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三十三章
    苏家人挡了别的贺客,可挡不了自家的姻亲。

    当然不识趣的姻亲少,而识趣的姻亲多。

    苏丰道榜上有名的消息传出去,自然是亲近的人家个个欢喜不已。

    唐家大老爷当天就赶到苏家来,在人前,他直接跟苏丰道交待说:“道儿,你要准备殿前考试,自明日开始,你静心读书。

    至于亲朋来往,等到你殿试过后再上门拜访。”

    有唐家大老爷这么一言,苏丰道连舅家都要放在殿试过后拜访,自然旁的人家是不用前往。

    粱启明就是在场的人,他很是欣喜的在一旁赞同道:“大舅所言甚是,如今什么都比不上道弟殿试重要。”

    唐家大老爷的心里面是不太相信苏家的人,苏家二老爷是能担一些事情,只是他还有自己的事情。

    唐家大老爷的眼光落在粱启明的面上,只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唐家大老爷轻舒一口气,他一个做舅舅的人不能做的事,外甥女婿则未必不能成事。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粱启明提书袋,他直接来到苏家,跟苏家老大人夫妻请安后,笑着说:“祖父,祖母,我有几日假,这几日,就由我来陪着道儿读书。”

    其实原本粱启明的想法,就是想着过来查一查苏丰道少什么书,他想方设法四处借一借。

    只是他和苏青葙商量的时候,苏青葙直接请他不如陪着苏丰道一块读书几天。

    粱启明想一想,大早上就去跟上司告假,正好他的部门在此时节,人手足够用。

    在他前面,已经是家有考生的人,请假成功,粱启明在上司面前还是直言,是去守着小舅子念书。

    他的上司自然许可下来,他也想着人手安排的过来,便笑着说:“有什么需要,你到时只管开口。”

    粱启明立时感恩上司的心意,然而他脚步轻快的来到苏家,面对苏家老大人的欣慰神色,苏家老夫人却有些担心的望着他。

    苏家老夫人操心的说:“孩子,可别误了你的正事?”

    粱启明笑着说:“祖母放心,这样的事情,每逢这样的日子,上司都会非常的从容。”

    苏丰道听到消息,在半路上迎了粱启明,他略有些不安的跟粱启明说:“姐夫,你来陪我念书,会不会误了你的正事?”

    粱启明笑着摇头说:“不会,你瞧一瞧你这里还差什么书,你跟我说,我想法子跟人商借来两三日。”

    苏丰道笑着轻摇头说:“我这里书是齐全,夫子与我们提过,这样的时候,不如放松心思,读一些实务方面的书,恰巧我有几本书不曾细读过,这几日就来读一读。

    正好遇见难题的时候,可以跟姐夫请教。”

    粱启明读书时认真,做事时尽心,苏丰道相信粱启明为人处事,而且在苏家也没有比粱启明更加合适回答有关实务方面问题的人。

    天气炎热,书房窗子打开,门口小厮守着,只是还是挡不住好心的人。

    苏家六小姐和王家小染提着水果上门来,结果给守门小厮挡着,苏家六小姐直接在门口嚷嚷起来。

    苏丰道要起身的时候,给粱启明阻止说:“我会听动静,由我来应付。你试一下,能不能静心看进书里的内容。”

    粱启明起身站在打开的书房门口,瞧着守门小厮不管如何就是阻止着苏家六小姐和王家小染直入,就连他们手里带来的东西,也坚决不肯接收。

    粱启明心里越发对大舅子满意起来,他再瞧一瞧在房里安心读书的苏丰道,心里越发的满意。

    在苏家六小姐接连着叫了好几声,她看到行过来的粱启明,满脸欢喜神色叫道:“大姐夫,你要跟大哥说,这种不忠的下人,要早一些打发走。”

    她一脸得意的神色瞧着守门小厮,结果那两个小厮还是执意挡着门。

    粱启明行了过来,他的眼光落在王家小染的面上,叹声说:“王少爷,这样的日子,你家长辈难道没有跟你提过,轻易不要来打扰考生?”

    王家小染不知为何瞧着粱启明平静的眼神,一时之间有些心虚起来,缓声解释说:“家里有城外送来的新鲜果子,我拿来一筐给大家尝一尝新鲜。

    小六出自好心,说与我送一些过来,请大哥品尝一二,也缓一缓大哥读书的辛苦。”

    粱启明瞧着王家小染的神色,瞧出他大约就是这样的纯良想法,只不过也是想着借机会与苏丰道多亲近一二。

    只是苏家六小姐和他的事情,不管如何是因为什么样的原故,长房的兄弟姐妹待他们这对未来小夫妻都会淡了情份。

    苏青葙跟粱启明提过,苏家六小姐未嫁之前,因着苏家二老爷的关系,就这样不干不淡的处着。

    等到苏家六小姐正式出嫁之后,粱家与王家不往来。

    粱启明的眼光如刀一样瞧着苏家六小姐,说:“六小姐,请回吧。东西也带走。”

    粱启明转头就走了,苏家六小姐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平时,她只见过粱启明温雅一面,从来不曾瞧过粱启明眼光那般锐利过。

    她这一时觉得如果不按照粱启明的话去做,只怕她是不会有好的结果。

    苏家六小姐满眼委屈神色瞧着王家小染,瞧得他心疼的说:“走吧,你一番好意,只是长兄的确是没有空。”

    守门小厮瞧着他们走后,两人面上都浮现出不屑的神色,只觉得是天生一对狗男女。

    苏家六小姐的心里委屈自然要跟苏家二夫人说一说,顺带也去跟苏家老大人提了提。

    苏家老大人瞧着满脸羞愧神色的王家小染,再瞧一瞧满脸愤然神色的苏家六小姐,只觉得女生外向,这就为未来夫婿打算,都不顾及自家大哥的前程。

    苏家老夫人自然是借着累了,她没有面见苏家六小姐和王家小染,过后听管事妇人在她耳边提了提话。

    她冷笑着说:“老二家的,一天到晚心思用在小处,结果三个女儿一个不如一个心眼大,将来是有的是苦头吃。”

    只是这门亲事是苏家老大人许可下来的,苏家老夫人也无心多理会,反正她年纪大了,不知几时她两眼一闭,那时世间万事对她全是空,她就是有心担心,也担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