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八十七章容忍
    一  苏镇磊夫妻之间走到如今是再无任何回圈的余地,苏青芷听说之后,只觉得世事难料。

    当然那两位庶女及其夫家与苏家再无关系,赵氏多少心情是有了一些起伏,以至于影响了身子。

    唐氏先前待苏镇磊及庶女无感,却因此事,更加容不下苏镇磊及他的庶女。

    唐氏跟苏青葙直言,此生里都不想再见苏镇磊一面。

    多年以后,苏青葙跟苏青芷说了感触,正是因为瞧见父母最后走到生死都不愿意再见的地步。

    她很是珍惜夫妻之情,特别的跟粱启明事先说明了一番,宁愿夫妻坦诚面对,也不愿意生死不往来。

    苏青芷其实非常明白唐氏的心情,遇见这样的一个人,在时间里,他变成那样一个面目全非的人。

    换成她是唐氏,为了保留一些年青时的美好,她也不愿意再见那人。

    苏家老夫人是慈母,她想着她总会走在苏镇磊的前面,而儿子明显是离不了儿孙的孝顺照顾。

    父与子,母与子,相对来说,母与子总是要亲近几分,何况苏镇磊这些年做下来的事情。

    一桩桩,一件件,都伤了孙辈的心。

    再加上这一次的事情,连唐氏都不愿意保留最后一层纱,她宁愿此生再也不面见他。

    苏丰道因为赵氏动了胎气,对苏镇磊心生不满,以及对他的庶女也再无不忍之心。

    苏家老大人夫妻想起长子的糊涂事情,两人是面对面叹息不已。

    苏家老夫人直接怨言道:“纵然是有因果报应,那也不应该报应到我的儿子头上,我可不曾做过狠毒的事情。

    老爷,你误多少女子终生,那是你的因,要有报,也应该是你受着。”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神色,只觉得她就是他此生最大的报应。

    他活到最后的时光里,他方明白谁是他心里最为重要的人,然而他对那人只不过是老来伴。

    而那人的伴很多,他是她心里最为不重要的人。

    苏家老夫人的报怨,苏家老大人生生的受着。

    他这一生有妾室不少,通房不少,他能想起的没有几人,有的甚至于苏家老夫人偶然提起来,他都要细细想了又想。

    苏家老大人如今最为担心的是长子,他瞧得分明长儿媳妇如今待长子是完全无心。

    唐氏当着他们夫妻的面直言,此生不想再面见苏镇磊。

    当时苏家老大人的心就直沉下来,他看了唐氏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容忍着苏镇磊,到了此时,她不容忍了。

    苏家老大人扯住要说话的苏家老夫人,为了孙辈们着想,有些事情,都不能说得更加破。

    何况苏镇磊还可以纳一房妾室,日后,还是有人可以照顾着他。

    苏家老大人把他的意思说了出来,他要唐氏一个明确的答复。

    唐氏只要苏镇磊日后有什么事情不烦到她,然后再无什么庶子庶女的事情,烦到她的孩子,她自然是欣然同意下来。

    唐氏亲自出面劝说了苏丰道,她直言:“他有了妾室,你日后也不用事事要照顾着他。

    至于孩子的事情,我已经跟你祖父说得明白,他不能再有庶子庶女。”

    苏丰道见到唐氏不在意的神色,他黯然的点头之后,在赵氏面前还是流露出几分郁色出来。

    赵氏也很赞同苏镇磊有一房不生育的妾室,毕竟她的婆婆已经在家里公开放话,她此生不想再见到苏镇磊。

    这般情况下,苏镇磊折有腿,还是有一房妾室能够贴身照顾一些。

    赵氏低声劝说了苏丰道,言明儿孙再如何孝顺,小厮再如何的仔细,也不如有一个女子在一边细心服侍来得周全。

    苏丰道见到唐氏为此都没有多余的心思,他一个当儿子的人,自然是不会伸手去管父亲内宅事情。

    苏家老大人做主,苏家老夫人亲自为苏镇磊挑选了一个大丫头。

    唐氏见过之后,她认同苏家老夫人的眼光,只是还是特别跟那丫头说明,她不会容许再有庶子妇的出生。

    苏家长房如今有三子还会有孙无数,已经不存在需要延续子脉的需要。

    苏家老夫人明白唐氏的意思,她皱眉头想过之后,直接把丫头变成通房给了苏镇磊。

    她跟唐氏私下里悄悄说,有那个女人最后会不想要孩子呢?

    她现在就是答应下来,将来只怕也会怨了我们,那时候只怕是会在家中惹事。

    这样一来不如让她做通房,她有心要儿女的时候,把她远嫁出去。“

    唐氏对此无所谓,如果不是为了儿孙着想,她根本不在意苏镇磊再有孩子的事情。

    苏镇磊多了一个力气大的通房,他的心气却一天比一天不平起来。

    苏镇磊当着苏丰道的面,直接与他提出来,快要过年了,他想要回到东园居住。

    然而东园,是他再也不回去的地方。

    苏丰道瞧着他摇头说:”父亲,你在主院陪在祖父祖母的身边尽孝心,母亲那里有我们尽心。“

    苏镇磊自然明白唐氏的意思,他此生是不能再面见妻子,他想起来,竟然还会有心如刀割的感受。

    他转而提出来要面见小儿子和小女儿,苏丰道是满脸惊讶神情瞧着他。

    每日里,每天早晚请安,苏丰道和弟妹们还是做到了本分。

    苏镇磊瞧见苏丰道面上的神色,他顿时有些不高兴的说:”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空时过来陪一陪我说话,也不行吗?“

    苏丰道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瞧着他的神色很是纠结,他提醒说:”父亲,我知道你因为母亲的原因,而不喜欢我们。

    我们三个年纪大的接受现实,可是弟妹们年纪还小,就不要让他们早早面对现实吧。“

    苏丰道的心里面也是不乐意弟妹们与苏镇磊太过接近,他总觉得父亲己身不正,如何能教导得了他的弟妹们。

    在苏丰道在这时节里审视的发现,原来他与父亲的道,渐渐的越走越远。

    然而父与子之间的感情,苏丰道哪怕是有所顾忌,他也觉得不能去阻拦,只能在一旁静静的观察着。

    只是已经走远了的父子感情,苏镇磊有心的情况下,也只能是稍稍缓和一下相处情况,两边的心里面都有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