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芷园,苏青芷脚步轻盈行走着,雪花纷飞落在她的发上眉间。

    晶莹的冰雪世界,苏青芷轻轻踩雪的声音,依旧一声声如同轻曼歌谣的节拍声音。

    苏青芷的目光触及院墙,那里悬挂着晶莹别透的冰柱,长长短短又交错成别致的雪景。

    苏青芷的心里涌起舍不得的情绪,明年,这样的时光里,这一处院子,只伯会空落下来。

    苏家六小姐悄悄来与她说:“小九,你嫁后,这一处院子就会另开院门放租出去。

    哈哈,你到底不如大姐姐啊。听说你的嫁妆还要你舅家给你添补才会有模有样。”

    苏青芷瞧着她得意的神色,很有些奇怪的瞧着她说:“六姐,二婶在你嫁后,会一直保留你在娘家的闺房?”

    苏家六小姐的神色有些不太好看起来,她只要嫁了,她现在居住的院子,一定会给苏家二夫人利用起来。

    至于嫁妆这样的事情,苏青芷不屑去跟苏家六小姐争长短,那是长辈们的安排。

    在前几日,苏丰道总算安排林望舒和苏青芷见了一面。

    大街上,大雪的天气,林望舒巡街时巧遇从梁家出来归家的苏青芷。

    一人在马上,一人在车厢里。天气冷,雪花飘得急。

    路口,马车停下来,苏丰道轻拍车窗,苏青芷开窗之后,给冷风和雪花扑得眼睛都睁不开,她赶紧缩回内里去。

    “哥哥,外面风雪大,你别骑马了,你进来坐吧。”苏青芷在车窗后面跟苏丰道说。

    苏丰道望着骑马过来的林望舒,他冲他招了招手,林望舒望见他,骑马过来问:“可是车轮滑?”

    苏丰道摇头后,跟林望舒笑着说:“我和芷儿从梁家回,马车经过此处,我们两人停一停,想静静听一听风雪声音,那知这么好遇见你。”

    林望舒望一望只是半开的车窗,内里的那个小女子,分明是无心与他招呼一声。

    苏丰道略有些着急的伸手轻拍窗子,说:“芷儿,望舒经过这里。”

    苏青芷一只手推开窗子,一只手半遮住眉眼上方,她笑着探头跟外面人招呼道:“林少爷好。”

    苏丰道愣怔之后,笑着说:“芷儿,你应该叫林家哥哥。”

    林望舒顿时觉得苏青芷的称呼入耳一些,他连忙笑着说:“苏家妹妹好。天气冷,你把车窗关严一些。”

    苏青芷在顺势关车窗的时候,她随意抬眼瞅向林望舒的时候,风雪太大,她眯着眼只看到一个深青色的身影。

    苏丰道在心里叹一声,这两人难得见一面,就是这般情形,他有些失望,瞅着林望舒都有些不顺眼。

    苏丰道示意车夫驾车,他冲着林望舒挥挥手,就头不回的走了。

    林望舒在路口望着马车身影远了之后,他转身去汇合另一条道上的同僚。

    这一次的偶遇,对林望舒和苏青芷来说,心湖都不曾波动起浪花。

    林家姐妹和苏青芷的关系,明显比先前近了许多,她们渐渐跟苏青芷提及林家的一些事情。

    苏青芷感受到她们的一番好意,同时也感觉得到在大家庭里长大女子的无奈心情。

    她们生活在这样人多口杂嫡庶分明的家庭里,从小就能从身边人和事,学习到内宅生存本事。

    林家姐妹颇有些同情的安慰苏青芷说:“青芷,长五房里的望舒哥,你是他的妻子,你只要占理,你在家里用不着怕谁,能争就要去争。”

    苏青芷眉眼舒展的瞧着林家姐妹,笑着说:“好。”

    苏家终是同意林家婚期安排,明年秋天里,林望舒和苏青芷成亲。

    林家姐妹在春夏之季会相继出嫁,姐妹两人偶尔提及未来良人时,面上都会浮现出向往的神色。

    苏青芷的心里面有着淡淡的羡慕,她对婚姻最大寄望就是两人能和平相处,互相之间能尊重对方。

    林望舒的如常表现,让苏青芷的心里面多一份安稳。岁月静好,不必急躁着表现什么。

    他们还年轻,有缘分来得及慢慢靠近。幸运的话,纵然成不了一对良缘,也能相互投缘能如友相伴到老。

    这时期,王家少爷和苏家六小姐之间随着交住多,两人的感情有时间慢慢深厚起来,两人不再象从前那样是浮于表面的显示给人看。

    王家少爷有时会以为大家没有注意,在苏家众人面前表现出对苏家六小姐的倾情相待。

    而苏家六小姐时常在人前含情脉脉瞧着王家少爷,分明是落入爱河不可自拔的样子。

    在很多的时侯,两人心心相印眼里只有彼此,以至于显得有些旁若无人。

    苏家二老爷瞧在眼里,有欣慰有担心,他悄悄跟苏家二夫人说:“希望他们两人能这样一直相处下去,你跟小六提一提,在人前还是要注意神色举止。”

    苏家二夫人只觉得苏家二老爷太过顾忌长房的看法,如今苏青芷的亲事,明显要比家里姐姐们亲事来得好。

    她略有些嗔怪神色跟苏家二老爷说:“二爷就是太为人着想了一些,为了小六的亲事,我们二房的人,在长房人面前都不敢大声说话。

    如今小九有一门好的亲事,说到底,她还要多谢小六这门亲事成全了她。

    林家那位少爷本事能耐胜过我们家未来姑爷,小九如今还傻傻的端着架子,不知道主动去跟未来夫婿交好。

    她没有我们家小六的本事,那就低头来跟向小六学一学,如何让未来夫婿倾心相待她。”

    苏家二老爷一脸无语神情瞧着苏家二夫人说:“将来我儿子们要是象现在的王家小子的表现,我现在就拿板子先训服他们。

    王家小子现在表现得不错,可是他要是一心一意只用在儿女情长上面,荒废正事,将来他不成才,你以为王家长辈们会瞧得上他和小六?”

    苏家二夫人无语,如儿子将来如王家小子一样的行事,她的心里面也会怨了耽误儿子前程的女子。

    苏家二夫人低声辩论说:“小六说,他也没有荒了功课,他还是很用功。

    再说小姑爷要是如那位九姑爷一样,眼里心里都无眼前人,那我觉得我们姑爷就是没他的本事,小六将来的日子也不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