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原因
    林明婉夫家的风波,在年前是无法解决,当然在过年的时候,谁家都不想去理会不痛快的事情。

    过年,出嫁的姑奶奶回娘家的日子,林望舒特意抽空回来送苏青芷去苏家。

    林望舒把苏青芷送进苏家门,再给各位长辈们请安之后,听苏丰道主动跟他说,会亲自把苏青芷送回林家,他便匆匆的离开。

    苏青芷神色自若的给长辈们请安,再面对苏家五六小姐姐妹那嘲谑的眼光。

    有关林明婉夫家的事情,那可能盖得那般的紧密。

    各房儿女往各房行去的时候,苏家五六小姐还依依不舍的望了望苏青芷。

    在东园坐下来,苏青芷的手,刚刚伸向面前的水杯。

    唐氏已经急急的开口问苏青芷:“小九,你夫家那姐夫真的是宠妾灭妻的人?”

    苏青芷收回手,她望着唐氏一脸诚信的神情摇头说:“母亲,这样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苏青葙听她的话,眉头轻轻的抬一抬,说:“母亲,芷儿嫁过去没有多久,就是妯娌们有知心的话,这一时也不会急急的跟她交底。”

    天气冷,苏青葙的婆婆把孙子留了下来,粱启明和苏青葙夫妻来了苏家。

    唐氏瞧一瞧两个女儿的神色,今天家里来的人多,她也没有空闲坐下来。

    她跟她们说:“主院那里人多,你们姐妹两人在这房里随意坐一坐吧。

    小五和小六夫家有些不太平,你们就别给她们姐妹缠上来说话,坏了这一年的大好心情。”

    苏青芷自出嫁之后,她是真的忘怀了苏家五六两位堂姐姐。

    只是刚刚在主院那样的打量,只觉得那对姐妹都瘦得厉害。

    那对姐妹一个嫁给财富,一个嫁给情意,都嫁的是心之向往的人,怎么会日子过得不太平呢?

    苏青芷的眼光落在苏青葙的面上,只见她神色平和的端杯喝水。

    苏青芷连忙端杯喝水,唐氏瞧一眼手势一样的姐妹两个,家里的事情多,她还真没有空陪着两个女儿说话。

    何况她瞧得出来,两个女儿的日子过得不错,既然用不着她操心,她还不如早早把家事理清楚。

    唐氏走后,苏青葙面对苏青芷好奇的眼神,她轻摇头说:“那房的事情,我们不要去评论也不要去听说。”

    苏青芷一脸不解的神情瞧着她,说:“她们历来与我不亲近,自是不会给这个机会给我来踩她们。”

    苏青葙只觉得妹子还是太过单纯了一些,在林家那样的家庭里生活了这么久的日子,为人处事还是这般的纯直。

    她笑着低声说:“小五夫家的生意不太景气,听说有人入错了货,损失一大笔银子。”

    苏青芷瞧着她说:“姐姐,我记得那位五姐夫是不管事的人,就是有人做错了决定,与他也不会有多大关系。”

    苏青葙轻声的笑了起来,说:“我听你姐夫嫂嫂说,那一位是不太管事,可是那人却是经他的手给联系上的。

    如今家里面闹得这个年都不太平,小五以前在我们面前,从来是一脸我们长房欠二房的神情。

    这一次,你先前没有来,你没有瞧见她亲近母亲的样子,那是要胜过我这个亲生女儿。”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笑了起来,说:“难怪我瞧着这一次她没有瞪眼瞧着我,原来是这个原故。”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低声问:“你知不知道妹夫在外面的事情?”

    苏青芷点了一半的头之后轻摇头说:“我只知道他当的差事,是每天要巡查街道。”

    苏青葙被苏青芷的话逗得笑了起来,转而她点头说:“芷儿,你说得也没有错。只不过他这个巡街的人,还是要管一些事情。

    小五要寻机会缠上你说话,你就这般跟她说话。”

    苏青芷听她的话笑了起来,说:“姐姐,她们家的生意经,应该去寻懂得的人求经,跟我们家那爷说了没有用。

    如果有用,我也不会起心思,想在年后,把母亲给的那一处店铺悄悄处置了。”

    “那一处店铺是偏了一些,不过你不急着要银子用,就慢慢的处理,总要有一个好价钱才能出手。”苏青葙是不反对苏青芷的决定。

    她知道唐氏能给苏青芷一间小店铺,不管位置如何,至少比她先前设想好太多了。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姐姐,我不着急,只是觉得掌柜的年纪大了,这些年,不管生意的好坏,他还是尽了心思。

    我想着把店铺处置之后,给他一笔银子,让他安养余生。”

    苏青葙轻轻点头,掌柜的是唐家出来的老人,跟唐氏这么些年下来,还是尽了忠。

    苏青葙想一想低声问:“另一间店铺的生意如何?”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苏青葙舒一口气,低声说:“如果你觉得生意不太好,你可以去舅舅家跟三嫂打听一下,要不要添置一些东西过来。

    还有一间店铺是不够用,那间偏的店铺出售之后,银子别用了,存下来,等到银子多了,再买一间店铺。

    或者去城外买田地,那用不了太多的银子。”

    苏青芷轻轻点头,做生意还是要一些天分和眼光,而她处在宅院里面,有时候,还真是不太方便行事。

    苏青葙瞧着苏青芷的神色,想一想,她低声问:“你那位姑姐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苏青芷历来相信苏青葙的品性,她低声把她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青葙听后低声叹息不已,然而好一会之后,说:“林家做主的人,行事还是不够明快。当然与你那姑姐的态度也有关,终究是林家舍不下一个好姑爷吧。”

    苏青芷顿时好奇起来,她缠着苏青葙问了起来。

    苏青葙也不介意在苏青芷面前说得直白一些,她低声说:“如你姑姐这般的情况,这又不是第一桩,别人家就不会如林家那般拖泥带水的处理。

    当然也是你姑姐心思太重,她的心思要直白一些,大约也没有后来的事情。

    当时大好的情况下,为了儿女着想,能够和离,把儿女带在身边,依着林家过日子,她的日子一样能过得自在。

    毕竟她占着道理,就是不能和离,那般情况析产分居,如果夫妻有机会,过几年一样能和好。就是没有机会再和好,也不会象现在这般的闹得夫家娘家,人人都丢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