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林家五夫人实在不想再面对这个儿子,话不投机半句多。

    然而她的心里面更也不想放他早早回去,她容忍般的瞧一瞧林望舒,见到他歪着身子的模样。

    林家五夫人的眉头越发皱得深了起来,林望舒瞧了瞧她,立时指点说:“母亲,你别皱再眉头下去,时日久了,你眉头有深深的皱纹,你就没有那么的年青。”

    林家五夫人伸手抚额头,她生这个小儿子仿佛是专门用来收拾她的一样。

    她的心里在意什么,他就喜欢说那些不顺耳的话给她听。

    林家五夫人瞪眼瞧着他,说:“你在我面前有规矩一些,我就不会见你一次皱一次眉头。我要是容易变老,也有你的功劳在里面。”

    林望舒重新端正的坐了起来,他可不会认可林家五夫人的话,他笑着摆手说:“母亲,你要我在你的面前守规矩,你直接跟我说就是,用不着这般生闷气。

    母亲,我的大侄子都到了谈婚事的时候,你要是还是跟从前一样年轻得跟小女孩子一样,只怕外面的人,会怀疑你是不是老妖精。

    再说,母亲你现在这般模样已经比一般的人年青,再年青下去,下一次,姐姐可不敢归家来面对一个年青的如自家妹妹样的母亲。”

    冰火两重天。林家五夫人听林望舒的话,她的心里微微舒服许多,果然这个儿子不管是什么样的性情,在他的心里面,有她这位母亲的存在,他还是愿意说一些好话来让她高兴。

    林家五夫人瞧着林望舒眼神暖和下来,笑着说:“成亲后,你比以前会说话了许多。我瞧着苏氏还是有本事,能改变你这么多。”

    她的话说到后面,已经带上一些酸味。

    林望舒笑瞧着她说:“母亲,我每一次都跟你说的是真心话,只是每一次,你都要把功劳归到别人的身上去。

    其实我这般的会说话,我觉得最大的功劳还是最喜欢听母亲的教导,然后知道说话的时候,实话实说才能让人瞧到我的诚意。”

    林家五夫人给林望舒哄得高兴了,她瞧着这个小儿子再一次顺眼起来,便愿意和他说一说话。

    她很是奇怪的跟他说:“以前,我只要下帖子去请你表妹们来家里玩耍,她们都会应约而来。”

    林望舒只觉得林家五夫人记忆不是太好,他嫡亲的表妹们已经多年不曾来过林家。

    林家五夫人叹息着说:“上一次,小三和小四来这里,后来我忙,好象是让她们空手归家。我原本想问一问你大嫂,可是想着你大嫂对你表妹们总是有心结,就没有寻问了。”

    林望舒可是记不起什么小三小四,反正不管三还是四,都不会是他正宗的嫡亲表妹。

    明氏也不能对嫡亲的表妹们有什么心结,林家五夫人嫡亲的侄女们是不会轻许嫁进林家来。

    林望舒有心想与林家五夫人好好相处一会,他觉得他的母亲是太过寂寞了。

    他年纪小的时候,就已经瞧得明白,他的父亲对母亲是真的情意淡泊。

    而他的母亲对父亲则是情深厚重,只不过是林家五老爷面子功夫深,他心情好的时候,也愿意时不时哄一哄林家五夫人。

    林望舒未曾成亲之前,他一直认为林家五老爷委屈了林家五夫人。

    自他成亲之后,他慢慢的明白了一些事情,情意如何生起,有时还真不能由人。

    林望舒和苏青芷成亲之前,他想过的是相敬如宾的夫妻生活。

    然而成亲之后,他渐渐的发现,他过不了那种相敬如宾的生活。

    林望舒在外面行走的时候,他发现他会记挂在家里的女人,有时候,在外面瞧上什么东西的时候,会想着苏青芷也能用得上。

    情愫初起的时候,林望舒认为这是夫妻之情。

    然而他瞧着一起当差,差不多同时成亲的同僚,听他们偶然提及家里人的时候,他发现他一点都不想跟人说起有关苏青芷的事情。

    他只想把妻子藏在深处,只想妻子的所有都是他一人独有。

    这种独占心,很是让林望舒震憾了一回,他从前不是这样的性子,他从来不介意跟朋友们分享许多的事情。

    何况人人都会稍稍提及家人的时候,个个都会说妻子的贤慧时候,林望舒最多笑着说:“她的年纪还小,我瞧着她与嫂嫂们相处得不错。”

    再多,他就是一脸不懂的神色瞧着同僚。瞧得大家都有些乐起来,都是男人,多少都能了解对方,大家难免有些好奇林望舒娶的是何样的女子。

    然而苏青芷在婚前交往的人不多,她又是一个尊重规矩的人,在许多年青人的眼里,她就是一个相当无趣的女子。

    可是林望舒透出来的隐约信号,这个女子如果真的无趣,只怕他也不会上心。

    林望舒不知道他的这些表现,反而能让人生出好奇心。

    以至于后来苏青芷跟着林家人赴宴的时候,总能感到好些打量的眼光。

    只是苏青芷在外面一向是规矩慎言的人,自然事后还是能让一些人感叹林望舒看女人的眼光也不过如此。

    当然苏青芷在有的方面,其实是一直心大的人,她对那些目光,全归纳为是大家关注新媳妇的一时好奇。

    成亲时日久后,林望舒对苏青芷渐渐生起情意之后,他发现他竟然能够体会父辈和兄弟们在对待妻子方面的无奈心情。

    有时候,有情无情,哄骗得了别人,却哄不了自己。

    就如同他对待苏青芷一样,在外面,他还是会面上尊重着她,态度上面,却显得客气。

    然而在家里独处的时候,他渐渐在她的面前放松起来,喜欢她听他说话,哪怕是她偶然一个眼神看过来,他心里也会暗喜许久。

    林望舒许多的时候,都会忘记他成亲的初衷,只是完成长辈们想要他做的事,他会敬重这个将会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

    至于感情什么的,林望舒觉得大约是会有几分夫妻之情,反正在他的心里面,他不曾想过再有女人靠近过来。

    对他来说,仕途前程方面是比家庭来得重要。

    至于女人什么的,至少他不想象兄长们一样,明明对女色不太看重,偏偏要和家里别的兄长们一样做,在房里多安置几个女人,结果闹得家宅暗地总是有些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