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能干
    苏青芷回到林家之后,她让常福常安多听一听家里的消息,别到时候,外面风声四处传,而她闲坐在家中万事不知情。

    她的心里第一次有了紧迫感,她第一次起了心思,要传掌柜进来,借着查帐问生意的由头,听一听他说一说外面的事情。

    当晚,苏青芷跟林望舒提了提,他轻轻点头之后。

    第二天,苏青芷给林家五夫人请安的时候,她跟她提了提,林家五夫人立时反对起来。

    苏青芷当时也不曾再有多的表示,反正她有的时候慢慢的跟林家五夫人磨。

    明氏悄悄问了问苏青芷,听她说,想从掌柜那里听一听外面的事情。

    明氏只觉得她年纪小,大约是家里的生活太过安静了,她想听一听外面的趣事。

    她笑着跟苏青芷说:“这样的事情,不着急,你慢慢跟母亲说,次数多了,母亲就会许可下来。”

    苏青芷笑瞧着明氏,她觉得这一阵子明氏分明是忙碌了许多。

    明氏听苏青芷这样的话,她轻轻的点对说:“你大哥的意思,今年把亲事定下来,明年就让他们两人成亲。

    新房设在侧边处,把那里用木栅栏围出一个院子出来。

    现在要空出几间房出来,然后又要调整孩子们的住房。一下子,事情就多了许多。”

    苏青芷很是惊讶的瞧着她,前不久,还说亲事要慢慢的定下来,然而现在听明氏的话,分明跟亲家那边商量好了,只怕这些日子就能把亲事定下来。

    明氏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笑了起来,轻声说:“听说她家有一位老人的身体不太好,那位老人家要求家里孩子有良缘,就早一日定下来。”

    苏青芷顿时懂了,有两三年苏家老夫人也是这样的想法,她说家有喜事,绝对可以冲旺家运。

    苏青芷笑瞧着明氏说:“大嫂,有任何事情,只要我能做的事情,你只管吩咐下来。”

    明氏笑瞧着她说:“正好,我们去提亲那一日,你跟着一块去吧。”

    苏青芷一脸纠结神情瞧着她,说:“大嫂,我愿意陪着你一起去,只是我要提醒你,我没有经验,也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

    苏青芷有些担心帮不到明氏,却见她笑了起来,说:“两边对这门亲事都私下里商量过,我们只是跟着官媒去走一下过场。”

    苏青芷顿时轻松下来,她笑着说:“好,大嫂,我回去挑一挑当天要装的衣裳。大嫂,你说我要不要穿得端庄一些。”

    苏青芷平时在家里喜欢穿一件暗紫色的衣裳,明氏觉得那衣裳,苏青芷现在的年纪,穿起来未免显得太过老气了一些。

    明氏笑瞧着她说:“我记得你一件淡紫色的衣裳,那件衣裳样式还不错。”

    苏青芷轻轻点头,说:“好,大嫂,我会把那件衣裳先挂出来。”

    明氏笑着跟她说了说大致的时间,因为要等到女方在相近的三个日子挑选一个,如今只知道最近的那一个日子,就在三天之后,最远的日子,也不过是半月之后。

    苏青芷又很直白的跟明氏打听,另外两个嫂嫂会不会同去?

    明氏笑着轻摇头说:“我问过她们的意思,她们说等到定亲的时候,再一块过去。最好由你去,你的脸嫩,女方就是有些难题,也不太好意思当着你的面问得太直白。”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脸,她不太好意思说:“我不如嫂嫂们美丽有风韵。”

    明氏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她不太好意跟苏青芷说得太明白了,如今五房只有苏青芷这一房是没有旁的女人。

    她带苏青芷一块过去,是希望女方家的长辈们瞧见苏青芷之后,对这桩亲事更加的有信心。

    这一天,林望舒回来得早一些,他脸上那种严肃板正好些天的神色,也缓和下来。

    他还有闲心陪着苏青芷在院子里低声说话,他问苏青芷家里近来的事情。

    苏青芷笑着把要陪着明氏去提亲的事情,跟他说了说,她略有些不太好意思说:“大嫂要我陪她一块去提亲,我有些担心我不太会说话。”

    林望舒笑着她的紧张神色,笑着说:“你在一旁微微笑就好,至于要说什么,有大嫂应对。”

    苏青芷瞧着他笑了起来,想一想问:“你当年跟着家人来我家提亲的时候,你是什么想法?”

    林望舒的脸上微微有些窘色,然而苏青芷盯着他不放松。

    他想一想笑着说:“我那时节,心里想着与你把亲事定下来也好,我这样可以方便打听小九的消息,也能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噗。对不起啊,我终究是让你失望了,我没有变成堂堂的男儿。”

    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她把着肚子笑了起来。

    林望舒瞧着她笑着轻摇头说:“这也是你要问,你不问,我就不用跟你说那时的想法。”

    苏青芷抬头瞧着他一本正经的神色,又忍不住抱着肚子低声笑了起来。

    林望舒听到两边院子里传出的动静,他站起来伸手拍一拍那个笑得挨在凳子脚边的人,低声说:“我进房了,别在外面待太久了。”

    苏青芷赶紧伸手扯住他的手,说:“我也进去了。”

    林望舒伸手拉起她,夫妻两人快快的进了房。

    苏青芷笑着说:“夫君,有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由着我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大声就大声音?”

    林望舒有些担心的瞧着苏青芷,他虽然每天的事情多,可是他还是能感觉到苏青芷的心里有事情。

    他瞧着她,说:“再等一些日子,我带你出城去,就我和你,我们去避静无人烟的河边,在那里,你想做什么都行。”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他的脸,笑着说:“你安心,我其实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我跟我娘家嫂嫂对比,我觉得我好无能,我好象帮不了你任何的事情。

    我这么一想,我的心情就不太好。”

    林家一样有许多能干的女子,只是都不如赵氏给予苏青芷那样直面的影响。

    苏青芷当然知道赵氏是与她亲近,才会在小处用她的方法来提醒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