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八十章类同
    夏天一眨眼间就过去了,秋天来临的时候,芷园里多了许多忙碌的人。

    唐家派来一位老妇人,唐氏专门安排芷园的小厨房给她用。

    苏青芷的饮食再也不能如从前那般随意,而是要按照老妇人的要求来吃喝。

    就是起居安排也要依着老妇人的规矩来行事,苏青芷第一次真正接受闺秀教育。

    苏丰道利用老妇人不在芷园的时间,他悄悄来看苏青芷,发现她的微微变化。

    苏青芷一脸委屈神色瞧着他说:“哥哥,当年姐姐出嫁的时候,舅舅家都不曾送来这么一位能干的人。”

    苏丰道可是受了唐家大老爷的警告和提醒,他笑着安抚说:“姐姐出嫁之前,舅舅家是有心想送她过来服侍姐姐一些日子,只是那一阵子,她家里有事情。”

    苏青芷自然明白唐家如此安排的好意,其实她也能够感受到老妇人种种的好处。

    她悄悄跟苏丰道说:“哥哥,你说我能不能与她学一学药理知识?”

    如今苏青芷有些后悔了,大好的光阴,全给她低调着浪费了。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轻轻摇头,说:“你可以跟她学习认识寻常药草的功用,至于药理知识,这是别人吃饭的东西,你还是不要多想了。”

    苏青芷轻轻感叹说:“哥哥,那些年,我少看一些闲书,或许就能多学几样本事。”

    苏丰道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这样已经足够了,林家不需要一个能干养家的儿媳妇,只需要一个安分守己的儿媳妇。”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好几眼,他待她是真的好,如果不是年岁之差,有时候他待她都有些象是疼宠女儿的样子。

    苏青芷瞧一瞧苏丰道,低声说:“我嫁了,哥哥待我就不会再有现在这般的好。”

    苏丰道瞅着她好一会后,笑起来说:“只怕那时节,哥哥有心待你好,你也会觉得哥哥太过烦人。”

    苏青芷连连摇头说:“哥哥,我永远不会觉得哥哥烦人,我知道哥哥和姐姐都待我很好。是那种不求回报的好。”

    苏丰道的心里有一股酸味泛起来,苏青葙出嫁的时候,他的心里还不曾这般的不舒服,如今他有时瞧着林望舒,总觉得他有些配不上苏青芷。

    苏丰道知道外面的传说,都是苏青芷配不上林望舒,只是因为相邻的关系,才能成就这桩姻缘。

    苏丰道觉得苏青芷嫁去林家,把她未来自由的路都生生的折了。

    苏青芷自小在人前和人后就不一样,在人前,她努力端庄守规矩。

    在人后,在他和苏青葙的面前,苏青芷活泼又灵动可爱。

    苏丰道没有在芷园留多久,兄妹说了几句话,他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唐家来的妇人在路上恰巧遇见苏丰道,她给苏丰道见了礼,眼神深深的跟他说:“表少爷,女子在夫家生活不易,如今表小姐多磨一磨性子,对她在夫家的生活有好处。”

    苏丰道轻轻点头,几乎所有的长辈,都喜欢那种端庄懂事的女子,苏青芷哪怕装也要装出八九分想像来。

    苏丰道原本就不曾想过要拦阻唐家妇人对苏青芷的调教,如今有她的话,再加上他瞧着苏青芷也不曾抗拒过,他冲着唐家妇人说:“你辛苦一些日子,还请多指教她学一些药草知识。”

    唐家妇人轻轻点头,她来苏家的时候,唐家的主子们叮嘱过,这个家里面,只有苏丰道会拦着她,不会容许她太过严厉管教苏青芷。

    唐家妇人来了之后,瞧着苏青芷事事遵从她的意思行事,她也有心想多教导她一些东西。

    如今有苏丰道的话,她还是有些担心跟他说:“表少爷,这种小道的东西,只怕我要教表小姐,也只能悄悄的来。”

    苏丰道瞧着她,说:“只有我们三人知晓就行,你用心教导她,日后,你有什么要求,只要不违大义,能帮的地方,我一定会伸手。”

    唐家妇人连连点头,她瞧得出来苏丰道说话算话,她是希望一辈子都用不上这个人情,然而人情多了,存着也不浪费。

    芷园里所有的开支,由唐氏负责而且不走路苏家的公中,苏家二夫人盯了几日之后,也没有盯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当然芷园里总是有一股药味飘散出来,她转着弯子跟唐氏打听消息的时候,唐氏很是直爽的跟她说:“我怀芷儿的时候,正是和大爷生意见的时候。

    我母亲一直担心芷儿的身体,这一次,就专门派一个人来利用成亲前后,给她好好调理一番。”

    有些事情,是羡慕不来的现实。

    苏家二夫人对唐氏有一个好娘家事实,她先前很是妒忌,一直暗地里等着唐家人那边因为家里人口的添多,总有一天主动放弃继续照顾唐氏和她所生的儿女。

    结果苏家二夫人等了十多年,瞧着唐家这一次的动静,反而是关系更加的亲近。

    苏家二夫人暗想着,唐家那边也是瞧着苏青芷嫁了一个好夫婿,这一次才愿意下这么大的功夫。

    其实苏家二夫人这一次真是误会了,唐家人先前一直不觉得苏青芷的身体有什么不妥之处,因为她从小到大就不曾让人太操心过。

    只是唐家有一个姻亲家嫁出去的女儿,跟苏青芷差不多的情形,出嫁好几年,一直不曾有过身孕。

    夫家发着急起来,特意寻了一位这方面的有名大夫给她瞧病。

    结果一来二去,还真给大夫瞧出了原由,原来这女子胎里面弱了的原故。

    然后娘家做母亲的人仔细想了想,那一年怀女儿的时候,她娘家不顺,她操心太多,过后女儿生下来一直平顺,她就不记得当年的事情。

    幸好这女子夫家人的禀性忠厚,再说大夫也提了,女子年纪不大,还来得及补一补,只要有了第一胎,以后生育就顺畅了。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唐家人都惦记起苏青芷,这太有类同感。

    然后唐家小舅母受唐家老夫人所托,特意寻了大夫借着别人的名字,打听了如苏青芷这般的情形,会不会影响到生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