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一十三章(月票150+)
    林家五夫人的小动作,林望舒瞧得太过分明。

    其实只要那动作不对着他来,林望舒一向乐做看戏的人。

    可惜他瞧得明白,林家五夫人的小心思已经动到了他这里来。

    他听林家五夫人的话,只觉得日后要好好敬重着长兄长嫂,瞧一瞧,有长兄嫂护着的日子是多舒坦的日子。

    林望舒笑瞧着林家五夫人,他笑着说:“母亲,过年的时候,我们陪着你回一趟舅家,顺带让青芷帮着你问一问表妹们几时会来我们家玩耍。”

    林家五夫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和嫂嫂们弟媳们的关系,就是因为她相请侄女过来玩耍,而差点引起的误会,以至于近些年走动得不多。

    林家五夫人冲着林望舒摆手说:“年节走动什么的,自是你大嫂的事,还用不着苏氏冒出去,抢着来出这样那样的风头。”

    林望舒一脸纠结神情望着林家五夫人,好一会,他低声说:“母亲,她是我的嫡妻。如果我将来有出息,我的后宅要由她来主持。

    我是想着要她跟嫂嫂学着一些为人处事交际,以她的性子,那可能去抢大嫂的风头。

    母亲,你为什么对她的成见这样的深?

    在我和她成亲之前,你待她就有些不喜。那时节,你要是强力反对,家里的长辈们也不会执意成全这门亲事。“

    林家五夫人满脸憋屈的神色瞧着林望舒,她就不信小儿子是不知情的人,这话题直接逼到她的面前来,让她如何倾诉委屈。

    林望舒只装成没有瞧见一样,他的母亲自来在理亏的时候,就会这般瞧着他们兄弟。

    林望舒回避的眼神,让林家五夫人暗气在心里,她恼怒的跟他说:“那时节,我有意让你迎娶你那表妹的时候,也不见得你有顺从的意思。”

    林望舒瞪大眼睛瞧着林家五夫人说:“那般轻浮性子的女子,你竟然有那种意思?母亲,你纵然待我没有兄长们重视,可你也不能把我的亲事往坑里丢啊。

    幸好家里别的长辈们靠谱,要不然,母亲,你信不信我,我啊,会让你从此绝了与那些表亲们来往的心思。”

    林望舒瞧着林家五夫人的神色,顿时觉得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反正他是家里的小儿子,应该是任性放肆的时候,就不要顾及太多。

    他起身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我忘记我有一桩事情没有跟你交待过,现在跟你说一说。

    我一向不喜欢麻烦,在娶苏氏为妻的时候,我就跟我那位大舅子约定过,只要有儿有女,此生,我的身边不会再添第二色。”

    林望舒神态舒爽的走掉,林家五夫人是失神坐在房里,她就不曾瞧出来,她几时生了一个情痴的儿子,竟然跟人做下那般的约定。

    林家五夫人的心里顿时不好受,连忙让管事妇人去寻林家五老爷来说话。

    管事妇人瞧着林家五夫人的面色,只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她去寻林家五老爷的时候,面色慌乱不已。

    这一日,林家五老爷原本在家里闲闲无事,也愿意来这一趟。

    林家五老爷来了之后,听林家五夫人说了林望舒的话,他对此没有太多的想法,只觉得是年轻人的一时想法,也不用要那么的当真。

    林家五夫人有林家五老爷这样轻描淡写一句安抚话,她顿时安心下来,再加上林家五老爷陪着她用了晚餐。

    林望舒和苏青芷用着晚餐,他是仔细的瞧了瞧苏青芷,瞧来瞧去,还是瞧不出苏青芷有什么地方能让人这般的看不顺眼。

    苏青芷由着他打量来去,林望舒回来的时候,虽说面上有笑意,可是苏青芷还是瞧得出他眼里有几分不快神色。

    有关林家五夫人的事情,苏青芷是从来不会多口。

    她和林望舒是夫妻,瞧着是比较亲近关系,其实在目前来说,苏青芷总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他们之间的情意太过脆弱,实在是经不住任何的微风轻软吹拂。

    夜里,林望舒伸手过来,苏青芷迟缓下,还是顺从的软顺依过去。

    夜色深了之后,苏青芷想要转过身去,林望舒伸手按住她,哑着嗓子说:“你嫁进来之后,母亲是不是一直待你不太好?”

    苏青芷眼里的睡意,都被他的话惊得清明起来,她抬眼瞧着他,想一想说:“也没有不太好,或许婆婆们都是这样的对待新进门媳妇们,总要考验过后,才知道能不能做亲近婆媳。”

    林望舒轻轻的笑了起来,把苏青芷拉拢过来,他笑着说:“在我的面前,你不必这般的委婉说话。”

    苏青芷暗想着,我要是不这般的委婉,而是直言说话,只怕你一时之间也会有些受不住。

    林望舒低头瞧一瞧怀里柔顺的女子,他叹气说:“林家从来没有真正亲近的婆媳,纵然是母亲和大嫂也是瞧着亲近。

    日后,你和母亲只要能瞧着亲近,我觉得也行了。”

    原来男人们不是不明白一些事情,而是他们习惯于在家事上面掩耳盗铃般的过日子,也愿意接受那种装饰过一家亲近的家居生活。

    苏青芷低声说:“母亲是一个规矩比较严格的人,我平时在外面能守一时的规矩,在家人面前难免会有些松散下来,母亲愿意在这方面纠正我,我觉得现在还能接受。”

    林家五夫人各种排拒的行事,其实因为苏青芷对她的感情淡淡,也不曾放在心上过。

    对一个不曾在意的人,她做任何的事情,只要不是直接出手伤人,都是不会真正触及到人的内心深处伤口。

    林望舒用下巴轻轻的擦着苏青芷的头顶,他许久不曾开口说话,然而苏青芷能感觉到他还不曾闭眼入睡。

    林望舒的情绪有些低落,只是苏青芷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人,只能伸手环住他的肩头,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拍一拍。

    她低声说:“你别担心我和母亲的相处,我一向都是会敬重长辈的人。何况母亲也是很有慈善心的长辈,我们慢慢的,就能相处得不错。”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