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一十八章
    苏青芷在明氏的院子门口,听守门人低声说:“小少奶奶,我们主子被夫人请去说话。”

    苏青芷略有些奇异的抬眼瞧瞧着她,明氏和林家五夫人婆媳亲近,这是林家公知的事实。

    而守门妇人仿佛还有未尽的话,苏青芷则无心牵扯进去。

    常福跟着苏青芷转身走的时候,却被守门妇人手快的拉一把,听她匆匆低声说:“小姐今天回来了,现在夫人处。”

    常福眼里有感动的神情,低声跟她说:“多谢,我家主子是重情的人。”

    常福急急跟在苏青芷的身后,她低声跟苏青芷说了话,苏青芷回头望了望守门妇人,却见她微微伸手指了指院子里面。

    苏青芷心里有数,只怕这句交待话,是明氏这个仔细人先行悄悄吩咐下来的。

    要不然再给守门妇人几个胆子,她也不敢乱传话。

    苏青芷慢慢往前走,有关林望舒这位姐姐的事情,她不管如何的不想去打听,多少还是听了一些事情。

    她现在的身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青芷也不想折回由园去,她自家嫡亲的小姑子都不想去应酬,自然更加不乐意去应付隔壁的小姑子。

    这样的情景下,苏青芷是那里都去不了,她起了心思想在林家的院子里走一走。

    只有这般寒冷的天气,林家各处显得人少了许多,她可以安静的赏一赏景致。

    雪,下得大,林家的景致,就这样独赏起来,的确还是有几分韵味。

    苏青芷有一种幸亏不曾错过的感觉,有一种风景,果然是要在独处时来赏一赏。

    人多的时候,赏的品的就是那种热闹。

    林家五夫人的房里,她叹息的瞧着女儿,明氏在一旁劝慰着林明婉。

    明氏对这个小姑子还是有几分情意,当年她嫁过来的之后,这个小姑子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多少在林家五夫人面前帮衬过她一些日子。

    林明婉的亲事,明氏提及起来,也觉得叹息不已,明明当年大家都认为是极好的亲事,这才多少年的光阴,就变成这般模样。

    林明婉擦拭干净面上的眼泪,她抬眼略略苦涩的笑对明氏说:“大嫂,我其实想的明白,我和他,我已经不想跟那人争什么,我只想和一对儿女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那个贱人,还不让我好好的过日子。大嫂,等到过年后,能不能想法子把两个孩子接过来小住,我不担心自己,我担心两个孩子。”

    明氏瞧着林明婉沉沉的点了点头,说:“我是乐意接两个外甥回来小住,只是这样的事情,还是要他们的舅舅们寻一个合适的理由。”

    林明婉眼里闪过亮光,她是灰心不想争,可是嫡妻的位置却不想便宜任何的人。

    林家五夫人瞧一瞧明氏的话,她有心要说话,却见林明婉把身子完全偏向明氏去。

    林家五夫人的手低了下来,她那女婿最初还是待林明婉不错,只不过后来遇见另一个女人,那心思就全往那女人那里去了。

    林家五夫人是为林明婉想过法子,可是用起来,还不如明氏的招数来得妥当。

    林明婉最初是一心想争一争夫婿的心,只不过她到底是一个对夫婿生了情的女人,一次又一次,夫妻之情反而淡了下来。

    明氏的心里面多少能体会一二,她只是庆幸林望从还不曾遇见他真正喜欢的女人。

    如果遇见,到了现在,明氏也不会心怯,她的儿女已经大了。

    明氏瞧一瞧林家五夫人的神色,她想一想跟林明婉说:“婉妹,苏家是我们的邻居,你从前在娘家的时候,也听说过,小弟弟的父母在定亲前就相识。

    原本唐家人是不乐意这门亲事,只不过后来想着女儿的心意,最后还是成全了这门亲事。

    后来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

    小弟妹嫁进来之后,我曾问过她,她跟我说,她的母亲如今空闲的时候,会自得其乐的看书绘画。

    婉妹,姑爷只要尊重你这个嫡妻,那有些事,你就别放在眼里。

    姑爷如果一定要宠妾到灭妻的地步,你也不是没有娘家的人,你也是有众多兄弟的人。”

    明氏心里面明白着,这些事情,还是要靠苏明婉放下来。

    她只要把那人那事放下,以林家如今的家世,她的夫家还是会敬着她。

    明氏瞧着林明婉的脸色微微好转起来,她叹息着说:“只是小弟近来忙碌,等到过年的时候,我们家的人上门拜年,让小弟好好与姐夫说一说话。”

    林明婉轻轻摇头说:“大嫂,不必了。我现在想得明白,他还不值得我的兄弟为我去弯腰。”

    林明婉这一次回来的神色,比起从前要显得好许多,而且眼神也坚定了许多。

    明氏瞧着她,低声问:“要不要我去由园寻小弟妹过来,你和她说一说话?”

    “不要她过来,她没有嫁进来,你小姑子的家事平和。你瞧一瞧,她才嫁进门多久的事情,你妹妹那边就家事起波折。”

    林明婉还没有说话,林家五夫人就开口说话了。

    明氏是神色自然的瞧向林明婉,见到她一脸目瞪口呆的神色望向林家五夫人。

    她的心里多少舒坦一些,小姑子在夫家经了事,这心性还是一样的好。

    林明婉瞧一眼明氏丝毫不奇怪的神色,她叹息着跟林家五夫人说:“母亲,我的家事跟小弟妹那扯得上关系。

    她没有嫁进来之前,我和那人就夫妻不象夫妻了。我如今是为一对儿女着想,还愿意和那人在人前装一装夫妻。

    他待那人不管如何的长情,那人此生也绝了生育。我乐意在一旁瞧着他们长情下去,只盼着她没有老的那一天。”

    明氏一脸惊讶的神色瞧着林明婉,她可是听她提过,林家那位姑爷从前不喜欢与人去那些不清静的场所。

    那一次是难得跟同僚们一块出外,被人哄着去了那种烟花场所,无意当中结识了这位不曾破过身的清倌。

    当时一块出去玩耍的同僚,别人都只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只有林明婉夫婿自认为待妻子长情,却为那样的人动了心,私下里花了银子赎人出来。

    林明婉惊觉的时候,她是夫家最晚知情的人。她夫家的人全劝她,还是把人迎了进来。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