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羞涩
    昨天伸手帮人的官差,在一旁着急起来,只是他给人按住没有说话。

    等到那问事的人走后,那年青官差赶紧上前来跟林望舒说:“头儿,对不起,我好象惹事了。”

    林望舒望着他好一会问:“你家里会不会介意你无故多了一房妾室?”

    那年青官差连忙摇头说:“头儿,我妻子贤良淑德众人皆知,我无心有妾室。”

    林望舒瞧着他的眼神温和下来,他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跟他说:“日后,这样的好事,你还是不要再做。

    英雄救美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让给有需要的人去做。”

    林望舒自当差以来,遇见到无数次这样的美事,他在心里一直庆幸年少的时候,喜欢跟着同伴们在外面乱走动,那时便瞧见过这些的事情。

    林望舒是打心眼里瞧不上这样的人,他自然是会避开这样的事情,如同他跟人常说:“我每月的银子,只能供自己和妻子用,略有节余,要存下来,将来有孩子时用。”

    官府的人,时日长了,几乎都知道林望舒的这句话,对于他屡次放弃到手的美人,也能想得明白。

    毕竟谁也不是在这个世间白活十几二十年,就是一时不懂,过后别人提点也能明白下来。

    然而这一次林望舒和同僚都错估计了那户人家的厚脸皮,那人家直接放话是林望舒抱了人不认帐。

    林望舒这样的人,如何会接受这样的污蔑,他直接把这家人告了上去,靠他们诽谤官差正当行事。

    官府上面的人,自然经过查实之后,也不能容忍这户人家的污蔑。

    他们考虑的事态更为严重,总不能让下面的人,日后在要伸手救人的时候,一个个只选择解救男人,而主动放弃女子们吧。

    外面的风风雨雨,自然是风轻之后,家里的女人们才听到消息。

    林家的女人们对苏青芷的妒忌再上一个层次,都是一样的女人,她们娘家的势头比苏家还要来得旺,为何自家男人却是恨不得是每遇一个女人都要往房里拉。

    而别人家的男人,就是送上门来的好事,都要坚决的拒之门外。

    明氏转着弯跟苏青芷说了外面的事情,她瞧见苏青芷眼里的笑意,她满脸愕然神色瞧着她。

    苏青芷瞧着明氏的神色,她笑着把林望舒先前提过一桩趣事,说给明氏听。

    也不过是年轻官差一时之间的心善,上前拉人反而被有心人扑脏一身衣裳的情节。

    明氏听了苏青芷的话,顿时明白过来,这对小夫妻相处比大家眼里还要来科亲近。

    她跟着感叹起来,说:“如今的小庶女和家里人越发的不要脸,这不沾边的事情,都能硬扯上几分。

    这事要如了那一家人的心意,只怕日后官府的官差们在外面当差,无人再敢伸手管事。

    苏青芷瞧着她,她眼里闪过不解的神色,说:“难道那女子和家人还要硬上成事?”

    明氏轻轻的点了点头,说:“他们是有心想如此成事,可是旁人也由不得污水乱沷上身。”

    苏青芷想一想林望舒的话,觉得那官差也不过是受了弱女子假相哄骗,就这样的伸了伸手。

    这一日,外面事情已经得到圆满解决,夜里,林望舒放心的跟苏青芷提了提外面的事情。

    苏青芷听后怒,说:“这家女子如果实在是打发不出去,可以安排去烟花街,那里的东家一定会乐得全收下。”

    林望舒望着苏青芷,只觉得女人的心思,不管年纪大小,最后都会殊途同归。

    事发之后,官府直接派人上门收取罚款,那家的嫡妻才知道家里男人和姨娘做下的糊涂事情。

    她客气的付了官府的罚银,又客气的跟官府人表达一下管家不严的歉意,表示一定会处置好家事。

    这家嫡事在官府的人走后,她立时吩咐人把姨娘和庶女父亲赶出家门。

    而且还直接跟公婆透了口信,由着长辈把男人管束起来。

    至于庶女和姨娘两人最终下落,自然嫡妻这边赶人,那边派人在外面放出了风声。

    而烟花之地的人,很自然的候在姨娘和庶女必经之地等着接收过来。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的神色,觉得那家人绝对不会就是罚银子了事。

    林望舒瞧着她狐疑的眼神,他笑着瞧着她,说:“有些事情,总会有后续。

    我倒觉得这个男人娶了一房好妻子,有这个妻子持家,这家门户暂时还能安稳。”

    苏青芷可受不了他这种只说一半的作风,便缠着他要一个结果。

    林望舒由着她缠了半会之后,他笑着提点说:“这一次的事情里面,我是不是最无辜的人?”

    苏青芷重重的点了点头,那家人要是缠上那年青的官差,也不算有多冤枉,至少他还伸手扶了一把人。

    可是林望舒是连脚连不曾踩过那个女子走过路,就这般因为他的官职,给人硬生生扣上了帽子。

    苏青芷在烛火下窥视着林望舒的容貌,只觉得他越发的英俊,她瞧得目不转睛。

    林望舒被她瞧得好笑起来,说:“芷儿,你现在瞧出来,你的夫君容貌相当不错了吧?”

    苏青芷重重的点了点头,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表功劳说:“夫君这些日子给我养得越发容貌俊美,我瞧着都转不了眼睛。”

    林望舒好笑的瞧着她,说:“在外面可不许这么胡说,我这容貌是父母给的,我后天受家里书香气息熏陶得气质又绝好,在家里自然能招惹得自家娘子移不了眼睛。”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起来,他们夫妻在一处说话,越发那话是有些没脸没皮起来。

    林望舒见到苏青芷的心里不介怀,他暗自松了一口气。

    他跟苏青芷说:“经这一事之后,民众们会失掉许多原本天真单纯的官差。

    至少近年来,只要在外当差行事的人,都会警惕着小女子们的行事,谁都不想给人算计,也不想连累到身边的同僚。”

    而那人家会如何,过后的消息,苏青芷总是能听一些入耳朵。

    听说烟花之地,来了一对母女,听说那对母女很是勾人。

    这个消息,是张氏跟苏青芷闲谈外面消息时,她偶然提及起来,她表现得很是羞涩,仿佛那一对母女是她认识的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