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苏青芷面对苏家六小姐的若有若无的挑衅,她很是轻淡的放过。

    苏家六小姐的心情,一向是跟着王家小子的行走。

    有时候,她是春暖花开。她瞧见苏青芷的时候,她的面上也能给她绽出一个灿烂的笑颜。

    有时候,她是忧心的小白花。她瞧见苏青芷面上是一种我替你受过,我是解救了你的人,结果你还在我面前表现得这般欢乐神色,你是一个没有同情心人。

    苏青芷瞧着沉醉在爱河中的小女子,她的反反复复的表现,实在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喜感,而苏家六小姐又是一个越来越喜欢在人前显示存在感的人。

    在苏家深闺中的日子,苏青芷庆幸能遇见这般有趣的堂姐妹们,时不时让她感受一番她们的聪慧心机。

    私下里,苏丰道跟苏青芷很是直白的说:“芷儿,你不必一直容忍着小六,她就是这样一个张扬性子的人,你越让着她,她越会喜欢在你面前炫耀不停。”

    苏青芷很是欢乐的跟苏丰道说:“哥哥,六姐为人行事还是不错,不管什么样的心情,她都明白的露在外面。

    她的心里还是有我这个堂妹,她乐意在我面前暗示种种的欢快和有时的不如意,对我没有影响的事情,我瞧着就是。”

    苏家二老爷这个做叔叔的人,对长房的侄儿女们还是相当不错。

    苏丰道正因为是知晓这一点,在王家小子有心求指点的时候,他还是愿意花功夫指点一二。

    在背地里,他也提醒过苏家二老爷:“二叔,六妹夫的心思太过活泛一些,他年纪大了一些,再成熟一些,大约功课上面是有进益。”

    苏家二老爷的心里面多少明白苏丰道的提醒,他也明白苏丰道一个刚入职的人,眼下事情多,他愿意提点王家小子,全是看在他的面上。

    苏家二老爷经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他早看明白一些事情,苏丰道心里或许是介意了苏家六小姐的行事。

    然而只要苏家六小姐不再放任下去,苏丰道瞧在他的面上,将来苏家六小姐遇事求了过来,苏丰道在能帮的时候,还是会伸手拉上一把。

    只是苏家二老爷瞧着王家小子和苏家六小姐的行事,只怕这两个娇养着长大的人,将来会因为不懂事而走弯路。

    苏丰道对王家小子和苏家六小姐之间的事情,只觉得有些象小孩子之间玩的游戏一样,所有的真情,仿佛都是表演给大人们看一样。

    苏丰道和赵家小姐之间的沟通,在他的感觉里进度良好。

    苏青芷觉得苏丰道和赵家小姐如今的关系,有些象是初初交好认识的人,彼此都在客气的试探对方。

    在某一种程度上,这对未来夫妻还是有共同点,就是为人处事还是相当的明智大方周全。

    快过年前,各家要互相送年礼,以表达互相之间的亲近关系。

    苏家自然收到许多年礼,当然同时也送出许多份年礼。

    苏家这般的情况,唐氏在年礼方面的安排是费尽了心思,瞧上去,苏家送出去的年礼还是面上过得去,内里又不让收礼人失望。

    唐氏慢慢的把这当中的事悄悄说给苏青芷和苏青荨知情,苏青芷感叹唐氏思忖的精密度,她对各家关系的分寸感把握得太到位了。

    苏青芷觉得唐氏的这种天分,哪怕她是再活几世,只怕也只能学到表面,而学不到内里的精华。

    苏青荨明显比苏青芷感触要灵敏许多,只是唐氏面上不显,内里还是有感觉。

    当年唐家为她特意寻的那门亲事,唐氏不乐意,多少还是知道一些事情。

    这一次苏丰道的亲事,那人家也曾经派人试探过唐家人的意思,只是唐家人想着从前的牵扯,自然是不会做那种牵线的事情。

    再说当年也只是长辈们提了提,双方都不曾正式见面过。

    唐氏如今已经明白当年长辈们一心为她图谋的心思,那样的人家,或许就是当年唐家能为她寻到最为合适的人选。

    唐氏经了事情之后,她对女儿们的交际设防得更加深层。至少在目前来说,她觉得她在两个大女儿的身上,是没有白费功夫和心思。

    唐氏觉得苏青芷如今已经定下性子,何况她的心里面瞧着她,有时难免还是会想起当年的糊涂事情。

    这个女儿时常让她有些纠结心情,唐氏这种复杂的心思,苏青芷多少能明白一些,然而她是无辜的人,自然是不会主动去背这个锅。

    唐氏如今待苏青芷还是不错,只是这个不错是相对与苏青芷的从前来说。

    在唐氏的心里面,苏青芷的存在,总是会无意当中提醒她许多的事情。

    唐氏私下里跟苏青芷提及嫁妆的事情,她一脸不好意思的神情跟她说:“芷儿,你是长房次女,在嫁妆上面,你肯定是没有你姐姐多。

    你姐姐出嫁的时候,家里的条件比现在好。而轮到你的时候,你哥哥要娶亲,你下面还要弟妹们,母亲只能给你一处小店铺。

    那处店铺的生意不太行,最多是让你嫁进林家之后,在面子上过得去。你将来再想一想那处店铺是出租还是自行再调整。”

    唐氏所说的嫁妆,在苏青芷的认为下,已经超过她的想象,她原本以为唐氏只会让她面上稍稍过得去,多几口箱子的嫁过去,至于店铺什么的,那是没有一间的。

    苏青芷瞧着唐氏面上的神情,她知道她说的是实情,而唐氏一个女人支撑这么一房人,她是尽了力气。

    苏镇磊这些年来,几乎不曾交过银子给唐氏用,而唐氏咬牙硬挺下来,还不曾让儿女们日子难过,这也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

    苏青芷瞧着唐氏想了想还是低声提醒说:“母亲,我们家的情况就是这样,我的嫁妆意思到了就行了,反正林家的人,未必不知实情,不用在这方面太花功夫。

    只是哥哥娶亲的事情,还需要母亲多多张罗一些。哥哥是家里的长子,父亲在许多事情上面,比母亲方便处事,有些事情,母亲就交给父亲去做,你别太过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