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三十八章 留
    苏青芷直接白眼向着林望舒去,他这是把她当成小孩子哄。

    这种大事情,只怕他们这一房的男人们心里早有打算,现在是有了些许可以行事的苗头,他才会出言来试探她。

    苏青芷的心情很好,不管这事能不能成,至少她明白他们这一房不用一直在这间院子挤着住下去。

    当然她也知道那件事,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还有得慢慢磨。

    她不着急,她现在还年青,还能慢慢的磨。

    林望舒瞧着她,轻摇头说:“我们就是有机会出去,也不能舍下家里兄长们不管事。”

    苏青芷一眼又一眼打量着林望舒,他穿着家居服饰,瞧上去身上有一种洒脱的气息。

    不管苏青芷如何的瞧林望舒,她也觉得他现在还是没有那种急色郎君的根子。

    他现在在女色方面,他没有心思,他不心急,苏青芷自然乐意过平静的日子。

    林望舒被苏青芷若有所思的眼神,就这样一遍又一遍打量过后,只觉得心里都要冒起凉气。

    林望舒面对家里的现实,他在苏青芷面前的时候,有时也会落入那种无话可说的地步,他就是许诺表白,他不是烂情的人,苏青芷也一样是不会轻信他。

    林望舒在外面行走的日子多了起来,他反而能够明白理解,唐家人和苏丰道那时待他的冷淡仇视的态度。

    他当差的地方,同僚大多出身一般的人家,大家提及各自家中的事情,他们会笑说羡慕林家男人的大好日子。

    然而每当有人提起有机会时,希望由林望舒牵一牵线,他们的妹子或许有机会能够嫁到林家来。

    林望舒自然是笑而不说话,他自己也才成亲不久,暂时没有兴趣借官媒们的饭碗用一用。

    再说大家在一处,也不过是一起在忙时闲话片刻,林望舒不曾放在心上,可是还是有一些人会放在心上。

    大部分家里有妹子的人,平日里总说自家家风不错的同僚。这时候,还是有许多人摇头谢绝别人的提议。

    他们一个个都非常谦虚的说,小家小户出来的人,家里的女子不识字不贤良,家中女子常因家里人放纵,为人又很是不识大体。

    总而言之,他们仿佛担心着林望舒那一时刻会脑子不清醒,一心一意要帮着他们家妹子牵红线一样,立时表明他们的态度。

    林望舒很有些好笑起来,林家人的姻缘还真没有那么容易。一般也只会挑选门当户对的人家,这样一来姻亲们有机会在一处相处起来舒服。

    林望舒是有姐姐的人,他能够感受到这些人,都是真心爱护妹子的人。

    相对个别有心人,他反而愿意从心底里亲近这样的人。

    林望舒是很坦然的跟他们表示,有关家里人的姻缘大事,那是长辈们的事情。

    他才成亲没有多久,就是有心想帮人牵红线,也不会被家里人接纳下来,反而会被认为是太过年轻冲动的表现。

    林望舒瞧得见那几人眼里暗淡下来的神色,他暗自轻叹一声,如苏丰道和唐家人都不太乐意的姻缘,在他们的心里,竟然成了好的姻缘?

    不管成亲前还是成亲后,林望舒都能感觉到苏丰道和唐家兄弟打量他的时候,那一个个眼里审视警惕的眼神。

    林望舒调整一下坐姿,他瞧一瞧外面的天色,他伸手把头发放松下来,然后自在的轻舒一口气。

    他抬眼瞧见苏青芷望着他的小眼神,顿时,他乐了起来,自家妻子越发会在他的面前流露出几分真性情出来。

    林望舒示意苏青芷过来的一些,苏青芷瞧着他,慢慢的挨近过来,低声问:“望舒,我们说话声音不大,外面的人,还是能听得见我们说话?”

    自从林望舒跟苏青芷提过一些常识之后,也在她面前展示过他的听力范畴之后,苏青芷在这方面很是佩服他。

    至少在苏青芷认识的人里面,她就不曾见过,有人坐在自家的房里,还能听得明白相邻人家院子里的说话声音。

    然而林望舒则有这个本事,他还跟她说:“青芷,你们女子身体弱,一般的男人,应该听力与我都差不了太多。

    再说我们两边相邻的院子,院墙矮小,我站在这边只要抬一抬脚,就可以望见想看的院子里情形。

    他们在院子里说话,也不曾想过要回避谁,我坐在房里听得明白,其实也不是什么怪事。”

    过后,苏青芷招来常福常安尝试过好几次,她发现坐在房里,安静的时候,是听得见两边相邻在院子里说话,可是他们说了什么,却不能听得清楚。

    林望舒只是示意苏青芷挨近他一些,可不曾想过别的什么事情。

    他听苏青芷的话,稍稍愣了一下,还是仔细的听一听四周的动静,他转而笑了起来,伸手拉一把苏青芷故意俯身过去,凑在她的耳边说:“应该是没有人,这个时辰来听夫妻事。”

    苏青芷的脸红了,她急急的坐了回来,她反驳说:“时辰还早。”

    林望舒的手已经伸过来拉散了她头发,发钗给捏在他的手里,他瞧一瞧手里的钗子。

    他笑瞧着正用手指顺头发的苏青芷,说:“我跟人在学做钗子,你要是不嫌弃,我就给你做一支用,如何?”

    苏青芷眼睛明亮的瞧着他,问:“你跟人学着做金银钗子?”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眼神,这一刻只觉得有些对不住她,低声说:“用木头,你要是喜欢金银钗子,等到我做熟之后,也可以尝试着给做。”

    苏青芷长舒一口气,她连忙摆手说:“木钗子就已经很好了,我喜欢。至于那金银钗子的活计,夫君就不必去抢别人手艺人的生计,你要留一口饭让别人吃。”

    林望舒掂一掂手里的钗子,立时笑了起来,说:“行,我听媳妇的话,留一口饭给手艺人吃。我啊,就给媳妇儿做一做木钗子。

    等到我的手艺好了之后,媳妇瞧得上,我寻香木给你做一支钗子,让你可以佩戴出去。”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眼神软暖起来,还好他现在没有那般的伟大志向,认为自己初做出来的钗子,就能让苏青芷佩戴在头上出去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