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林家大老爷瞧一瞧林家大夫人面上神色,他很是感叹说:“你也觉得这门亲事,成了后,是有些委屈了舒儿?”

    林家大夫人轻轻摇头,林望舒殿试名次还在三榜,却往前挺进了十五名,不再是垫底。

    林家人自然欢喜,林家五夫人寻林家大夫人提了提各位老爷们对林望舒亲事打算。

    林家男人们一向在大事情方面很是拎得清,没人想给林望舒定一门攀高的亲事,只是想给他定一门看上去门当户对的亲事。

    只是林家门当户对的人家,还是有许多,经大家挑来排去,多少都有不妥的地方。

    有些人家是面上风光,可内里是非太多。哪怕这些人家女子风评不错,林家人也相不中这般会拖后腿的人家。

    有的人家则是家中女子年纪小,林家人皆无心让林望舒再等上四五年成亲。

    林家长辈想法现实,只愿意给女家最多两年时间。

    林家五夫人也是这个意思,只等小儿子成亲,她就可以过上事事不必操心老太太的日子。

    林家大夫人羡慕林家五夫人再过两年能轻松度日,可她自嫁进林家为长媳妇,就注定她要忙活到林家大老爷放权日。

    林家五夫人对小儿子的亲事没有太多要求,反正不管她心里如何想,最后还是要按林家五老爷决定行事。

    林家大夫人能体会林家五夫人的心思,妯娌这么多年,她还是愿意与林家五夫人闲时,说一说话,互相之间,多少在一些方面能交心。

    林家大夫人瞧着林家大老爷的神色,她还是想尽一尽心意,提醒说:“舒儿可知情?”

    林家大老爷轻点头,说:“知,我和他父亲与他说过。”

    林家大老爷觉得林望舒没有跳脚反对,那就是认同了长辈的决定。

    他跟林家大夫人说:“明天的日子不错,我和老五去苏家一趟,恭贺苏丰道科举顺利。

    我们会私下跟苏家老大人提一提亲事,我想应该是会顺畅。”

    林家大夫人轻声再提醒说:“林苏两家相邻多年,只盼着这是一门双双如意的亲事。”

    林家大老爷瞧她几眼,只觉得林家大夫人这么多年还是这般宽厚的待人,总为别人着想太多。

    他笑着说:“苏家老大人只要没有老迈不能做主,他都会认同这门亲事,对他的孙女来说,是难得的好亲事。

    嫁的不远,隔壁就是娘家,公婆慈爱夫婿能干有出息。苏家的亲家唐家,都为她寻不来这样的一门好亲事。”

    林家大夫人瞧瞧林家大老爷的神色,笑着说:“如老爷所说,这是一门好亲事。”

    隔壁苏家有些事瞒不了林家人,林家大夫人佩服唐氏的刚烈。

    只是她觉得唐氏这样的刚直,也是苏家大老爷这样的人,能容了这样的事。

    她有心想提醒林家大老爷,有其母必有其女。

    可是她记起林望舒对女色的冷淡,她想着还是不要说了,或许种种的歪打正着能成全一门好亲事。

    林望舒直接去长兄院子,他的大嫂恰恰在院子里面,她正往内里走,听说林望舒来了,她转身笑迎了人。

    林望舒冲她行礼,问:“大嫂,大哥今天几时回?”

    林望舒大嫂想想说:“今天出门前,你大哥没有别的吩咐,我想申时五六刻时,就会归家来。”

    林望舒望一望她,他的眼神很是纠结,过后还是说:“大嫂,那晚上我来寻大哥说话。”

    他大嫂只觉得这一时的林望舒,如同笼子里面的困兽。他不直言,做大嫂的人,也不能拦下他来问原因。

    林望舒大嫂悄悄跟身边管事夫人说:“去查一查舒少爷刚去了那里?记得别露了痕迹。”

    这天夜里,林望舒和长兄歇在书房里。他们好象说话到很晚,然而声音很低,两人贴身小厮守在门口。

    第二天,林望舒神色轻松伴在长兄身边去给林家五夫人请安,哪怕听说林家大老爷和林家五老爷会去苏家,他也是一脸坦然神情。

    林家五夫人瞧瞧他的神色,专门留下他说话。

    林家五夫人再一次提醒他,如果无意外,林家大老爷会直接跟苏家老大人和苏家大老爷提一提亲事。

    林望舒瞧着林家五夫人一脸操心的神色,他笑了起来,说:“母亲,我总要成亲。大哥跟我说,说那女子为人还行,那就这样吧。”

    其实林望舒大哥原话不是这样说,他说家里长辈们定下来的事,他要是有早己经相中的人,他们兄弟可以联手起来,为他争一争,或许有希望改变。

    然而林望舒这么些年下来,他就没有把那个女子看进眼里过。

    哪怕是堂姐妹们,小时相处过。大了后,他也因为家里兄弟多,都不曾关注过谁。

    以至于堂姐妹大了之后,一个个容貌有了变化,他还要经人提醒,才能把人的名字和容貌统一。

    林望舒对长兄轻摇头说:“我没有相中过谁。只是苏家长房的人,我没有太好印象。”

    林望舒对苏家小九还是有印象,只是后来跟苏家亲近人家里的人,他转弯打听过一次消息。

    只是那人的神色比较怪异,回答也奇怪,说:“苏家小九,我没有记错的话,她在林家族学读过书。

    只是不知你问的苏家小九,和我知道的苏家小九是不是同一个人?”

    林望舒瞧着那人的神色,就有些生气,苏家就是有两个小九,能跟唐家兄弟自在出门的人,自然也不会是那人暗想的人。

    长兄如父,可是现在父亲健在,长兄只能为长兄。

    他宽慰林望舒说:“听妹妹们说,苏家长房的女子为人处事都不错。

    那嫁进梁家长房的长女,风评特别的好,想来次女也不会差。

    长辈们还是为你着想过,不会为你胡乱挑选一门亲事。”

    梁家的事,亲近的人家多少是听说一二。听说女子们那一年因接连经了苏家老大人的事,她们太过辛苦。

    只有苏家长女平安怀孕生子,而旁的人,却在调养之后,才艰难有好消息。

    林望舒长兄担心林望舒千挑万选,最后别挑中了什么病秧子,这样还不如现在听长辈们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