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由园的左边居住的是林家二老爷庶长子的嫡次次子一家,听说这位堂嫂的性情温顺和气,与家里妯娌们人人交好。

    明氏面上的话,是这般跟苏青芷交待,然而苏青芷总觉得内里有几分不实。

    由园的左边是林家三老爷嫡次子所生的庶长子,这家堂嫂的性子直爽大气,在家里遇不平事,常会直言不讳。

    明氏的话里话外,都说明两边堂嫂在林家的小日子是过得风生水起。

    林望舒和苏青芷先去了左边,苏青芷抬头望一望门牌,上面的院子门,还是比较正常“轻裘园”。

    苏青芷的心头立时浮现出‘轻裘肥马’四个字,想来这位堂兄是对生活很有几分的要求。

    苏青芷进了轻裘园之后,明显的感觉到院子是要比由园宽广许多。

    哪怕瞧着这院子里居住的人多,可是至少给人一种杂而不乱的感觉。

    林望宽夫妻接到消息,夫妻两人迎了出来,两人是一样的笑脸。

    林望宽生得一脸的憨厚神情,而他的妻子瞧着也如明氏所说,一张圆润的脸,瞧着就是脾气好的人。

    明氏说过,由园左右邻居都只是三十出头,可是苏青芷瞧着这对夫妻,明显是显得要年纪大了一些。

    林望舒笑着向林望宽夫妻说:“宽哥,宽嫂,我家这个年轻不太懂事,我想着带她来见一见兄嫂,日后还要请嫂子遇事多对她提点一二。”

    苏青芷眉睫微微轻眨了眨,她瞧过镜子,这般的样子,恰巧可以遮掩住她眼神的灵动。

    她微微笑着给林望宽夫妻行礼说:“如我家爷所言,我年轻不太知事,日后还要多请宽哥和宽嫂提点。”

    苏青芷深觉得年轻是一件好事,至少面对林家这么多活成狐狸一样的人,她的年轻就是她最大的防护线。

    从轻裘园出来之后,苏青芷轻舒一口气,林望宽夫妻瞧着都是好说话的人,可是他们夫妻两人好象擅长挖坑,那话里面总是暗藏着一些小心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在心里微微的放心起来,他原本担心苏青芷会容易被人两三句好话就给哄了去的人。

    林望舒听苏青芷应酬的话,听上去,也是特别的温和顺从尊重,可是却没有一句话能落到实处。

    苏青芷抬眼瞧着林望舒,只觉得这个孩子难怪当年宁愿在外面得纨绔的名声,也不喜在家里静坐度光阴得好名声。

    林望舒陪着苏青芷到了右边的院子,由着她抬院去打量门牌,右边这家院子名,直截了当“好园。”

    小夫妻拜会了主人家,只是这位林望则妻子丝毫不客气的说:“舒哥儿,你带着小妻子先去了左边再为我们这边,你这心里待兄妹们还是分出了一个高低。”

    林望舒笑了起来说:“则嫂子,正因为我和则哥亲近,所以先去了宽哥那边。”

    林望则夫妻瞧着是要年青一些,两人的性格也大气一些,大家互相认识之后,林望则妻子笑着说:“舒哥儿成亲了,我们家里也跟着会清静一些。”

    “哼。”林望则轻哼一声,苏青芷只当听不明白,她一脸懵懂神情瞧着她,说:“则嫂嫂,原来我家爷在家里是一个闹腾的性子,我家兄长先前跟我说,说夫君的性子沉静。”

    苏青芷一边说话一边羞涩的低垂下头,而且脸还微微的红了起来。

    林望则夫妻互相望了望,眼里都有了喜色,林望则妻子立时笑了起来,说:“舒哥儿不闹,只是有些客人爱闹。”

    林望舒微微拧了眉头,他印象里面正直爽朗的人,怎么好象有些不对劲。

    等到林望舒和苏青芷从好园出来之后,夫妻两人对太过热情的招待,都有些受不住的感觉。

    然而不管是左边还是左边院子,都在悄悄的讨论苏青芷这个堂弟媳妇。

    林望舒先前一直不肯定下亲事,直到他榜上有名之后,他们的心里面还想着别是会娶敲门女子进来,那他们两边占去的地方,只怕家里人会压制着让了了来。

    后来得知林家向苏家求亲,他们各自放松一口气,本来两边借着机会商量了过的事情,在此时又中断了。

    林望宽的妻子一脸放松的神情,笑着说:“这个女子面相嫩,我瞧着性情也是软和的人,你看她,说几句话,都要瞧一瞧舒哥儿的神色。”

    林望宽只要院子住的宽敞,家里人少吵事,他就觉得天下太平无事。

    他笑着叮嘱妻子说:“日后,你多照应一些吧。”

    他的妻子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瞧着自家男人说:“她还要我照应吗?只要不傻,都应该知道与从嫂子交好去,我一个隔房的嫂嫂,又能为她说什么话,最多是帮一下边角。”

    林望宽听她的话,想一想说:“我听说苏家那位长子很会行事,将来前途不会太差,你和她交好,至少对我们儿女有好处。”

    林望宽妻子的眉眼间闪过嘲谑,她所生的嫡子嫡女前途和亲事,自有林家人帮衬着。

    林家嫡庶分明,林望宽妻子瞧出他的心思,只怕是为他的庶子庶女打算。

    可是他也不想一想,苏家的长子是嫡长,苏家长房当年闹的事情,虽说没有传得纷纷扬扬,可是周边邻居家谁不知情。

    林望宽妻子笑着应承下来,说:“我瞧着她也是好相处的人,只要她识趣会做人,我自然是愿意锦上添花。”

    林望则夫妻在一处说话,林望则皱眉头跟妻子说:“这位苏家小姐的性子,大约没有传言中的古板。”

    他的妻子笑了起来,说:“自古有老话说信传言,最易被人带到沟底去。她的哥哥那般成气,她自然不会是一个傻的。

    我听说她的嫡亲姐姐在粱家生活得不错,在亲友之间名声相当的好。

    苏家那位大老爷是不成气,可是我们家长辈执意要与苏家结下亲事,自然是相中苏家长房的儿女本事。”

    “只怕不是什么好拿捏的性子。日后,你多约束一下家里人,别太过闹腾。”林望则瞧得明白,林望舒分明不象在成亲前那般的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