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苏丰道不管林望舒如何的打听消息,他只是一脸慎重神色跟他说:“有些人,有缘份,你总会再见。

    如果你们没有再见的缘份,你就是见到了人,你也不会相识。”

    苏青芷这两年容貌上面长开了一些,眉眼开阔,在苏丰道的眼里,妹子是变得更加美好。

    林望舒渐渐的也不太关心那位小九弟弟的消息,毕竟他的好意,从来没有人接受过。

    何况学府的书楼的书籍太多,他们有心抄寻回家的书籍一样多,师兄弟们在一处商量过后,决定大家分开抄书,过后再互相换着抄。

    苏丰道的亲事有了眉目,唐家人相中一户四品官员的嫡次女,跟唐氏通过消息。

    唐氏把消息跟苏家老大人夫妻和苏镇磊提了提,他们都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

    苏丰道接获家里的消息,他有心寻人商量的时候,突然发现这样的事情,还真不能乱和人提起来。

    这时候,林望舒凑到他的面前,苏丰道正好把家里的意思跟他说了说。

    林望舒听了之后,他低声说:“你家里不着急定下来,你就等着,我让人帮你查一查未来嫂子的事情。”

    苏丰道满眼诧异的神情瞧着他,林望舒给他瞧得有几分心虚起来,连忙摆手说:“你也知道我先前玩心重,与我交好的朋友,全是那一类的朋友。

    尽管我们在各自家里不争气,可是大家还是多少知道各家姐妹们的实际情况。我那些朋友里面,还真有与这户人家有关联的人。”

    苏丰道自然把事情交到林望舒的手里去,他很是恳切的跟他交底说:“我其实相信我舅舅们和舅母们的眼光,只是想着你的一番好心思,就不忍心辜负。”

    得,这最后成了林望舒上竿子执意要帮苏丰道做的事情。

    林望舒瞧着苏丰道,想着再过几月要定下来的亲事,这位大舅子还是不能得罪。

    林望舒交的朋友,得到消息之后,他本人亲自来学府,按他的意思,他也是来考察一下未来的表妹夫。

    有林望舒的引见,苏丰道见过这位朋友之后,听他从头到尾的夸赞之后,苏丰道觉得这门亲事还是可以有期望值。

    苏丰道瞧得出来林望舒的朋友,是出自关心才会专程来看人。

    “兄弟,你那位表妹妹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先前怎么不见你跟我提过一次?”林望舒去送别朋友的时候,他特意悄悄的打听消息。

    他那朋友没有好气的瞧着他,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吗?别看你现在比我多披一层进士的皮,可是骨子里,我觉得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你家这位大舅子这样的人品,才是我家表妹配得上的人。”

    林望舒深觉得年少时候,他的眼光不太好,才会误交损友一堆堆。

    他颇有些受不了的跟朋友说:“我和你说正事,你扯那么多歪事做什么?”

    他朋友嫌弃的眼神瞅着他,说:“我瞧着我那表妹夫为人相当不错,只怕妹妹也特别的好,他们家怎么会相中你这么一个人,别是你们家长辈耍了什么手腕才成事的吧?”

    林望舒伸手推他一把说:“我这人怎么啦?要人才,有,要容貌品性,有。我的亲事,自然是长辈做主,两家满意才成事。

    就你这样都能定下一门好亲事,我这样的人,自然是有好女子早等在那一处。”

    两人虽说近几年来不太见面,到底是有少年时的交情在,两人互相嫌弃几句话之后,彼此之间那种生涩很快就没有了。

    林望舒瞧着他的朋友说:“你家里人给你找的那差事,你做得顺不顺畅?”

    他那朋友一脸苦恼神色摇头说:“还能做下去,只是不懂的事情太多,现在慢慢在理顺。

    舒哥儿,你那时节跟我们这些人说,要趁着年纪小再努力几年,我现在后悔那时没有跟着你上。

    那个小吴儿当年也跟着你一块回家安心读书,我们还在后面笑话他。

    小吴儿那种人,那时瞧着那象是读书人。可是他虽说没有你读书有本事,到底拼命也考了一个举人。如今他的差事,就比我的差事做得顺畅许多。”

    林望舒心里也明白,同一班的玩耍过的朋友们,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大家心里就是有所挂念,最终还是会慢慢的散了一些人。

    林望舒伸手拍一拍他的肩头,说:“你还来得及读一些书,有些事,你不好问人,就从书中去求吧。”

    林望舒瞧见他面上纠结的神情,想起听人说过他家里的事情。

    林望舒向他说:“你一直当我是好朋友,既然如此,你听我一句话的劝。

    我们年纪都不少了,不为别人着想,我们也要想着上有老,将来下有少,总不能我们还象从前那样遇事就寻家里的兄长们出面挡着。

    兄长们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他们就是有心有力,帮得了一次,到底帮不了我们一世。

    我们都知道有六十岁的老童生,你这个年纪,你只要沉下心来,用上十年的功夫,把秀才举人考过去,你将来的差事,就不会有这样的艰难。”

    他那朋友眼神亮了又暗再接着明亮起来,他大笑起来,说:“舒哥儿,你这是小瞧了我,我用得着十年吗?我就用五六年的功夫,我把功课重新拾了起来。

    只是舒哥儿得闲的时候,你还是要指点我,免得到时候,我努力之后,连个秀才都没考不上去,就你们这些做朋友的人,跟着一块丢脸面。”

    林望舒没有好气的瞧着他,说:“事情没有成之前,你就默默的暗地里用功,千万别跟从前一样,自己把事情张扬得天下人皆知。”

    他那朋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当年林望舒要沉下心思读书的时候,他们这些朋友说是不往外面张扬,可是每个人还是回家跟家里亲近的兄长们说了说。

    他颇有些不好意思顺带帮着大家一起解释说:“其实我们真没有往外面说,只是各自回家跟家里的兄长提了提。

    谁也没有想过,会把动静闹得那么大。这也幸好你顺利考过举人,我们一个个心里才松一口气。

    你放心,这一次,我下了决心,为了将来的好日子,我也不能再象从前那样混日子。不过是秀才和举人,我就不信我会不如我那几个庶弟,我自小就要比他们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