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零九章
    苏青芷听林望舒的话,她只是微微笑了笑,这男人的心思不在女人的身上,女人做再多的事情,都只会在男人面前讨嫌。

    只要不是被情迷心窍的傻女人,都不会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情。

    再说那些堂嫂们的心思全放在儿女身上,这也算是好事,至少心里有寄托,人生也能活得有趣起来。

    只是这样的想法,苏青芷是不会跟林望舒去探讨,她只是温顺的轻点头,说:“望舒,你说得极是,不管如何,自家的爷们还是要照顾得妥帖。”

    苏青芷觉得在林家之后,她就遇见了许多可以学习的榜样。

    果然为何世家的长辈愿意迎世家女子进家门,那是天然就少了一道培训的路。

    如苏青芷这般的情形,幸好是林望舒如今心思全在事业上面,而他的差事瞧上去,每天需要跑来跑去,他就是有心,只怕也没有那份余力来用。

    这样一来,苏青芷有时间有机会来参谋旁人的生活情形,顺带增强自己的生活本事。

    苏青芷瞧过明氏的生活方式,她仔细的想过,她做不到明氏这种地步。

    她的性子,大约是你无情我便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儿女方面的事情,她其实想得明白,如果有,自然好。

    如果实在没有人,顶着嫡妻的名头,她不介意养一养庶子。

    她在林家瞧得久了,自然瞧得见庶子待嫡母和生母的不同态度,他们不管是乐意还是面上装一装,待嫡母都是非常恭顺,而待生母都有些避讳。

    林望舒是怎么也不会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苏青芷的心思就跑得这么快。

    苏青芷的年纪还小,再说她也担心生育的事情,林望舒每天累得回家就想要倒下去睡。

    他到底年纪轻,有时候还是会有想法,只是一般情况,苏青芷还是由着他去。

    毕竟她身为妻子,有时候夜里还是要做一做本职的工作。

    其实苏青芷如果不是担心太早生育,对她的身子不太好,她其实不太介意夜里的义务。

    毕竟现时的林望舒干净自然,而且男人的本性,他很快由生涩变为熟练。

    林望舒也不是传说中的不知事的人,在很多的时候,他待苏青芷还是比较温良。

    当然苏青芷从来不会小瞧他,连苏丰道在先前不喜他,在后来都赞赏的人,那就不是一般的人。

    苏青芷觉得人生在转弯之处,处处能瞧得见奇妙风景,

    当然在直面奇妙风景之前,难免会遇见无数的小坑。

    林望舒愿意让苏青芷瞧见他友善的一面,苏青芷一样乐意让他瞧见她温良善心的一面。

    小夫妻两人你存了心思试探我,我存了心思先防备着。

    林望舒很自然的跟苏青芷提了提林家五夫人的善心,他顺带提醒她:“青芷,这些嫂嫂们一个个平日不显本事,其实有事的时候,她们一个个比你是有本事。”

    苏青芷受教的轻点头,堂嫂们不管事情,在林家窜门子比谁都欢乐,竟然无一人说过什么话,这就是有本事的人。

    苏青芷乐意与这样的人相处,至少是一群不会随意就会上脚踩人的人。

    苏青芷在林家生活短短的日子,她觉得人生阅历足以胜过别人长长的一生。

    如果有心看戏,只怕是一场又一场的人生大戏,这方唱罢那方又起,就不曾有停过的时候。

    苏青芷是万分的敬仰林家的当家人,他们每天里在忙着的都是大事情。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那目光里的欢喜都按捺不住。

    苏青芷在林家能够保住初心,还能让许多堂嫂们主动与她亲近,这样的本事,就会让许多兄弟羡慕他。

    可惜苏青芷被林望舒的眼光瞧得低垂了头,那样炽烈燃烧的目光,她有些受不住。

    林望舒再累,他也是年青人。

    一夜过后,他一身清爽出门。苏青芷在后面悄悄的按了按腰身,她明明没有说什么鼓励的话,为何林望舒象是吃了补药一样的激情难熄。

    苏青芷照旧去给林家五夫人请安,当然她顺带在路上恰巧遇见三位嫂嫂们,便跟在她们的身后去请安。

    林家五夫人已经懒得抬眼去瞧一瞧苏青芷,她跟三个大的儿媳妇说过话之后,神色淡淡的跟苏青芷说:“苏氏,我听人说,望舒又是提着餐盒出门的?”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林望舒说了,当差的地方有暖炉,他带去餐点可以放着暖和之后再进食。

    至于中餐就不必专人再送过去,他可以顺带一块提过去,这天气冷,东西坏不了。再说,他大多数的时候,是不会留守在官府。

    当然这样的话,苏青芷不会跟林家五夫人说,再说,她就是实话实说,只怕林家五夫人越发认为她是那种迷惑人的小妖精。

    苏青芷觉得她是没有做小妖精的天分,就不要去让真正的小妖精们知道之后,反而认为她做不了妖精,偏偏还想法子要来占了妖精的好彩。

    果然苏青芷不说话,林家五夫人却一样想得不少,她很是生气的跟明氏说:“日后,你小弟处的中餐,你派人给从儿送中餐的时候,就顺带多送一份给舒儿。”

    明氏只觉得林家五夫人这是胡乱在指派事情,她是不介意多送一份餐点出去,可是这样一来,她送的就不会只是一个弟弟,另外的两个弟弟也不能少啊。

    她这一房的担子重,一次两次好说话,可是次数多了,这经济压力实在是有些担不起。

    然而当着苏青芷的面,她又不能委婉拒了。

    苏青芷可不想一次又一次欠兄长们的人情,林望舒是成了家的人,再要长嫂送餐点过去,这样让外人瞧着象什么事情。

    她微微笑了起来,说:“母亲,这样的事情,还是等到晚上爷回来之后,我跟他说一声,过后,再由他来和母亲商量过后决定吧。”

    林家五夫人听她的话,只觉得苏青芷是用林望舒来压制她,她顿时怒了,伸手拍一巴掌桌子,结果把自己的手拍得痛起来,她反而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