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八十八章扶
    一  过年前,林望舒跟苏青芷提了一桩事情,听得她叹息不已。

    林望舒则很是感叹的跟她说:“你在家里面稳着吧,闲来无事,也别出门,就是嫂嫂们相约,你也别去。

    越是这样的日子,越是不太平。”

    苏青芷明白他的意思,瞅着他担心的眉眼,她笑眯眯说:“舒哥儿,你只管放心,我就在由园里转一转,那里都不去。”

    林望舒伸手摸一摸她的脸,他的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在这样的时节,别人是忙过年头就能歇下来,他们这样当差的人,则是过年都要忙。

    林望舒再一次下定决心,有机会的时候,他还是想要挪动一下。

    苏青芷有时等到他回来,守着林望舒的用餐之后,她才会去睡觉。

    林望舒虽说在家的日子少,还是比较关心苏青芷在家里的情形,他听明氏夸奖苏青芷在怀孕养身方面的注意,他的心里也跟着放心许多。

    林望舒抽空的时候,他还是关心了苏家的事情,当然他是跟林望从去打听消息。

    林望从则是被苏家的家事惊了又惊,他是见过唐氏的人,他从来不曾想过唐氏做下那样的决定,而苏家竟然无人反对,反而象是默认一样。

    林望舒听他提了提,他很是感叹的跟长兄说:“当年啊,大哥,就我们兄弟私下里说一说啊。”

    林望从连忙瞧着他,伸手推他一把说:“说,你几时还不信你大哥了?”

    林望舒想一想也是,林望从行事可是比林家五老爷夫妻还要来得严密。

    林望舒把听来的旧事说给林望从听,林望从听后颇有些感叹的说:“夫妻两人走到这种地步,不管如何,让我们这些当外人的人,听了之后,心里都不太舒服。”

    林望舒轻轻的点头,他原本是担心苏青芷会介怀,却不料苏青芷轻叹息之后,说:“也好,不见面,反而往事还能在心里有所怀念。”

    林望舒观察了苏青芷好几日,见到她是真的能够放下父母的事情,他在心里轻舒一口气,越发认定了苏青芷的大气。

    其实是苏青芷早对父母之间关系瞧得明白,原本以为苏镇磊大难不死,这一次也许是父母能缓和相处的机会,却不料那两个庶女上门惹出那些事情,把最后一层纱直接撕破了。

    苏青芷的心里面,自然没有姐姐苏青葙的纠结,苏青葙顺道过来探望她的时候,提及两个庶女恨不得咬她们几口肉下来。

    她很是恸然的跟苏青芷说:“这些年,我其实瞧得明白,父亲心里面一直放不下母亲,所以待我们几个都不敢来亲近。

    如果没有那两人的事情,或许时间久了,母亲还是会心软下来,她和父亲两人也许能象祖父祖母现在一样的相处。”

    苏家老大人夫妻在成亲前不曾生情过,成亲后,也不曾有多少机会培养深情出来,晚年的时睺,苏家老夫人提及旧事的时候,她对回头的苏家老大人心情平和。

    这世间有一种人,是一往直前从不回头的人。

    唐氏曲从现实的安排,她曾经回过头,结果还是让她绝望了。

    如果没有两个庶女的事情,或许苏镇磊夫妻是有机会和平,却怎么也走不到苏家老大人夫妻隐约带有一些晚年恋的地步。

    苏青葙身为一个女儿,对父母之间的关系总是带有几分美好的向往。

    苏家的事情,在林家掀起波浪之后,又很快的平静下来。

    林家内宅里的事,苏青芷觉得比话本子还要来得精彩。

    林家男人们在妾室的问题上面,总有一阵子会当一当痴情人。

    林家女人们在成亲几年之后,便一个个懂得秋后算账的来由。

    林家五夫人专心专意要守着林家五老爷,自然不让儿媳妇们再去给请安什么的。

    这样一来,苏青芷连出门都可以不用去,只在由园里待着。

    明氏妯娌担心苏青芷太闷,她们时常过来陪她说一说话,顺带说一说自家院子里的事情。

    她们如今提及旧事,都是一脸风平浪静的样子。

    只是苏青芷觉得那是她们的暗伤,她们不过是学习着对此视若无睹的放过去。

    有关旁房的事情,有对比之后,林家五房的女人们反而庆幸五房的男人,还不曾遇见一个能让他们痴情的女人。

    只是她们这边在说话,而那边林望舒却给人误认了,还引来一场一见钟情痴情的乱事。

    林望舒带队巡查的时候,他很是注意的观察,越是近年边,越是事发多的时节,他跟队员们提醒说:“大家用点心思,我们辛苦一些日子,过了年,我跟上面说,每人多休息几日。”

    大家一下子笑了起来,互相之间挤一挤眉眼,笑着说:“队长,只怕是你最想多休息几日陪嫂夫人吧。”

    林望舒一脸严肃神色瞧着他们说:“如果你们没有这个心思,那我就不跟上面提了。”

    大家自然是不会许可,一个个又挤上来跟林望舒说好话。

    只要跟林望舒相处共事的人,都知道林望舒为人公正大气细心周全。

    这一日,已经到了快要收工的时候,林望舒已经把差事交手给下一班的人,大家只是往官府里走着,结果在半路遇见一个女子。

    她从街边直接扑滑到路内里摔倒起不了身,林望舒远远的瞧一眼,他就转头跟边上的人说话。

    这个小女子趴在地上好一会起不来,自然有年青官差瞧着走过去伸手提了一把,结果那女子脚滑直接扑到这位官差的怀里。

    年青官差的脸色变了变,他还是扶正年轻女子之后,提醒说:“路滑,你站稳了,在走。”

    林望舒扫了一眼发生的事情,他转头跟人继续说话,而那个年轻女子的眼圈红了红,低声道谢之后低头走了。

    一行人回到官府后,大家围着身上印了痕迹的官差取笑了一番,林望舒跟着瞧了热闹。

    结果第二天那女子的家人直接寻上林望舒,以他搂抱了自家女子为理由,要求林望舒给一个满意的回答。

    林望舒顿时怒了,直接说:“昨日的事情,虽说与我无关,可是我也在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还是回家问清楚。

    你们家里的人,也要想仔细一些,众目睽睽之下,又能做什么事情?我们这些当差的人,可不会做了好事,还要受人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