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四十章 扶持
    明氏瞧着苏青芷那懵懂的神色,她笑着说:“你觉得这个家里的人,待我们五房的人可好?”

    苏青芷还真不觉得林家所有的人,待五房都诚心诚意。她是小儿媳妇,或许感知更加多一些,她在各房嫡长妯娌的眼神里,多少能瞧出几分不以为然出来。

    大家庭里面嫡长媳妇的挑选是非常的严格,她们的神色里透出来的东西,或许就是各房之间相处的真相。

    苏青芷微微的笑了起来,明氏这话如何回答啊。

    明氏也没有想着要苏青芷回答,她笑着继续说:“父亲和母亲都是非常好说话的长辈,他们生下来的孩子,自然差不多是好说话的人。

    听说舒弟年纪小的时睺,跟家里的兄弟相处得不太好,父亲和母亲一向是拘着他,从来是只看自家的错处,当然父亲母亲从来也看不见别家孩子的错。

    林家五老爷自然是兄弟情意浓的人,将这份情意轻易的折射在侄子们的身上。

    林家五夫人则是夫婿为重为天的本分妇人,也一向认为林家五老爷行事是绝对的正确。

    苏青芷在心里暗自同情一下林望舒,兄弟多的人家,父母一般重视长子和幼子,可是在林家五房这里,大约只有重视长子还对得上这话。

    林家五老爷夫妻的眼里面,如果林望舒没有后来的表现,只怕是会一直嫌弃这个小儿子。

    就是如今,苏青芷也没有觉得林家五老爷夫妻的眼里,对这个小儿子有多少变化。

    林家五房在林家的日子,也不能说过得太差,至少有林家大老爷夫妻在,在林家别房的人,至少不敢在明面上做什么事情。

    随着林望舒年纪的增长之后,有一日,堂兄弟之间不知发生何事,他一人被那几个兄弟压着教训之后,他提着一把刀直接上门跟各房长辈告状始。

    林家别房的人,大致心里面都明白,林家五房有一个生性勇猛的人,日后,行事还是要继续稳着来。

    明氏提起旧事还是忍不住笑着说:“我听你大哥事后提及起来,也说是小弟占了道理。他是被逼得提刀去跟长辈们告状。

    他跟长辈们说,如果他们还不出手教导孩子,那就换他用刀来教训。反正要轮打,他一人是打不过哥哥们,可是他不怕死,顶多就是一命抵一命,也要求一个公道来。”

    苏青芷瞧着林家五老爷夫妻都不是那种懦弱性子的人,可他们偏偏总喜欢做懦弱性子人喜欢做的事情。

    果然世上无两全其美事事如意的大好事,林望舒要是受父母器重,只怕也不会有她和他的这桩亲事。

    十有八九,林家五夫人把那线牵到她的那位表表侄女那里去了。

    苏青芷觉得如今这样的日子不错,夫婿不是愚孝的人,妯娌们相处得来,互相之间有来有往,还是能让人眼热几分。

    明氏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笑意,她的心里放松了些许,至少为人妻子的人,并不曾觉得林望舒行事太过直接了一些。

    当然等到将来的时候,明氏见识过苏青芷怒极的表现时候,她就有一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深深感受。

    明氏上午的时候,还是要处理一些家事。

    苏青芷有心要回避,明氏却挽留她在一旁候着。

    自从苏青芷听林望舒提过会出去独立门户的事情之后,她反而多少明白明氏的用意,这是在有意无意当中教她如何持家理事。

    苏青芷很是仔细的观察着,各家的管事方式,其实细细思来都差不了太多,只是细节处的不同而已。

    明氏很会拿捏当中的区别,她是情商相当高的女人。

    苏青芷从来不会用别人的长处来面对她的短板之处,她瞧得仔细,只是想明白这些人精子的心思和套路,而不想将来有一天被人利用着为了义气或别的事情去出头。

    苏青葙一直跟苏青芷说,在她做下决定之前,她一定要在心里念一些数字,至少要数到十再来决定。

    苏青芷一直觉得瞧着她的苏青葙,大约是这个世上最知她性情冲动的人,而别的人,早被她的外相所迷惑,认定她是稳重冷情的人。

    明氏跟苏青芷提及唐家近来的喜事,她听后微微的笑了起来,说:“大嫂,我舅舅家的人多,几乎每月都有喜事。”

    苏青芷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出门透气,只是因为明氏的神态,她还是主动说明一二。

    明氏是分明看重与唐家人交往的机会,她主动跟苏青芷说:“那一日,我与你一块去吧。”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好。上一次,我姐姐跟我提了,我们两家是亲戚关系,有机会还是要多走动一二。”

    有明氏的支持,苏青芷能出门的机会更加的多一些。

    何况如苏青葙所言,她们是嫁了人,可不等同要把良心一块嫁到夫家去。

    先前苏青芷不出门,那是要遵从新娘子三月不出夫家门的习俗。

    苏青芷的心里明白着,舅家的人,也只是盼着她们姐妹嫁一个好人家。

    至于别的事情,暂时还真说不上来。

    至少在近些年来,唐家大约只有扶持亲戚们的份,还不曾有机会伸手去向亲戚们。

    明氏一脸感恩心情的直白跟苏青芷说:“小九,其实这一次我本不想跟着你一块去赴宴,毕竟你舅家的人,许久不曾见你。

    过年的时候,你和小弟过去,也只是拜年就走人。

    我想你这一次过去,你们大家是有许多话要说一说。

    只是我心里很感激你舅舅的人,用儿跟我说,从前闹不明白的地方,经唐家大人们启示之后,如今总算能闹得明白,功课上面很有进益。”

    苏青芷明白明氏的心情,这桩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帮着舅家把功劳推辞出去。

    唐家的人,不管是因为她,还是别的事情,在林广用的事情上面,是一定花费了许多心思,才会让一个许久不曾开窍的人,渐渐的寻到了窍门。

    她笑着感叹的跟明氏说:“我哥哥曾经跟我说过,其实有的人为何读书总是寻不到窍门,那是因为那门就在他们心里的隐处。

    有的人,是需要有人引导。有的人,则是慢慢的有恒心也能寻到那门。

    我觉得大侄子是用心的人,就是不上我舅家读书,也许时日久了,他一样能寻到那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