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三十二章 防碍
    灯火节的前一夜,林望舒很有内疚的跟苏青芷表示:“明年,我能陪你一块过这个节。”

    苏青芷微微笑着点了头,那满眼望去,街道两边屋檐下。

    那满满灿烂美好的灯盏,一盏一盏都挂在头顶,要一路走一路仰头一直望,才不会错过当中的美好。

    林望舒许愿,苏青芷愿意相信。

    这一生,她在这个时期,她想去相信那么一个人。

    一年,这当中或许会发生一些的事情,会影响一些人和事

    可是人生当中总应该有时候,我们要学着去做一做美梦,让人生灿烂有希望一些。

    林望舒在这个时候,他能考虑到苏青芷的感受,苏青芷的心里是暖和。

    林望舒对她,如果一直这样一点一点的温暖过来,苏青芷觉得她会倾心一世。

    倾心的事情,对苏青芷有一种深深的恐怖感。

    那种主动跳深坑的事情,如果有两人一起进跳,那坑是世上最美丽的坑。

    可是如果两人一起跳,结果半路上,有人想着外面的风景,他爽快爬坑出来、

    爬坑出来的人,有另外一种人生,他也许还会和不同人一次又一次再跳坑。

    那留在坑底的人,是需要特别的坚强,才能从坑底爬出来重新生活。

    而大多数的人,只怕是这一世都爬不出那么深的人生坑。

    在这样的时代里,苏青芷是恐惧着感情,她从来不是勇敢的人。

    她的生命里或许是想要需要感情,可是却不想要那种一次就后悔终生的感情。

    但是她更加想要的是一种孤芳自赏的境界,爱一个人,远远的赏识那个人,如梦如幻,那人在远方,在深夜里,他的温暖,可以安慰孤寂的心。

    只是苏青芷的眼前是林望舒,远方,却从来不曾有人站在那里。

    她的面前有美好的点心,远方,是一场空,这一种诱惑,苏青芷只觉得有些抵挡不了。

    她是庆幸林望舒每天工作繁忙,他就是一个温暖的火炉子,那热度也只能用在工作上面。

    苏青芷的纠结,等到天明之后,就很快的消失。

    白天的事情多,林家这么多的客人,她每天认识的亲友,都有些瞧不过来。

    有时候,等到晚上细思起来,她发现认识许多人的面孔不太清楚,显得有些模糊。

    特别是人和容貌还有身份,有些对不上来。

    她招来常福常安来说话,结果三人说到后来,发现三人说了半天,都是各说各见过的人。

    苏青芷最后只能想,明天去和嫂嫂们交流一下,或许等到下一次再见的时候,她能多认出几位名字和容貌对得上的客人。

    天黑了,林望舒回来得晚,苏青芷已经是上眼皮要用力沾着下眼皮,她见到林望舒进来,用力睁眼瞧了瞧他。

    林望舒很是痛快的跟她说:“芷儿,睡吧。我明天要早起,你醒得没有瞧见我,不必慌。”

    苏青芷隐约听见林望舒的话,只是等到林望舒走近床边的时候,她已经睡熟过去。

    林望舒走近低头瞧见妻子恬静的睡脸,他微微的笑了起来。

    这一夜,林望舒望一望妻子睡脸,他很快的睡熟起来。

    第二天,天色黑,林望舒已经起身了,他梳洗过后,直接出了院子门。

    在林家院子门外,他接过小厮手里的餐食,然后低声吩咐说:“今天家里要是还要送去的餐点,你就留下来吧。”

    小厮轻轻的点头,瞧着林望舒骑马远去的身影,他在后面小跑跟着。

    林望舒听到动静,他回头的时候,小厮赶赶紧往暗处躲一躲。

    林望舒则已经掉回头,他在马上,小厮在马下,他低声解释说:“少爷,天气冷,我就是听少爷的话,我回头再睡,我也睡不着。

    现在少爷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跑一跑,我的身子暖和啊。”

    林望舒也没有时间多停留,他皱眉头说:“我先走,你在后面慢慢来。”

    林望舒这一次不曾回头走了,小厮在后面欢快的跟着,哪怕是越来越瞧不见前面的人

    这一天,林望舒从早到晚还是奔跑在外面,等到晚上回到官府交差的时候,他觉得脚步抬起来都有些吃力。

    只是同僚们一个个神色兴奋,年,还有几天,就要过去了,他们最繁忙的时期,就要落幕下来。

    这一夜,林望舒回来得不早,只是在院子门看到一个据她所说,她是林家五夫人身边的丫头。

    林望舒听说林家五夫人有请,他瞧一瞧面生的丫头,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只是想一想,还是大步往林家五夫人院子走去。

    林家五夫人的额头已经好几次触碰到桌面上,只是想到她要体贴一次小儿子,她一直坚强的忍着睡意。

    等到林望舒大步行了进来,林家五夫人长舒一口气,她上上下下仔细的抬眼打量林望舒,她一脸心疼的跟他说:“舒儿,你瘦了太多。”

    林望舒仔细观察着林家五夫人,见到她的模样瞧着还不错,他心里放松下来,便笑着说:“母亲,等我忙过这一阵子之后,我再来和母亲说一说话。”

    林家五夫人轻轻点头说:“舒儿,我瞧着你太过辛苦,我身边这个丫头很是懂事体贴,我把她赐给你,由着她去服侍你吧。”

    林望舒的脸色变了变,他瞧着林家五夫人说:“母亲,苏氏有什么地方让你不满意?等到我忙过这一阵子,我会让她来给母亲赔礼道歉。

    至于丫头什么的人,既然是母亲中意的人,那母亲继续留下来用吧。我啊,我担心我手力大,只怕这样的丫头到我的手里服侍,只怕是不小心用手挡一挡,她就会伤筋动骨。

    这样一来,母亲又会不高兴,而我又会委屈。既然我和母亲都不会好过,这种丫头,母亲早一些打发出去,就不要防碍我们母子的感情。”

    林家五夫人只觉得林望舒不能体会她的一片好心,她的心里啊,很是伤感不已,只是在她酝酿伤感的时候。

    林望舒已经起身跟她说:“母亲,夜深了,明天我要早起出去。母亲,你也早睡吧。你别为不相干的人费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