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一十一章
    苏青芷自从知道真相那一天开始,再端详二堂嫂的美颜时候,她很是无感无力。

    这自亲生父母那里直接传承下来的遗传基因,是与后天保养实在是差得太多。

    苏青芷想着唐氏的年纪也不少,她是受过波折的人,那容貌也比同年龄的人,瞧着要显得少了那么几岁,她顿时又欢喜起来。

    她再想一想苏镇磊那般作的人,这些年瞧着还是一个美貌大叔的模样,苏青芷更加安心下来。

    她不想活成老妖精,只要能象亲生父母一样有着一张晚熟的面容,她觉得就是幸福的事情。

    林望舒的年纪比她大,可是通常男人在年纪增长的时候,会比女人慢上几拍。

    这一日,雪下得越发大了起来,苏青芷望着外面的天色,有些担心起林望舒。

    然而这一天申时,林望舒意外的提早归家,苏青芷望着满身披雪的人站在门外,她欢喜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林望舒自行脱了外衣,直接递给外面候着的人,他笑着大步走了进来,苏青芷顿时机灵得把手里茶杯给了他。

    林望舒接过杯子,顺势喝尽了杯中的水,苏青芷立时反应她太过顺手了一些,她递的是自己常用的杯子,里面还有她喝只余一半的水。

    林望舒把杯子放到苏青芷的面前,他在榻位边上坐下来脱鞋子,苏青芷立时弯腰帮着他脱。

    林望舒缩了缩脚,说:“去吩咐人送水进来,我要泡一泡脚。”

    苏青芷赶紧起身,吩咐人送来两盆水,一盆温温的水,一盆稍微热一些的水。

    院子里的妇人,其实已经端着水候在门口,苏青芷开门之后,她们便把水端了进来。

    苏青芷伸手试了水温之后,她顺手把林望舒脱下来的鞋子,又拿到外面,让粗妇放在火盆边烘一烘。

    林望舒两个水盆里泡过脚后,从苏青芷手里接过擦拭的帕子,他擦拭干净之后,长舒一口气,说:“还是家里面舒服。”

    粗妇进来把水端了出去,她们把门闭合起来,林望舒端正的坐姿立时歪斜倒身后的被褥上面。

    苏青芷笑着拉过一张被褥盖在他的身上说:“望舒,我让人送餐点给你用。”

    林望舒轻摇头说:“我回来前,跟同僚在外面用过餐。这一会,我什么都不想吃。晚上,给我煮一碗清淡的面端上来吧。”

    苏青芷瞧着他面上的神色,她悄悄的出门吩咐行事。

    她瞧得明白,林望舒是不反对妇人们在附近服侍,却很是不欢喜丫头们的出出入入。

    雪花越飘越显得大朵起来,苏青芷望着这雪白的世界,只觉得赏雪景,也要在衣食温饱满足下面,才能赏出美景来。

    她再进房间,只见林望舒望着她皱眉头说:“你去了许久,还在外面停了一会。你不喜欢我早一些回家来?”

    苏青芷眼带诧异神色瞧着他,说:“望舒,你怎么会有这般的想法?我只是觉得你在家里面,外面的雪花再大朵,我也不用担心雪大冷伤了你。

    就有心思去多赏赏雪,今年入冬下雪以来,我还不曾有过好心情赏过雪景。”

    林望舒瞅着苏青芷的眼神暖了暖,他瞧着她,笑着说:“我在外面一向不会太过冲动行事,你在家里,只管安心等我归家。”

    窗外飞雪沙沙的声音,窗内林望舒伸过来的手,苏青芷把微微冷了的手放在他暖和的手心里面。

    两人相视而笑,互相都能瞧见对方眼睛里的自己。

    林望舒顺带把苏青芷拉扯到他的身边坐下来,苏青芷连忙去瞧房门。

    林望舒特别大声音的说:“主子在房内说话,没有经主子传唤就直接进门的,一律给打卖出去。”

    苏青芷望着他微微笑了起来,她笑着低声说:“我瞧着一个个都是安分的人,平时白天里,我不传唤人,她们不会进房来。”

    林望舒伸手抚一抚苏青芷的头发,他挨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青芷啊,你为人处事也不要太过诚实了一些。

    平日里,这些人还是要敲打一番,免得他们有时候有些心大的下人,会认不清主子是谁。”

    苏青芷觉得很是惊讶的侧头望过去,恰巧她的脸擦拭过林望舒的嘴唇。

    苏青芷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而林望舒的眼眸越发的明亮起来。

    林望舒忘记还要继续提点苏青芷的话,他直接俯头下来。

    苏青芷紧张的握紧了手,神色显得有些紧张有些小惊喜的望着他。

    林望舒的头渐渐低下来,快要挨近苏青芷的时候,他们几乎同时听见外面的喧哗声音。

    由园的人,分明是有意要挡着人,然而抵不过来人的大嗓门。

    “小少爷,夫人知道你回家了,要奴来传小少爷过去有事说话。”

    林望舒抬起头,他的手指轻柔的轻抚过苏青芷的面,低声说:“等我回来,我们慢慢说。”

    林望舒很快衣冠整齐的出了房门,苏青芷在后面送着他。

    林望舒出了房门,他很快伸手合上房门,一脸不高兴的神情盯着那往他房门打量的林家五夫人身边的管事妇人。

    林望舒一脸严肃神色大步前行,管事妇人赶紧跟在后面小跑跟上。

    林家五夫人自从知道林望舒提早回来之后,她一直等着他派人来知会她,结果一等再等,她实在不太耐烦起来,便让人去传话。

    林望舒进房来,只觉得林家五夫人的房间有些微微冷。

    林家五夫人满脸不高兴的神情望着进来的儿子,只是林望舒面色不改的坐在她的对面。

    林家五夫人等着小儿子主动跟她道歉,结果等来等去,等到小儿子皱眉头打量四周的眼神。

    林家五夫人顿时怒了,说:“舒儿,你是很不高兴来我这里陪我一会?”

    林望舒皱眉头望着她,略有些好奇的瞧着她,说:“母亲,我觉得自从我成亲之后,母亲待我要比从前关心太多。

    从前的时候,母亲不会如此紧张我。母亲通常面对我,都是一脸不想跟我说话的神色。现在母亲你愿意与我多说话,你说,我也愿意听。”

    林家五夫人瞧着林望舒只觉得这个小儿子天生与她犯冲,别人家都是小儿子讨喜,自家这里是小儿子最讨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