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九十六章
    林望从兄弟这样走了一趟,自然见了好几位兄长,在一处说了话,互相表达了林家有的是能顶上用场的人,用不着去扰了姻亲的安宁。

    林望舒自然表明,只要家里侄子们需要,他一样会尽力去行事,哪怕将来需要用到苏丰道的地方,他也愿意亲自去跟苏丰道商量着行事。

    一个个都不是笨人,家里女人们闹出来的事情,男人们那可能不知道,只是想着真有那种好事,为了孩子的前途,他们也愿意厚着脸皮装作不知情。

    林望从兄弟两人寻上门来说话,他们也不好意思西继续装下去,只能当着这对兄弟的面,训斥着家里的女人不懂事。

    林望舒应酬过堂兄长之后,他很是叹息的跟林望从说:“大哥,我觉得堂哥们一个个在我们面前装傻装不知情。”

    林望从轻轻的笑了起来,说:“如果换成这样的好事,放在我家儿子的身上。舒弟,我一样会装傻。

    我们家明眼人太多,苏丰道的确实在是擅长读书的人,而唐家教导子弟有方。”

    林家的男人们大多数赞成林苏联姻,就是瞧中这样的好处。

    其实安瓮城里与林家相同家世的人家,也是乐意与苏家长房联姻。

    林望舒瞧一瞧林望从的神色,他轻声说:“大哥,求人不如求己,我们自家就有人,只要他们愿意花心思在功课上面,家里自然愿意花心思给他们。”

    林望从笑瞧着他,说:“舒弟,有些事情,终是有所不同。我听说,苏丰道自他嫡亲姐姐出嫁之后,家里弟妹的事情,几乎由他担负起来。

    小弟妹待这个年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哥哥,我听你嫂嫂说,那是非常的尊重。

    母亲就是当面跟小弟妹提了这样的事,只怕也是不能如愿。”

    林望舒几乎是斜眼瞧着林望从,哪怕夜色朦胧,林望从都能感到他那眼神的锐利。

    “大哥,青芷要是如母亲一样的为人行事,那我跟你说实话,我可不敢让这样的女子为我生儿女。”

    林望从伸手重拍林望舒一巴掌,他四下瞧一瞧,幸好夜风冷,这里又无闲人。

    他冷声道:“休得胡说,没有母亲,那来得我们。天下有许多的女子,不如母亲的人太多。母亲只是心地太过善良了一些,其实仔细想一想,我们应该庆幸。”

    林望舒沉默下来,他也知道他失言了,他低声说:“可是母亲每一次的心善,都是用我们得益,去成全她的善心。

    大哥,侄子们都长大了,有些事情,你和哥哥们想方设法劝一劝母亲吧。

    我们是母亲的儿子,她许下的事情,我们可以尽全力去帮衬完成。

    可是我们可以如此在后面为父母做扫尾的事情,可是我们的孩子却不能如此继续下去。”

    林望从神色深沉起来,他是五房长子,林家五老爷夫妻待他自然不同于下面的弟弟们,而他待父母曾经当然也是有什么说什么。

    他的长子曾经有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跟着明师学习一些日子,然后再由明师考验过后,再看有没有机会收为亲传弟子。

    林望从欢喜的把好消息分享给父母知晓,只是为了把惊喜留在后面,他暂时没有跟明氏去说一说。

    后来的事情,就由不得他去做主,林家五老爷夫妻做好人,把他儿子的大好机会让给了旁人,而那旁人家收得心安理得。

    林望从事后知情之后,他深悔太过相信父母。

    当然有关那桩事情,他也不敢在明氏面前露一点风声出来。

    林望舒抬眼瞧一瞧林望从的侧脸,他轻声说:“大哥,我早些年就听说过,只是那时节,我以为是父亲的人脉关系。

    虽说有些生气他不为我着想,可是我也能想得通,那是因为我不成气。

    可是大侄子一直是极其有上进心的孩子,他那时节也愿意花心思在功课上面。父亲的心里面,竟然也不曾为嫡长孙想过。

    当时我怕你和大嫂伤心,就不敢提及那事情。

    只不过,我和青芷定下亲事之后,有机会与唐家人相处的时候,我听人提了提。

    其实那样好的机会,或许是来得太过容易,那人家的人,也不曾珍惜。”

    林望从涩然的笑了笑,说:“我啊,自那以后都不太好意思再跟那位朋友说什么事情,我觉得亏心啊。

    哪怕我事后跟他仔细的解释过,可是到底是我浪费了别人的一番心意。”

    林望从其实一直庆幸明氏不知情,要不然,只怕她的心里面对公婆会深深的介意。

    林望从的长子读书是下了功夫,可是却还是不如林望舒的天分好。

    林望舒就是别人眼里那种用大半光阴去玩,小半光阴去学习,都能好好应付考试的人。

    而旁人花费了大半的光阴和心思在学习,偏偏就是不如他这样事半功倍。

    林望从和明氏在林家瞧过有关考试的事情多了之后,他们夫妻对孩子们在学业方面的进展,也就比较放得开去,只要孩子们努力了,结果如何就听天由命。

    林望舒自从科考之后,在嫡亲侄子的学业方面,他还是尽了能力去指导。

    只是他也跟家里的哥哥们交了底,他这样的学习方法,实在是不太适合大多数的人。

    而侄子们如果有机会的话,私下里还是要寻找适合他们的明师指导,有针对性的指导,绝对是极其的有用。

    夜色下,林望舒想了想跟林望从说:“大哥,有机会的话,你跟那个朋友再提一提,侄子们的前程要紧。”

    林望从轻轻摇头说:“有些机会,这一生只有一次。我和他的交情,经不起这样一用再用。

    你侄子们要参加科考的时候,我还要请你和小弟妹帮忙,看有机会的时候,能不能把他们的文章送到唐大人那里瞧一瞧,我听人说,唐大人点评过的文章,通常都能平顺过关。”

    这样的事情,林望舒不敢随意应承下来,他只是说:“大哥,我到时托大舅子试一下,不过,你别抱太大的希望。

    我听说,唐大人那里一直堆着许多人送来指点的文章。唐家大人能亲自看的文章不多,指点的文章更加是少之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