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原由(九月300月票+)
    午餐,在主院里用餐,满满一堂的人,苏家老大人夫妻面上笑容慈爱。

    午餐后,苏青葙姐妹走的时候,弟妹们还不曾从舅家归家。

    苏丰道亲自送她们出院子门,再亲自送苏青芷去林家。

    在路上,兄妹一前一后缓缓行着,苏丰道低声叮嘱着说:“芷儿,日后别同小五和小六再有来往,她们姐妹心思杂乱,偏偏算计都不如旁人。”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低声说:“我和五姐六姐的姐妹之情薄弱,如若不是同出苏家,我是不会再想与她们有过多的交道。”

    苏丰道眉眼深沉,苏家五姑爷和六姑爷这两家人行事都有些太过急功近利,苏丰道是不喜这样的人。

    哪怕是姻亲关系,他也觉得不如淡着相处吧。

    苏丰道淡淡道:“出嫁女子与那样的人家交往,只要大面上过得去,夫家人不说,娘家人通常能够理解。”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她瞧一瞧前后无闲人,她低声笑着跟苏丰道说:“哥哥,我交给主事嫂嫂亲朋的名单里面,就没有她们两人和她们的夫家。”

    过年前,明氏问苏青芷要来往人家的名单,方便林家联络人。

    苏青芷例的名单里面,只有不多的人,明氏诧异之后,她也不曾多言。

    苏丰道听说过林家这样的事情,大家里面,每到过年前,都要整理一批远近亲朋关系。

    林家未必不知道苏家有什么样的亲戚,只不过是想从苏青芷交出的名单里面,更加的看出她的态度。

    苏丰道这一时只想着大户人家的心眼真多,幸好自家妹子心眼不多,反而能活得自在。

    两家距离不远,苏丰道兄妹又不曾特意去绕路,自然是很快的到了林家的侧门。

    苏丰道特意陪送苏青芷入内,他跟苏青芷解释说:“大过年的日子,我要给各位长辈拜年问好。”

    苏青芷一直知道苏丰道行事严谨,她很是信服的陪着他去见过必要去见的长辈们。

    当然一般的长辈都乐意见一见苏丰道,就是苏青芷也由同辈女人出面招呼一声两声。

    过年的礼节,一般是不耽误时辰。

    申时,苏丰道已经向林家五老爷夫妻拜了年。

    至于排行在林家五房之后的长辈们,苏丰道都浮浮一句客气话跟陪同林家长房二少爷说了说,意思容他改日专程上门拜访。

    苏青芷瞧着林家五夫人的神态,她分明对苏丰道为人处事非常的认同。

    苏丰道就是那个众位长辈嘴里那位旁人家的孩子,他不管为人处事都让同年龄人深感压力。

    苏丰道走后,林家五夫人难得的笑脸关心起来苏青芷,特别是关心苏丰道的亲事。

    苏青芷的眼光落在明氏的面上,见到她微微笑着在一旁说:“母亲,我听说苏家大少爷可是许了一门好亲事,那位赵家小姐明慧动人。”

    林家五夫人的眼光落在苏青芷的面上,她笑着点头认同说:“我未来嫂嫂人品出众。”

    赵家小姐许嫁给苏丰道,其实在目前来说,她是低嫁了许多。

    然而赵家早已经放出风声,赵家那边是欣赏苏家的家风。

    苏镇磊夫妻之间的事情,其实在这个时代只是那风中吹过的一朵小花,只惊起片刻之间的风波,却不伤大雅。

    何况随着苏丰道的成长,大家早就不再关注他父辈的事情。

    苏家老大人曾经在官场造成的影响,也不过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旧事情,有几人会放在心上。

    林家五夫人难得的关心起苏青芷,她的态度让苏青芷略有些防备起来,只是有明氏在一旁,她又微微的放心。

    林家五夫人思忖之后,问:“我记得苏家二房的有姐妹三人,可曾都是出嫁了?她们今天可曾回娘家来?”

    苏青芷是满眼诧异的神色,然而她抬眼瞧向明氏,见到她的眼里也是惊讶的神情。

    苏青芷笑着微微点头,说:“母亲,二房有堂姐三人,她们都已经出嫁。二堂姐随夫在外地,听说要好几年的时光。

    另外两位堂姐和堂姐夫今天是一起来的,我走的时候,他们两家还不曾走。”

    林家五夫人微微皱眉头问:“你那位姐姐嫁去了王家?”

    “我六堂姐嫁进王家。”苏青芷满眼的疑惑神色。

    “你们的阮家表妹在年后要入王家。”林家五夫人公布答案。

    苏青芷是不在意阮家小姐要嫁入谁家,反正她和苏家六小姐的关系就那样,不曾明着交恶,已经是顾及到苏家二老爷的面子。

    “母亲,阮三还是阮四会嫁入王家?喜日定下来了吗?”明氏则是很快的寻问起林家五夫人。

    然而林家五夫人明显的回避明氏的问题,她只是淡淡的说:“我们两家关系太远了,你不必去考虑送喜礼过去的事情。”

    明氏快快的和苏青芷交换一下眼神,苏青芷忍着到嘴边的问。

    苏青芷见到林家五夫人脸上神色不对劲,她借机寻了理由告辞出去,反正明氏留下来,她总会听见原由。

    第二天,明氏还是寻机会跟苏青芷悄悄提了提,阮三阮四两位表小姐同时入了王家门,不为妻,而是为妾。

    苏青芷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瞧着明氏,很是感叹的跟她说:“母亲为人慈爱,哪怕心里不太喜欢,还是愿意为她们多着想一二。”

    明氏听着她这种应酬话,她想一想就笑了起来,说:“小九,你跟舒弟这些日子,还是学了一些东西。”

    苏青芷的脸微微红了起来,这那用林望舒特意来教导她,而是她从前不屑这般说话,如今觉得这样说话也没有什么不好。

    反正大家都习惯面上虚着来来去去说话,听人一句话,都要体会内里一二三四五六层意思出来。

    她们不累,苏青芷这个旁观的人,都觉得年轻妇人实在是独守空闺太过无聊。

    她们一个两个才会一天到晚闲着无事干,这般的猜来猜去的过日子,这活得也太过心累了。

    然而苏青芷又换一种想法,她们年纪轻轻,夫婿却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都不独属于她们。

    她们要不是有这点爱好,只怕这日子每一天过得都如同行走在刀尖一样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