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林望舒是兴冲冲的赶去见林家五夫人,后面拖脚缓缓而行的管事妇人,那脸色是惨白的。

    林家五夫人见到这般着急赶了过来的小儿子,她的心里顿时暗喜起来,果然小儿子的心里面,还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最为重要。

    林望舒没有瞧见哥哥们,他在林家五夫人身侧坐下来,笑着说:“母亲,你约我和哥哥们来商量什么事?”

    林望舒的眼光往房门处张望过去,林家五夫人瞧着他的神色,顿时有些不太高兴的跟他说:“我没有寻你哥哥们来说话,我是专程寻你来说话。”

    林望舒略有些神色奇怪的瞧着她,说:“母亲,有什么事情,是哥哥们做不了,你一定要来寻我说话?”

    林家五夫人的心里越发不太高兴,林望舒早早的赶了回来,他这是一心惦记着妻子,反而忘却了母亲。

    林家五夫人顿时怒道:“你哥哥们只要有空,都会来陪我说话。只有你,你瞧一瞧,你有多少日子没有和我在一处说过话。”

    林望舒瞧着她的神色,他在心里暗自思忖起来,思来想去,只觉得大约是有关苏青芷的事情。

    平日里,林家五夫人是不会过于关心他,至于说话的事情,自他稍稍懂事之后,他们母子闲话的情景非常少。

    当然林家五夫人有心与他说话,林望舒态度殷情的望着她,笑着说:“母亲,这一阵子忙过之后,我天天来扰母亲的安静。”

    林家五夫人瞧着林望舒,很有些心疼的跟他,说:“你也辛苦了,那我就长话短说的跟你说一说事,你过后好好的跟苏氏说话。”

    林望舒瞧一瞧林家五夫人的神态,想着果然婆媳关系为难的只有做中间儿子(夫婿)。

    他笑着说:“母亲,她要是规矩上面出错,你一定要当面指正她,可不能让她误以为她没有错。”

    林家五夫人仔细的想了想苏青芷的为人处事,在规矩上面,她还真无法挑剔苏青芷的毛病。

    然而她想起苏青芷那阳奉阴违行事方法,她还是有些生气,她生气的跟林望舒,说:“苏家的人脉不如我们家人脉广阔,我是有心拉扯着两家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一些。”

    林望舒目光惊异的瞧着林家五夫人,已经是姻亲的两家人,还能如何有关系更加亲近一步?

    林家五夫人在小儿子面前还是能放开说话,毕竟林望舒这种人,有时候是不会顾及规矩什么的。

    林家五夫人想着林望舒一直护短的性子,她把她做下的好事说出来。

    林望舒望着她,好一会开口说:“母亲,苏氏是出嫁的女子,如何能做得了娘家哥哥的主。这桩事情,由我去解释吧。”

    如果不是林家五夫人惹下来的事情,林望舒根本不会出面去解说。

    林望舒仔细的问了问了人,他瞧着林家五夫人只觉得她是无事瞎忙,这样的事情,要是换了一个明白的人,也不会做下这样的糊涂事情。

    林望舒叹息的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他们的事情,就交给他们的父亲去安排。这事情,我去跟哥哥们解释。

    苏氏如果那时候真要随意应承下来,只怕我们林家日后,就会成了这城里面的笑话。”

    林望舒再深深的瞧一瞧林家五夫人后,他匆忙的起身离开,林家五夫人瞧着他快去的背影,招来管事妇人问话。

    管事妇人瞧一瞧林家五夫人的神色,低头说:“我去传小少爷的时候,小夫人是在房里,她坐在桌子边。”

    林家五夫人追问苏青芷的事情,然而管事妇人是一脸不知的神色,她进去的时候,是不曾仔细的听见林望舒夫妻说了什么话。

    管事妇人可不敢跟林家五夫人多说什么话,她看见的事情,也不敢多言一句话。

    林望舒的性子,或许在林家五夫人面前好说话,可是对她们这些下人来说,可不是那般特别体谅下人的主子。

    当然只要她们不多言是非,林望舒一样是友善的主子。

    林家五夫人心里有事,她瞧得明白,林望舒分明是站在苏青芷的立场说话。

    林家五夫人恼羞成怒的跟管事妇人说:“这成了亲的儿子,待儿媳妇就是要比当母亲来得亲近。

    你瞧一瞧,这院子里还有那个丫头能当用,你跟我提一提,刚好由园少了得用的丫头,我赐一个过去给他们夫妻用。”

    管事妇人的脸色变了变,苏青芷瞧着是非常好说话的人,可是她到底是做主子的人,她要孝顺林家五夫人,可是她有心的话,自然也能随便收拾一个下人。

    管事妇人笑着说:“夫人,我们院子里是寻不到合适的人。丫头们都有些不成事,我瞧着那粗妇还能用得上,夫人可以赐一个下去。”

    林家五夫人也不知管事妇人是真的一根筋,还是故意闪躲着怕得罪苏青芷,她在这一时也懒得跟人计较,只是冲管事妇人说:“让人打听小少爷出了这里,他又去了哪里。”

    管事妇人立时答应下来,她就是不点头也不行,她出来之后,让人赶紧去打听消息。

    这时候,林望舒已经寻林望从在说话,他把林家五夫人做下的糊涂事情说给他听。

    林望从听后,他深深的瞧一瞧明氏,他轻叹着跟林望舒说:“小弟妹既然挡下来的事情,我和你再去把场子圆一圆吧。”

    兄弟两人很快的起身走了,明氏在后面跟着轻轻叹息一声,她自是瞧明白林望从那一眼的意思,可是那又能怎么样。

    那是他嫡亲的母亲,她一个做儿媳妇的人,纵然要提及林家五夫人做下来的扲不清的事,自然是要寻一个好的机会,才能缓缓的道来。

    明氏也没有想过林望舒来得这么快,当然这样一来,她也不用纠结如何告知林望从的真相。

    将心比心,明氏觉得苏青芷回应得来太过直接,是有些伤了林家五夫人的面子。

    然而明氏嫁进来多年,她实在太知道林家五夫人的为人处事,换成她,为了一劳永逸,也只能如苏青芷这样的处置。

    “唉”明氏轻轻叹一声,只愿林家五夫人日后少做一些好人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