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震惊(月票200+)
    第二天,苏青芷醒来,林望舒早走了。

    自从夫妻关系往前缓慢的行一步之后,苏青芷每次醒来,林望舒必是已经走了。

    其实苏青芷起得不晚,只是林望舒走得太早。

    他也说了,平时闲起来,人手太多。有门路的人,就想法子走了。以至于现在忙了起来,人手实在是有些不够用,新人和借谳过来的人,一时之间,还有些用不上来。

    他们这些人只能先顶一顶,再赶紧把人带一带。

    苏青芷去给林家五夫人请早安的时候,她想着十有八九心气不顺的林家五夫人又会把她拒之门外。

    然而这一次林家五夫人很爽快的让人迎她进去,她给林家五夫人行礼请安之后,瞧见候在林家五夫人身后的刘氏,心里微微知情了一些。

    林家五夫人还是好面子,在人前,不管如何,都不愿意让人瞧出她的小心思。

    林家五夫人皱眉瞧着苏青芷,再瞧一瞧刘氏,越发觉得儿媳妇还是要仔细的调教,如前面的三个儿媳妇,如今都给她调教得合了心意。

    可惜她那三个儿媳妇心里面,是从来不认同她这个说法,只不过做婆婆的愿意这样认为,当儿媳妇的人也乐意她多高兴一些。

    明氏妯娌是摸清楚婆婆的性子,一个个想着家和万事兴,愿意顺着她的毛摸而已。

    林家五夫人审视苏青芷的眼神,让刘氏瞧了之后,她笑着在一旁说:“母亲,你如今有了小儿媳妇,待我这个老儿媳妇就没有那样重视了。”

    林家五夫人给刘氏的话哄得笑了起来,说:“外面的人,家里的人,全知道我待儿媳妇们是当女儿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我都重视。”

    苏青芷面色温和的在一旁,丫头们上茶水的时候,她侧身让了让。

    家里的堂妯娌们与她亲近之后,跟她分享过讨好的技巧,就是眼色手快的服侍着婆婆。

    她们还举实例说明,比如丫头们上茶水的时候,做儿媳妇的人,要主动接过这个活计来做,以示婆媳之间的亲近关系。

    只是苏青芷瞧得分明,林家五夫人分明是享受着丫头们细致服侍的人。

    而她不是这方面专业人士,别弄巧成拙反而更加不好。

    何况她从来也不曾想过利用这方面的事情,来让林家五夫人对她多关注她一些。

    有些人,她讨厌一个人,你靠近她,她会觉得身边的空气,都是这般的讨厌。

    林家五夫人待她,虽说没有到这种地步,在苏青芷的眼里,也是差不了多少。

    林家五夫人这种性情中的人,那是喜欢一个人,是极其的喜欢。

    而不喜欢一个人,她愿意委屈的不在人前完全的表露出来,那也是她不想完全破坏母子感情。

    林望舒和苏青芷的亲事,不仅仅是林家长辈的意思,更加重要的是林望舒也觉得这是一门好亲事。

    林望舒在林家五夫人面前就是这般直白的跟她说话,他是希望母亲和妻子能好好相处,结果林家五夫人只觉得苏青芷不哄不闹的把她儿子的心给夺了。

    苏青芷表现得越规矩识大体,在林家五夫人的眼里心里,只觉得她是一个闷货,只怕心里面想着法子要在分离他们母子的感情。

    苏青芷在此时,自然不明白,她和林望舒这种不远不近,明显瞧得出距离恩爱还有远路要行的情景,也会让林家五夫人待她顾忌更加的深起来。

    林家五夫人觉得少年夫妻纵然在外面相处的淡,那眼底神色也能瞧得出几分不同。

    而小儿媳妇一天天在她面前端着,外人提及林望舒,她还特意表现出来的平静坦然,明显是心虚心眼重的表现,这是在防着她这个做母亲的人。

    苏青芷和刘氏从林家五夫人房里出来,只觉得背心有些微微凉意。

    她转身望过去,只瞧见林家五夫人闭合的房门。

    她顿时觉得雪一直下,天气有些冷的原因。

    在路口,刘氏要往另一个方向走去,苏青芷赶紧叫住她,有些事情,她一个新媳妇还真没有大的本事去传播。

    刘氏略有些奇异的瞧着她,苏青芷是敬重她们做嫂嫂的人,可是平日里很少会挽留她。

    苏青芷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她说:“三嫂,我们去大嫂处说话,好吧?我让人去请二嫂,有些话,也要听听嫂子们的意思。”

    刘氏仔细打量苏青芷的神色,她瞧得出来她脸上不曾上过粉,瞧上去,也没有与平日也没有多大区别。

    刘氏想着苏青芷这个年纪,只怕一夜不睡,也瞧不出什么来,她低声说:“你和小弟吵架了吗?”

    苏青芷赶紧摇头说:“三嫂,我们不吵架,只是昨晚我们家那位爷跟我提了有关姐姐家的事情,我觉得应该跟嫂嫂们说一说。”

    刘氏深深的好奇起来,这一下子不用苏青芷扯她,她直接拉着苏青芷快步走,嘴里说道:“天气太冷,我们去大嫂那里暖和一会。”

    刘氏和苏青芷到的时候,明氏和张氏已经在一处说了好一会话了,两人都好奇苏青芷要跟她们说什么话。

    苏青芷坐下来之后,她喝了一杯温水后,慢慢的把林望舒说的事情说了出来,果然瞧见三个神色震惊的人。

    “不可能,妹夫又不是那种不曾经过事的人,这样的大事情,那能哄得了人。”明氏是一脸不相信的神色。

    苏青芷微微的低头,被女色迷惑的人,那用得着别人去哄,只怕他自以为是的认为天下男人皆不如他。

    刘氏深吸一口气,说:“小九,这事情,小弟跟你说的时候,可是有实证?”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过,他是让人暗地里查过,当年的确是有那事,那人那怕做得再仔细,当年她的年纪不大,还是有些事情没有完全防备。

    而且那时清洗的妇人,也说过那一日只觉得送来的裤子上面见红太多,她还让人跟管事妇人提过。

    苏青芷是相信林望舒,她点头说:“这样的事情,我们家爷是不会轻易信人。而且最重要的那人的老东家说,一般容貌不出色的清倌,他们不会在接客前下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