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打听
    苏青芷以为不会成为大事的事情,在苏家二老爷从苏家老大人那里听说之后,他是黑着一张脸向着苏家二夫人去。

    苏家二夫人在苏家二老爷面前淌下老泪,说:“小六已经是如今这般情形,你说一说,我又能拿她如何?”

    苏家二老爷瞧着她,冷声说:“你可以帮着她继续隐瞒下去,直到人人皆知苏家二房有一个不成气的女儿。”

    苏家二夫人哽咽不已,喘息着说:“我那里想得到姑爷说变就变,我以为他待小六好,至少会在父母面前护着小六。”

    苏家二老爷是冷笑瞧着她,说:“先时,她起了心思想要抢小九的亲事时候,我就跟你说过,小六的心思歪了,趁着她未嫁,你就勉强把她拧过来。

    那时候,你跟我是如何说的?你说大侄子太过多心了一些,小六年纪不大,在外面遇见家里人,一时高兴,想着与大侄子和小九招呼亲近一会。”

    苏家二夫人不敢直面苏家二老爷,她那个时候,想着唐家人的眼光一向不错,就是苏青葙的亲事,如今瞧上去,也是非常好的一桩亲事。

    苏家六小姐那时节的小心思,苏家二夫人其实暗中是鼓励了她。

    可是她没有想过,那些人,就没有一人相中苏家六小姐。

    当然她那时候也得意,那些人也一样没有相中苏青芷。

    她却不知道,不管是唐家人还是苏丰道的心思,只不过是借机会让苏青芷认识一些别人家男人。

    他们担心苏青芷的眼里,因为唐家的男人和苏丰道,而误以为天下大部分品性不错的男人。

    皆是好相处的人。

    他们想让苏青芷了解到,就是品性不错的男人,也未必与任何的女子都能相处得不错。

    唐家和苏家人没有那个意思,与他们接近的人,自然也不会往那方向,何况苏青芷表现得相当坦然,如同自家妹子一样。

    苏家六小姐很多恰巧遇见他们,又很是热情的打着招呼,他们一个两个只会觉得这个小子的性子太过活泼,居家过日子,这样的女子是不太适合。

    苏家六小姐是自己把路拦阻了,她的心里还埋怨着苏丰道的心里面只有苏青芷这一个妹妹。

    苏家二老爷瞧着低垂头,仿佛老了好几岁的苏家二夫人,他的面上也是满满的苍霜。

    他叹息道:“子不教,父之过。我没有用心管教过她,在她挑选夫家的时候,又一直放手她,以至于嫁进那样上不了台面的人家。”

    苏家二夫人抬眼想跟他说一说话,然而瞧见苏家二老爷眼里的神色,她顿时不敢多言。

    苏家二老爷瞧着她,警告说:“日后,无什么事情,你轻易别传唤女儿回来。

    等到休沐这一日,我会和道儿去一趟王家。有些事情,还是要请王家当家人给我们一个交待。

    你也别怨小九,换成你,指不定你还做得过头一些。”

    人心天生就是偏的,苏家二老爷觉得苏家六小姐是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可是如果那样旁人的妾室不跟着去,苏青芷待她绝对不会这般的冷漠。

    王家人的妾室,原来可以随意走到认亲戚,苏家二老爷觉得要好好上门说一说。

    他原本只想着和苏丰道去一趟,这一下子,觉得也应该多带几个男子出门。

    苏家二老爷把事情说给苏丰道听后,他赞同的点头说:“二叔,你做得对,那一日,我和弟弟们跟着你一块去,弟弟们也到了要常出门长见识的年纪。”

    苏家二老爷瞧着苏丰道略有些羞愧的跟他说:“道儿,不管小六如何的不好,可我是她的父亲,只要她没有坏到极点,我都无法对她放手。”

    苏丰道对他了解的点头说:“二叔,我明白你的意思。芷儿就是不想与小六再有来往,她的心里还是会盼着小六日子过得好。”

    苏家二老爷点头说:“她是好孩子,幸好,这一次她知道过来跟她大嫂说一说,要不然,等到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时候,人人都会觉得我们苏家的家风不良。”

    苏丰道笑瞧着他,说:“二叔,你别这么想。不管如何小六做法是有些不妥当,可那也是王家的家风不好,才会把好好的一个女子教成这般歪模样。”

    苏丰道听赵氏说了之后,他的心里面其实是非常的生气,然而如赵氏所说,这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

    还不如借着这一次的事情,让王家的人明白,日后别再借着亲戚来叫儿媳妇做那种上不了台面的事情。

    其实暗地里,苏丰道觉得苏家六小姐的公婆莫名对苏青芷有一种很深的介意。

    仿佛苏青芷日子过得不错,防碍了他们的眼。

    他把猜想跟赵氏提了提,她细细想了想,也觉得按道理来说,苏家六小姐在那样人家活了那么久,总不能一次又一次支使儿媳妇来做糊涂事情。

    赵氏悄悄寻娘家嫂嫂说了话,她娘家嫂嫂也觉得奇怪,她很仔细的盘问赵氏之后,她皱眉头说:“苏家糊涂,王家原本有意过你家小姑子,那桩事情还在进行的时候。

    你那位堂小姑突然和王家另一房的结成姻缘。

    苏家长辈做了糊涂事情,其实就不应该点头你堂小姑子的亲事。”

    赵氏当时听苏丰道提及那桩稍稍隐秘的旧事时,她也是这样的想法。

    赵氏的嫂嫂叹息着说:“嫡亲兄长和堂兄长总是有区别,何况姑爷对嫡亲妹妹一向疼爱周全,待堂妹自然是不会太过亲近。

    唉,姑爷有出息之后,另一房没有成事的人,心里多少是有所计较。”

    赵氏刹那间明白过来,然而她的心里还是想着,或许她们是多想了一些事情。

    赵氏嫂嫂对这桩事情非常上心,她自然交待管事妇人让她嫁妆店铺掌柜家的娘子,悄悄的去打听消息。

    那位掌柜娘子跟王家一个管事妇人认了干亲,平日里,两人来往得多。

    那消息很快的传进赵家,赵家嫂嫂很快的派人悄悄跟赵氏说明了一番。

    赵氏跟苏丰道提及的时候,他冷笑道:“这也叫作自作自受,当时她一心认为芷儿的亲事,都是特别的好亲事。

    她就不曾想过,那时候,舅家和我母亲是不太愿意着。王家人那时只是上门来打探消息,别人又没有明说什么,我们这边只能笑笑而过。

    小六听说消息之后,她接近那位王家少爷。她有心,那一位有情,这一门亲事,二婶乐意,家里的人,自然不好再反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