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零四章
    阮家三四小姐这一趟空手回去之后,后来,又陆续的在林家门外徘徊过,只是她们一直不曾等来林家五夫人下次相约。

    林家五夫人冷脸相向苏青芷多日,只是当事人苏青芷依旧是照旧着生活起居,哪怕林家五夫人在她请安的时候,多次拒她在门外,直接传话,让她早一些返回去。

    苏青芷只觉得林家五夫人这个婆婆,有很重的娇女子心性,其实如明氏所说人品不差,只是她关注点与旁人不太相同。

    林家五夫人相约不到娘家的表侄女们,她的心思就转往苏青芷的肚皮。

    她待苏青芷温和两日之后,她很是亲切的跟她说:“苏氏,舒儿年纪不小了,你这里一直不曾有动静,你也应该这时贤慧起来,为他的身边添上几个合适的人。”

    她的眼光落在她身边服侍的几个丫头身上,苏青芷顿悟为什么进来之后,觉得这几个丫头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然而苏青芷却不愿意如林家五夫人的心意,她笑眯眯的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我一直羡慕我嫡亲舅母们的生活,我思来想去,我都做不到母亲要求的贤慧。”

    林望舒将来会如何,那是他的选择。

    可是现在这样的选择,则不能由她来主导。

    当然她也不会给林家五夫人这个机会,人心是经不住考验。

    她和林望舒的感情也没有深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境界。

    林家五夫人身边的丫头们眼里都有失望的神色,当然还有人的眼里闪过愤然不平。

    林家五夫人很是生气的跟苏青芷嚷嚷:“那你又不曾嫁往唐家去,你现在嫁的是林家男人。”

    苏青芷的神色冷了冷,说:“母亲还是慎言吧,唐家人一向风光霁月,可不是随便由人去捣毁名声。

    我是嫁的林家男人,那又能如何。我只是跟母亲说一说我的想法,至于林家男人会如何去做,我又不曾限制过男人的行事。”

    苏青芷是不相信男人诺言的女人,而林望舒也不是那种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

    苏青芷所想要的安静生活,不过是有嫡子两三人之后,林望舒那时候如果变了,那就变吧。

    林家五夫人待她一直不曾亲近,苏青芷敬重她,也不过是因为她长辈的身份。

    林家五夫人也不曾相过苏青芷会冷脸相向她,她顿时心里难受起来,可是又要继续端着长辈的架子。

    林家五夫人直接冲着苏青芷说:“天气冷了,这些日子,你就不要来我面前烦人。有什么事情,我会直接寻舒哥儿过来说话。”

    苏青芷顺从林家五夫人的意思退了出去,林家五夫人顿时在房里更加的生气起来,觉得苏青芷这样的儿媳妇太没有眼色了。

    这一日夜里,林家五夫人身边的丫头在院子门口候着林望舒,直接请他前往林家五夫人处说话。

    在路上,丫头是有心想跟林望舒攀谈,只是林望舒大步往前走,直接把丫头甩在后面很远之处。

    林家五夫人总算等来林望舒,她望着他两眼泪汪汪的说:“舒儿,今天你的媳妇给我受了气。”

    林望舒在外面辛苦一日,瞧着林家五夫人的神色,他伸手按一按额头,说:“母亲,你有事只管说,我要早一些回去梳洗。”

    林家五夫人顿时觉得儿子这是成亲之后,心里只有妻子,忘记了嫡亲生母的态度,这一次心是真的给伤了。

    她很是委屈的说:“舒儿,你现在陪我说一会话,你都是这般的不耐烦?”

    林望舒叹气的坐下来,他瞧一瞧空空如也的桌面,瞧着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我还不曾用过晚餐,你在院子门口拦我下来,可曾备下我的晚餐?”

    林家五夫人脸微微红了,她的心里可不曾有这般的仔细。

    这一辈子,林家五夫人唯一仔细待过的人只有林家五老爷,她只关心他的起居,至于儿子们自有他们身边服侍的人去用心照顾着。

    林家五夫人在长子林望从出生之后,她还是努力着想要做好一个母亲的本分,只是那时林家为林望从安排的身边妇人,特别的尽心仔细。

    一来二去,林家五夫人无用武之地,再说林家五老爷这边更加需要她花心思,她就此就不曾再仔细的照管过孩子们,反正孩子们身边有忠心的下人服侍。

    林望舒瞧见林家五夫人的神色,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他只见过林家五夫人围着林家五老爷张罗来去,还真的不曾见过林家五夫人为他们兄弟张罗过什么事情。

    林家五夫人低声说:“我让人现煮几样菜给你用?”

    林望舒轻轻摇头说:“母亲,不必了,由园那里备有我的晚餐。我在这里陪母亲说一说话。”

    林家五夫人心里顿时有些得意起来,当然她也不是那般不会做人的母亲,赶紧招呼人送上几样点心来。

    林望舒瞧一瞧点心,他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温水,只觉得身体跟着暖和起来,他瞧着林家五人问:“母亲,你可是需要我明天为你做什么事情?”

    林家五夫人摇头之后又点头,她伸手指一指身边的站着已经娇羞的丫头,说:“先前她迎你过来,你愿意跟着她来,只怕心里还是有几分喜欢她。

    你带她回去放在身边服侍,将来她有什么造化,那就是她的命。”

    林望舒目瞪口呆的瞧着林家五夫人说:“母亲,你几时也学习做这样的事情?还有,你身边的用得着丫头,她说你要传我过来说话,我要是不来,那是我的不孝。

    我来了,只不过是我孝敬母亲,这与一个丫头能有几分关系?

    如果母亲执意要这样的认为,那么日后母亲派任何一个丫头去院子门口拦我,我都不会再跟着过来。”

    林望舒现在早出晚归,生活过得充实,而且苏青芷虽说心大,可是对照顾他还是用了心思。

    林望舒正眼瞧了瞧那个丫头,他皱眉头瞧向林家五夫人说:“这个丫头很是眼生,母亲,她是由那一房转过来的下人?”

    林家五夫人听他的提醒,她也仔细的瞧了瞧人,然后想一想说:“你三伯母那里得用的人,听说我这里的人少,就让她们过来由着我随意安排着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