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记得
    母林望舒听苏青芷的话,他很是不经意的随口说:“那就是父亲觉得母亲的眼光不好,把那几人送到别处调教去了。”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好一会后,她笑着说:“夫君不管做任何事情,都一定是自有道理。”

    苏青芷信服的口气,让林望舒轻轻笑了起来,说:“母亲是没有坏心思的人,只是她经不住别人在她耳边多说几句话。

    有父亲看着她,母亲怎么都出不了格。”

    林望舒是烦了林家五夫人一次又一次做下的事情,从前听哥哥们提及的时候,他只在一旁当成笑话看。

    如今轮着他的时候,他才知道母亲最知道如何委屈自家人,而一心一意去成全他人。

    也难怪他上面的哥哥们明明不介意妾室是谁?为何一个个对林家五夫人远亲家的女儿,有着深深的回避之情。

    以至于堂兄弟们受他们的影响,对有关林家五夫人远亲侄女多少都有些成见。

    林望舒一次又一次的明示林家五夫人,他的院子窄小,容不下那样多的女人。

    然而在苏青芷怀孕之后,最初林家五夫人无任何的表示,他的心里暗想着大约因为姐姐的事情,让林家五夫人愿意善待儿媳妇。

    结果当林家五夫人让他在几个丫头里面挑选如意人的时候,他一下了怒了,他直接跟林家五夫人说,他瞧着人人都不错,就一次全给他吧。

    林家五夫人表示要知会苏青芷一声,林望舒直接拒绝她,要林家五夫人是选择一次性把人给他,还是等他出了这道门之后,他是一人都不会接收下来。

    林家五夫人想着不过是小妾这类的事情,事前知会和事后知会,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她爽快的把人全交给林望舒,还有些担心的提醒他:“舒儿,你可要悠着一些,你虽说年青,可是在那事情上面也不能太过放纵。”

    林望舒头都不曾回往后面摆一摆手,示意那几个丫头跟着他。

    他在前面行路,那几个丫头娇羞着在后面跟着,直到发现林望舒去的地方不同,她们当中胆子大的低声问:“爷,这是带我们去那里?”

    “跟着就是,那来的话多,我还能把你们卖掉吗?你们可是母亲给我的人,只管跟上来,带你们去好地方。”

    几个丫头眼睛里都是欢喜神情,林望舒年青有本事,而且身边除去嫡妻之外,无第二个女人。

    林望舒把几个丫头带去林家五老爷书房处,林家五老爷怒眼瞪着他的时候,他笑着说:“父亲,母亲心疼儿子,儿子心里孝顺着父亲。

    这几人经过母亲调教之后,一定很合父亲用,父亲,你就收着吧。。

    日后,母亲那里有多少人给我,我就会有多少份孝心送给父亲。”

    书房的门,没有关严,几个丫头在院子里听见书房里爷子的声音。

    天气冷,她们的心更加的冷。

    林家五老爷近年来,他的身边几乎全是小厮服侍。

    听说林家五老爷只能静心休养,他在别的事情上面不能太费心思了。

    林家五老爷和林望舒一起来到院子里,示意身边管事提灯照了照几个丫头的面容之后,他轻点头说:“全留下吧,我会安排她们去好地方。”

    几个丫头都用可怜的眼光追随着林望舒,然而郎心如铁,他归心似箭,很快走出丫头们的眼视。

    林家五夫人很快的知道林家五老爷收用了一个丫头的事实,她当时在房里呆滞坐了一夜。

    早上听到消息的明氏,她来请安的时候,瞧着这样的林家五夫人,他心里也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明氏的到来,还是惊醒了林家五夫人,她瞧着外面的天色,涩然道:“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明氏不敢接她的话,有关公婆之间的事情,她觉得有时传闻未必是真的。

    然而这一次林家五老爷收用了人,却未必是假事,大约还是林家五夫人做的事情,让他动了怒。

    明氏请安过后,张氏刘氏都赶了过来,接着是不知情的苏青芷跟着来请安了。

    这一日,她只觉得林家五夫人的眼神太深,然而面色又太过苍白,瞧着有些象是一夜不曾睡的样子。

    只不过嫂嫂们面上安然神色,她觉得她也就不要显得太过大惊小怪了。

    林家五老爷这一日来得早,在儿媳妇们出林家五夫人房门时,他从院子门外行进来。

    苏青芷行礼请安的时候,她抬眼瞧一瞧林家五老爷,只觉得他好象脸上也有疲倦的神色一样。

    只不过嫂嫂们不多言,她也乐得当成看不见。

    她自然不知道三个嫂嫂这时候心里对她的羡慕之情,林望舒可是警告人,如果有消息传进苏青芷的耳朵,他闲下来的时候,会仔细的跟那些人来一个关心问候。

    林家五夫人在冬天这个最容易肥的季节,她再一次瘦了下来,以至于苏青芷都不得不开口关心问她:“母亲,这一阵子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情?”

    林家五夫人瞧一瞧她的肚子,苏青芷的月份不大,这个时节衣裳只要穿得宽松一些,还是不太显肚子。

    林家五夫人轻轻摇头说:“白天睡得多,晚上睡得少。以后,你白天少来烦我,我很快就会好。”

    林家五老爷那一日特意来警告过她,她如果再自作主张给儿子们安排妾室,那就是她安排多少个,他就全盘接手多少个。

    林家五夫人瞧着他的神色,她是相当的心惊,因为大夫的话,这几年,她从来是由着他在书房里安歇着。

    林家五夫人的这一种委屈,她是无人可以诉说。

    原本她从前可以跟林明婉说一说,可是自从上一次她坚决反对林明婉的亲事,她们母女间的关系有些紧绷起来。

    再说,她想起女儿就觉得烦,林明婉是逼着她来面对现实,她跟她坦然说:“母亲,你给兄弟们一次又一次赐下丫头为妾室时,你是什么样的想法?

    为何到了我这里,我已经是再嫁之身,你竟然能以男人有妾室为由来反对。

    父亲问过他,我也问过他。他的妾室,是妻子没有后,家中母亲担心他身边无人服侍,而特意买进来的人。

    如今他决定要迎娶我,他跟家里打过招呼。日后,妾室愿意留着,就供养她们终身。

    她们不愿意,那就给财物送她们嫁人。这一门亲事,对我来说是难得的好亲事。

    你嫌弃他是商家出身,可我觉得商家正好,反而不会如礼仪规矩的人家,时时记得我是再嫁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