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六十四章
    过年前,林望舒来送年礼,唐氏特意让苏青芷过来见一见人。

    林望舒的眼光一触到苏青芷的面上,他很快的移过眼光,他有些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女子。

    林望舒很快借着家里有事为借口提出告辞,唐氏在心里惋惜之后,吩咐苏青芷一定要把人送到院子门口。

    苏青芷顺从唐氏的安排,林望舒在前面走,她跟在他身后半步远。

    只是林望舒的步子跨得太大步,苏青芷很快远远的落下来。

    林望舒走到苏家院子的门口,他回头过来看到在远处慢慢行过来的苏青芷,他的脸上露出窘色,他一时之间又忘记身后跟着的人。

    苏青芷行近过来,冲着他行礼说:“林家少爷,我就送你到此处。”

    林望舒听她的话,微微的皱眉头起来,然而苏青芷举止什么的又让人挑不出毛病,他只能皱眉头跟她说:“过年的时候,我会过来拜年。”

    苏青芷低垂眉眼轻轻点了点头,林望舒这样的身份,按道理来说,在过年的时候,他也应该来苏家一趟。

    林望舒望一望苏青芷的头顶,他也寻不到话题跟苏青芷说,只能说:“我走了,你早些回吧。”

    苏青芷见到林望舒出了院子,她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与这样身份的陌生人相处,有说不出来的尴尬。

    苏青芷转头过来,就瞧见站在不远处的王家少爷和苏家六小姐,她微微抬眼冲着他们行礼之后,就往来处走去,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她瞧见苏家六小姐眼里的嘲谑神色。

    苏青芷神色轻淡的漫步着,别人将来能过的婚姻日子,她将来一定也能过下去,只不过是要把本性隐藏得更加深一些。

    苏青芷的骨子里,是喜欢那种杀伐果断性子的人,只是她不是那么容易可以交心的人。

    苏丰道跟苏青芷提过林望舒,说他是一个性情明断的男人,绝对不会轻易跟人拉拉扯扯无休止。

    有一个苏镇磊这样处事缠缠绵绵的父亲,苏家长房的儿女多少是不喜欢那种面上体贴的男人。

    苏青葙待粱启明夫妻情意深厚,也是因为粱启明的性子果敢明快,从来不喜在人前表现出善解人意的一面出来。

    苏青芷对未来夫婿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个性不要象苏镇磊,她都愿意将来在婚姻里花费一些心力出来。

    如果遇见象苏镇磊这样性子的男人,苏青芷最好不要尝试,早早把相处的道划了下来,而不要落到唐氏如今这种地步,硬撑着独自养儿女。

    这个时代里,男女不成婚是不可能的现实。成亲之后,自然是一定要有儿女,如果没有儿女的女人,生活可以想象的困难。

    苏青芷是顺其自然的接受人生安排,她觉得盲婚哑嫁未来不能遇见良人。而成亲前相识相亲,未来良人不会变成狼人。

    苏丰道回到芷园,她望着两个大丫头沉思起来,早已经说好的事情,她是不会再有改变。

    两个大丫头跟她提过,愿意和她一起去林家,将来婚嫁大事由她来安排。

    然而苏青芷则不想如此,林家那般的情形,这两个大丫头的年纪又不小了,还是别跟着她过去招惹了什么是非事情。

    而常顺在这个时候,也跟她说,愿意陪着苏青芷在林家两年,直到她平安生下长子。

    苏青芷被她的话惊得要跳了起来,然而瞧着她的神色,她又能理解她几分。

    两个大丫头的忠心,只怕是顺应时势的变化,去了林家,那样的人家,她们有一个忠仆的名声,在婚姻方面,能挑选的人也多了起来。

    只是苏青芷早听守门妇人提过,其实两个大丫头的娘家那边早有意向,只是在等苏青芷的亲事定下来。

    苏青芷能够体念到她们的用意,只不过,她宁愿用后来挑选进来的小丫头,也不想身边跟着两个心里早有杂念的大丫头。

    有关带丫头过去的事情,唐氏背着常顺娘还是提醒了苏青芷,意思也是先前说好的事情,到了现在就不要再反悔。

    苏青芷认同唐氏的观点,她理解常顺的心意,然而她不想去破坏常顺家人对她一直以来的安排。

    这个世间对女人来说,最大的幸福大约就平平顺顺一辈子。

    苏青芷和林望舒的亲事,已经注定她的未来不可能太过于平顺生活。

    就是林家那些妻妾挣扎的生活,她听林家姐妹提了提,心里寒意深浓。

    苏丰道盼着林望舒和苏青芷能够在成亲前,两人能够有机会建立起好感。

    然而林家姐妹的话,以及她们悄悄记录下来的林家多少人的几张满满纸张,让苏青芷觉得这门婚事,只适合遵守这个时代的规则行事。

    或许不能对一个人的深情,就是苏青芷最大的福报。

    芷园的门口,苏家六小姐一脸得意的神情往这边走来,守门妇人远远的瞧见她,她微微的皱了眉头。

    苏家六小姐行了过来,她很是不喜欢芷园的守门妇人,她跟苏家二夫人提了好几次,让她去跟伯母说一说,抱芷园的守门妇人换掉、

    结果苏家二夫人前面随意应付着她,后面见到她越发的认真起来,就很有些不乐意的跟她说:“小六,你一个做主子的人,不要把眼光放在堂妹的下人身上。

    她一个守门妇人,又能防碍你什么事情,你为何对她就这般的不依不饶下去,值得花费这种无用功夫吗?”

    苏家二夫人一向要求三个女儿的行事,要有目标性要有方向感,当然更加要能得到收益。

    象苏家六小姐这种针对一个无用下人的行事,苏家二夫人很是有些看不上去。

    她跟苏家六小姐直言说:“你要是觉得小九身边两个丫头太不象样子,我还可以有机会时跟伯母提一提。”

    苏家六小姐很是不悦的说:“小九身边的丫头,就没有一个得用的人,就是那个常顺都给小九养得有些娇。

    我何必帮着她去清理不要的人,我要清理的人,自然是她舍不得的人。”

    苏家六小姐认为芷园这么多下人里面,苏青芷大约唯一舍不得的就是守门妇人,至于旁的人,她还没有那么重的心思。

    果然最了解你的人,一定是对你有仇不肯放过的人,苏家六小姐在苏青芷的问题上面,她瞧得比苏家任何人还要来得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