唐家老大人瞧过他后,他对唐氏说:“这一桩婚姻,不只误了你,一样误了他,可惜不管如何,你要是不改心意,那就这样过下去吧。”

    唐氏沉默好一会,然而她面对唐家老大人为了苏丰道来这么一趟,心里还是感激不已。

    她最终低声说:“父亲,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有这种劣根性,嘴里说着对妻子有情有意,可是他还是会招惹旁的女人?”

    唐家老大人沉默片刻之后,说:“或许男人在有的时候,会为美色而冲动吧,这样也并不代表他会对旁的女人有几分深情。

    玉儿,你太较真了,结果却误了你后半生的日子。”

    唐氏轻摇头说:“父亲,我宁愿相信这世上是有那样的好男人,只是我的命不太好,我遇不见。”

    唐家老大人瞧着唐氏,他的眼里闪过伤心的神色,说:“从前的时候,我和你母亲不应该教导你贞静贤良。如果教导你强势一些,或许你今天也能把他如你所愿般的紧握在手里。”

    唐氏轻笑了起来,说:“父亲,我想为芷儿和荨儿都寻普通的亲事,这样她们或许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

    “傻。”唐家老大人最后在唐氏耳边叹息说一声。

    唐氏瞧着为她担心的老父亲,她始终无法违心跟他说:“有机会,还是会重拾旧好。”

    她当然更加不敢跟老爷亲提她已经放下了的事情,只怕唐家老大人只会更加的操心。

    唐氏的心事,是无处诉说。

    苏青芷的心事,则可以跟科考完后的苏丰道说一说。

    当兄长的很关心妹妹,苏青芷是无心事,也要挤一些心事去跟他说一说,免他担心免他挂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