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五十九章(300月票+)
    苏家老大人只觉得苏家老夫人莫名其妙,这一会的功夫,她又冷眼瞧向他。

    苏家老大人出门问了问,知道苏青芷过来提了提是见赵家小姐的事情,苏家老大人折回去跟苏家老夫人说话。

    “小九那孩子有些不太知道人事,你别一天到晚听她胡说。来,说一说,她又跟你说了什么事情,让你心情不好?”

    苏家老大人自认还是体贴苏家老夫人,他坐下来面对苏家老夫人。

    结果苏家老夫人瞧见他,就想起苏青芷的亲事,然后冲着他直挥手说:“老爷,小九那孩子从来不会胡说,她跟我说的都是正事。

    老爷,你别提小九懂不懂事。那个孩子,我瞧着就是天生的知事懂事。”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瞧着他那一脸嫌弃的神色,他顿时怒了说:“如今我年纪老了,夫人是不是从心里瞧着我就觉得烦燥?”

    苏家老夫人抬眼瞧着他,想一想,这两年家里喜事连连,她是不能把人气得太狠了一些。

    她轻轻的摇头说:“老爷,你太多心了。

    我几时瞧着你烦燥,我只是想着家里的孩子们陆续要成亲,家里花用大了起来,心里有些烦,不想招惹得你跟着烦。”

    苏家老大人原本生气的站了起来,听苏家老夫人的话后,他又慢慢的坐下去,叹息着说:“你操那么多心思做什么?我们家有大的能力,他们就做多大的事情。”

    苏家老夫人见到苏家老大人的神态举止,知道今天这人是不能随意再赶走。

    她其实有些闹不明白苏家老大人的想法,年青的时候,她是有心想把他拉在院子里不让走,可是苏家老大人那个时候仿佛主院的凳子上,张张上面都有钉子一样。

    他在主院里挨下凳子,都要想法子赶紧走人。

    苏家老夫人生嫡子三人嫡女三人,那都是算计得好,请着他回来,用了心思好好哄着他成事。

    所以苏家老夫人懂得唐氏的心思,她也是生下第三个嫡子之后,心安之后,就不再管着苏家老大人又流连在那一处去了。

    苏家老夫人平静度日多年,也不想再跟苏家老大人缠绕下去,可是现在苏家老大人的举止,分明还稀罕起她。

    苏家老夫人伸手摸一摸眼角的皱纹,再想起早晨照镜子的样子,她保养的不错,可是也抵不过在后院养着那两人的年青容貌。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轻轻皱了皱眉头,她心里有些怀疑苏家老大人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又不方便跟人轻言,就借着来她这里避一避风头。

    然而那样的事情,苏家老夫人也不好意思跟苏家老大人说一说,她只能委婉的跟他说:“老爷,你有许久不曾去过后院,我听人说,她们还是很安分。”

    苏家老大人听苏家老夫人的话,他眉峰轻轻抬起来,说:“就由着她们去,我早几年就跟她们说了,有心要走的,她们随时可以跟我说走。”

    苏家老夫人瞧一瞧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的心里越发有些担心起来。

    苏家老夫人后来悄悄跟苏镇磊转着弯提了提,苏镇磊好半天后领会她的意思,他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

    “母亲,你也太过操心了。父亲现在这个年纪,原本大夫就跟他提过,最好能够静心休养。”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的神色,她没有好气的瞪着他,说:“家里这几年喜事一桩接一桩,你父亲的身体可不能出事。”

    苏镇磊听苏家老夫人的话,他若有所感的瞧着她,低声说:“母亲,其实你的心里面是一直怨着父亲,对吧?”

    苏家老夫人满脸惊讶神情瞧着他说:“磊儿,你胡说什么?我有你们兄弟和三个妹妹,我从来不曾怨过你们父亲一丝一毫。”

    苏镇磊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神色,低声说:“可是你关心父亲的身体,都是因为家里孩子们的喜事,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关心父亲。”

    “这有什么不同吗?为了孩子们,我也会关心你父亲,就是发自内心深处,我也盼着你父亲一直安好下去。”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镇磊很是不解的问,她只觉得长子就是因为心思细碎,才会想东又想西,一门心思的想要一个两全其美,结果到最后落空最想要的一样。

    苏丰道和赵家女子定亲,是苏家的大喜事,然而因为苏丰道刚刚有了差事,两家商量之后,还是决定两家低调行事。

    两家交换了契约贴,又商量了正式的婚期。苏家只是在家里小小的庆祝一番。

    苏家这边尊重赵家的想法,赵家这边执意要留女儿两年在家里好好教导,大致上婚期商量明年定下来,两年后进行。

    冬天冷风一吹,林望舒的差事派了下来,把他分在官长府下面当差,这样的差事,一般情况下,是不太好当差,然而林望舒则欢喜这差事的自由性。

    林苏两家亲亲的事情,也只惊动亲近的人家。

    林望舒和苏青芷隔着无数个人,在两家交换契约贴的时候,两人遥遥的互望一眼,便各自别转头去。

    苏家这一次的喜事,自然是平淡的就过去了。

    苏青芷的心里面,只觉得这样的现实,怎么瞧上去,有些如同演戏一般的不太真实,她的心里面,对这门亲事总有一种遥远的感觉。

    对林望舒这个人,也有一种遥远而不真实的感觉。

    苏丰道在苏青芷面前仔细的跟她提过,有关林望舒的一些事情,只是苏青芷只觉得那人,有些生活在旁人的家里,与她暂时是无关的人员。

    苏丰道关注自己的生活之外,他还操心起无感的未来妹夫和妹妹两人,这两人是如何的心大,两人的面上认同了亲事,可是两人的心里面,都象是不存在这一桩亲事一样。

    苏青芷感受到苏丰道的着急心情,她笑着跟他解释说:“哥哥,林望舒对我来说,只是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等到有机会多见几次面,我们能说一说话,我想就能相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