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发话
    一  林家五老爷夫妻之间的起起伏伏纠结,最终还是影响了五房的生活气氛。

    林家五老爷是捏住了林家五夫人的脉,只要林家五夫人有任何他瞧不顺眼的动静,他都会直接用事实反击过去。

    夫妻走到如此的地步,苏青芷觉得是一种悲哀。

    然而苏家那里的事情,一样的事多,赵氏见红,大夫直接名言,要她安静养胎。

    唐氏这一次是真正的怒了,她直接跟苏镇磊提出来和离。

    林望舒把消息说给苏青芷的时候,面对苏青芷一脸懵懂不明的神情,他才发现是不知情。

    林望舒原本担心家里人会把苏家的事情,一一说给苏青芷听,他想着不如干脆跟她说得更加明白。

    苏镇磊的腿折了之后,他的两个庶女带着夫婿主动来探望他。

    唐氏不曾反对过她们的来到,只是待她们一向是远远的相处。

    然而这两个庶女却不是什么安分的人,最初还表现得不错,装出主动与赵氏交好的态度。

    赵氏待两个庶妹的态度是客气有礼节,然而她的客气很快面对了现实的打击。

    两位庶女在有一天带了夫家的妹子来探病,而且挑的就是苏丰道休假的日子。

    苏丰道的身边无旁人,连妾室和通房都没有的事情,自然是隐瞒不了有心打听消息的庶女。

    她们一心一意要讨好苏丰道这个嫡长兄,而且她们夫家有美貌的女子,也乐得借着这个机会跟着嫂嫂入苏家去。、

    一个两个冲着的就是苏丰道身边的妾室而去。

    赵氏那样的人,如何瞧不明白两个庶女的打算和心思。

    然而她大约心里除去相信苏丰道之外,也想瞧一瞧苏家旁人的态度。

    苏镇磊对长子媳妇许多方面是非常满意,然而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就是认为她太过小气不够贤良。

    苏镇磊觉得长子媳妇在这一方面实在太象唐氏了,这样一来太过委曲了苏丰道。

    庶女把打算悄悄说给他听,他当时就赞同下来。

    等到庶女把人带了过来,苏镇磊直接把人留了下来。

    唐氏是庶女走后,才知道她们把夫家小姑留下来的事情。

    唐氏立时明白苏镇磊的打算,她直接吩咐下人们把苏镇磊迁移去主院。

    当年苏家二小姐住的院子,这些年来来去去住过人,却一直不曾有谁定居下来。

    唐氏吩咐人的动静,还是惊动了苏镇磊,他自然是不愿意离开东园。

    在东园,他至少还能见到唐氏,有时见不到人,他还能听见她的声音。

    而去了主院之后,以唐氏的性子,只怕他不到生死的边缘,她不会再来面见他。

    不管苏镇磊如何的反对,以至于苏家老大人亲自来东园劝说,唐氏只有一个要求:”他在东园住,我们和离."

    苏镇磊很快的搬去主院,他要留下两个庶女的小姑子,给唐氏冷笑着驱赶去主院.

    唐氏这一次直接做主,派人跟庶女夫家说,她们家有女儿在苏家,如今不肯归家。

    听闻是庶女夫家的心意,都乐意成全庶女尽孝心,那做主母的人,也愿意接受下来这一份好意。

    只是庶女夫家要把女儿的卖身契交上来,苏家不会收无卖身契的良家女子为妾。

    庶女夫家原本是想借机会缠上苏丰道,可是却无一人乐意借机会缠上已经是半残的苏镇磊。

    他们自然让家里说得上话的人,跟着庶女又来苏家,当着苏家人的面,说明了是苏镇磊的意思。

    赵氏对此冲击不少,她一直不曾高看过的公公,原来下手这般的毒辣。

    赵氏待苏镇磊原本是一直敬重相待,在他重伤在身的时候,也特意寻娘家讨取过好药过来。

    如今苏镇磊的行事,让她到底是伤了心,她只觉得太不值得。

    赵氏面对苏镇磊赐人要求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他是长者,他说的话有他的道理,他占了绝对的优势。

    然而唐氏则冷笑了起来,说:”苏镇磊,我的儿子,我的女儿,我不会让他们任何一个沾了你那庶女家边。

    我以命来跟你赌,他们要在知情的情况下,还能跟你的庶女有关人有关联,我死。“

    唐氏在这一方面还是有信心,她的嫡亲儿女是不会愿意跟庶女们再来任何的来往。

    苏镇磊则是给唐氏气得直喘气不已,然而唐氏则嘲讽的跟他说:”你待你的庶女父女情深,她们待你一样情重,连夫家的小姑子,都舍得送上门为给你为妾。“

    两位庶女和她夫家的人,自然不会认可下来,然而唐氏都这般表态下来,她们要是把人留下来,那就是成为苏镇磊的妾室。

    两个庶女两家人灰溜溜的走了,苏家老大人夫妻来瞧儿子的时候,只瞧见一室的凉。

    苏家老夫人瞧着他摇头说:“当日你们夫妻情深的时候,我也不曾在她有孩子的时候,往你身边塞过人。

    如今道儿夫妻情深,如何容得了旁人?

    磊儿,你已经错了十多年,难道你还要把后半辈子的安稳也为那三个不争气的贱女,全部葬送进去吗?”

    苏镇磊低垂眉眼,他嫌亲的儿女,就没有一个主动来亲近他。

    他完全忘记了,他为了庶女冷落嫡亲儿女的事情,他只记得嫡亲儿女待他的不亲近。

    苏家老大人只觉得长子年纪大了,越发就有些糊涂行事,他这般做的结果,那就是长子媳妇再也不会发自内心的孝顺。

    苏家老大人面对苏镇磊只有一句吩咐话:”我已经吩咐下去,日后,那三人不能再入我苏家门。“

    苏镇磊的面色变了变,苏家老大人瞧着他,说:”你如果很是不乐意,家里在城里有一处院子,我把你安置过去。

    公中,会派人照顾你,每月,生活会照顾得你妥当。

    在那院子里,你愿意如何行事,你只管如何行事。哪怕你要留两个庶女小住,也由着你去,只是公中不会出那一份银子。”

    苏镇磊在这个时候还是想得明白轻重,苏家老大人出来发话,他在那个院子只有老死的份,再也没有在祖宅里的安然生活。

    他自然是不会许可,苏家老大人瞧着他叹息说:“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不要再想回东园的事情。闲来无事,你和我们多在一处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