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谁也离不了谁
    林望舒伸手按住苏青芷在他脸上的手,他一脸慎重神色跟她说:“小九,我将来能在仕途上面走到那一步,我喜欢靠自己。靠别人,我总会担心那一天会落空下去。

    而我靠自己,我觉得一步一步我踩得稳,不管能走多远,我将来都会为现在的决定而自豪。

    小九,你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我不要你一定要有多能干。这个世间有太多能干的人,我在外面要面对这样的人,在家里面,我只想有一个人能让我放松下来。”

    苏青芷很感动的瞧着他,在这一刻,她觉得他们是第一次这样的亲近。

    她瞧着他说:“只要你不嫌弃我笨,我会一直陪着你。”

    林望舒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现在就好,你现在心情好一些了吗?你跟我说一说,什么事情影响了你的心情?”

    苏青芷仔细的想一想,她跟他说:“我今天跟母亲提了提,我想要掌柜来一趟,母亲暂时没有答应下来。”

    林望舒瞧着她说:“那一会我去跟母亲提一提?她或许就会答应下来。”

    苏青芷瞧着他轻摇头说:“暂时不用,我寻掌柜的进来,也没有什么急事,我只是想着在家里,来来回回听的都是内宅事务。

    时间久了,我担心我会变成心思敏感的人,我想听一听外面的事情,然后人心就能宽广一些。”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头发,他的心里很是欣慰,在他的心里面,苏青芷越来越大气。

    他笑着跟她说:“母亲这一辈子在内宅里生活,只怕从来只会觉得外面的声音,会干扰了女人的想法。

    她从来不会想着,在内宅里面,也能从心里感受到外面世界的辽阔。

    小九,我就是有机会放外任,最快大约也要两三年之后。

    我们这个部门特别的少人,我要是能在这里待满三年,这三年又不出错。

    我将来就是能外放,只要认识的人在,我想要回来的时候,有空位,我还是随时能够回来。”

    苏青芷倾听着他的话,她轻轻的点头说:“我不太懂外面的事情,就是生意方面的事情,只怕我也不擅长。”

    林望舒听她的意思,他笑着说:“这些年,大哥利用五房的资源,在外面进行了投资,我们这一房如今不差银子,只差在官场的中流砥柱。”

    苏青芷明白林望舒的意思,林家的人脉,几辈人的努力,大部分用在学术界。

    林望舒轻叹着说:“我这一阵子这么的忙,遇到的事,全是让人心里纠结的事情。

    小九,我们要是有了孩子,一定要好好的教导他们,不要因为他们而害了一家族的人,宁愿孩子胆小又怯弱,也不能让胆大妄为的孩子错了规矩大义。”

    苏青芷安抚的抚着他的肩膀,林望舒从来不在家里提及公事,然而苏青芷想象得到,他在外面会遇见的那些不好事情。

    他今天提及这样的事情,她现在不问,可是他这般说,只怕是大事情,总有一天,她会跟旁人一样知情。

    苏青芷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肩,低声说:“有阳光就会有阴影处,我们的心,不管在何处,只要向着阳光,我想就不会迷路。”

    林望舒抬眼瞧着她,他轻轻的点头,他的笑容灿烂迷了苏青芷的眼。

    他笑着说:“你说得对,我们要心向阳光。”

    苏青芷望着他微微笑了,低声说:“夫君,我觉得你一定能心想事成。”

    林望舒的眼睛亮起来,他的眼睛望向苏青芷的肚子,过一会,他笑着轻摇头说:“不急,我的想法,等到你明年再大一些,那时候,我们有孩子,我也能安心一些。”

    苏青芷瞧着他微微笑了起来,孩子几时来,苏青芷觉得有心的话,或许孩子正在来的路上。

    赵氏带苏青芷悄悄去赵家妇人们喜欢去的大夫那里,那位大夫说过,苏青芷身体很好,只不过孩子有时调皮一些,在来的路上玩耍着。

    苏青芷的心里对孩子的盼望,其实没有身边人这般的着急。

    赵氏嫁进苏家之后,她一直没有好消息,她的心里很是着急,大夫跟她说:“你别急,你着急了,孩子就会躲着你。”

    苏青芷的身份是不适合在这个问题跟赵氏说太多,她认为有些事情,是应该由苏丰道这个做夫婿的人来做。

    苏丰道对孩子的事情,其实也没有赵氏以为的那般着急。

    苏青芷悄悄递信给苏丰道,至于后来的事情,苏青芷不曾再打探过,只是她瞧着赵氏的神色,明显比先前要放松了许多。

    在生育这方面,苏青芷在林家的压力不大,她是小儿媳妇,而且林家每一辈里都有晚生育的儿媳妇。

    如苏青芷这样的情形,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招引人。

    苏青芷在待人态度上面,她一向平和待人。她对外展示出的姿态,就是你友好,我友好,你不好,我也不好。

    然而赵氏在苏家则不同,她是苏家长子长媳妇,她嫁进来几月之后,就能感受到这方面的无形压力。

    当然唐氏这个嫡亲婆婆在这方面是不曾给过压力,她对此的态度,反而让赵氏放松了许多。

    唐氏私下里跟苏青葙说:“我有三个女儿,你出嫁之后,因为守孝晚有好消息。

    芷儿嫁了之后,她一直不曾有好消息传来。亲家那边不曾说什么,我要是在家里说你弟媳妇,你说,我这不是转着弯子来为难女儿吗?

    再说你弟媳晚一年有好消息,我觉得也好,他们夫妻还能多相处一些日子。

    别等孩子来了,两个大人都会有些手忙脚乱。”

    唐氏现在能自在的提及旧事,只是她记忆里的那人特别美好,越发衬托现在的这个人的陌生。

    这些年下来,苏青葙对父母的关系,再也不曾有一丝盼望的神情。

    哪怕弟媳妇曾经安慰她说,或许有一天父母会如祖父祖母一样成为老来伴,谁也离不了谁。

    苏青葙涩然的暗自笑了,父母的情形,与祖父祖母的情形不相同。父母只要能相安无事,做儿女的人,已经很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