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九十三章好用
    苏青芷的内心深处是享受这种烟火滋味人生,毕竟看戏不怕楼高,只怕楼低看不到精美处。

    长房这一支原本就是老宅里的主人家,自然各处的规矩显得要严实许多。

    如今叔祖们家里儿孙们起了心思要离祖宅自立出去,就因这一点,苏青芷觉得要高看他们几眼,他们比祖辈有出息。

    当然由园突然之间就有许多妯娌或者长辈来探望苏青芷,借着的理由是关心苏青芷的肚子。

    苏青芷从来不会拒绝任何友善的关怀,哪怕明知这是一层面上的纱,然而人活在世上,谁也不知道能走到那一种地步,与人为善,总是能在世上多留一条道。

    张氏和刘氏都觉得苏青芷心肠太过软和,她们时常轮流来陪一陪苏青芷,后来见旁人来,也不曾提过高的要求,而苏青芷也不是那种茫然就乐于一一应承下来的人。

    苏青芷是明言跟妯娌们或长辈们说,有关林望舒的事情,她是不敢代为答应下来,有任何需求,都以林望舒的回答为准。

    这样一来,也绝了别人想借着她的名义,在林望舒面前的行事。

    林望舒早晚进出的时候,自然有兄弟们顺路一块说话,当然有些事情,能顺带帮一把的事情,林望舒不介意出那一份力,然而超出他的范畴,他也是直言帮不了。

    林家的兄弟们多少知道林望舒的为人行事,自然也不会介意,至少比他明知帮不了还要拖着他们要来得明快。

    过年前,林望舒跟苏青芷也说了一些外面的事情,在年前,外面的院子,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售,而要出售的院子,一般情况下,也牵涉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在这样的事情上面,就没有比林望舒他们这些人更加能打探消息的人。

    林望舒也跟来打探的人提了提,要是有心为自家置办长住的院子,不如年后再来想法,年前,大家就别来折腾了。

    有些人和事,别人都不想沾,林家的人,就别为一时利,挤着去招惹了是非来。

    只是林家人这些动静,还是隐瞒不了外人的眼光,唐家小表嫂借着来看姑姑和表弟媳的名义,顺着弯来了林家看了看苏青芷。

    她悄悄问了问苏青芷的话,低声说:“有人转着弯向我们家的人打听消息,我们这不是不知情吗?也不敢胡乱应承下来,家里人,让我来问一问你。”

    有关林家叔祖父家的孙子们在跟家里长辈们闹着,一个个想要独立出去有自己的家,这事迟早会给人知晓,苏青芷跟唐家小表嫂说起来无任何的心理负担。

    果然唐家小表嫂听后对林家人大好好感,她跟苏青芷说:“从前家里的人,提及你嫁进林家来,心里总是有几分不安。

    这家瞧着是在祖辈分得清楚,可是那些祖们全住在家里面。万一,我是说万一的话,那位祖先走,后面的祖起了什么心思,你们长房只怕是占了理,也要受损三分。

    如今他们孙辈这么闹一闹,还是能让外人知晓这份祖宅只与嫡长房有关。”

    其实林家最大的产业就是族学,这是几辈人的心血全在上面,如今瞧着慢慢的在安瓮城里都有了名声。

    唐家小表嫂来这么一趟后,唐家人待林家的态度又要亲近一些,瞧着有些象是要当成正经亲戚来往的样子。

    林家大夫人为了这事情,特意让儿媳妇探望的时候,跟苏青芷转着弯来打探消息。

    苏青芷自然是不会提及表嫂问过的事情,她只是笑眯眯的说:“我舅家的人,一向待人亲和,如今跟我们家来往多了,自然是更加要亲近几分。”

    林家如果是家风不正的人家,唐家自然会借事生了与林家来往。

    毕竟那样的一个大家,不会为了一个外甥女来影响到家族发展。

    苏丰道曾经是如此这般先跟苏青芷打了招呼,其实苏青芷也能够理解唐家的选择。

    就是心疼外嫁的外甥女,将来也有的机会在有些方面弥补一二。

    而苏青芷也明言,她担不起那样重的人情债。

    父债子偿,苏青芷是相信世间还是有报应之说,要不然也不会有那句,富不过三代,穷不过三代的话。

    世家为何能一直存续下来,有百年之久,那就是接连几代当家人清明果敢,而且是治家严实家风清明。

    林家有妻妾之争,不管如何相争,都不许牵涉到生命。

    这或许是林家的丫头们,稍稍容貌生得不错,便有那种小心思的源头,反正能过上好生活,就受一些主母的折腾,一般情况下又死不了。

    当然不管是林家人还是外面的人,对这个时代女子难产而亡故的事情,有一种天然的接受度,反正去的是妾室,又不是每家的主母。

    苏青芷因为瞧明白大家的态度,她越发的注意起自己的身体,当然她也注意营养,要是因为担心生产那一关,而误了孩子的营养,那等同搬起石头砸脚的笨事,她还是不会去做。

    她只是相对来说,想着农家妇人好生产,就是一直活动不停的原故。

    苏青芷因此对由园院子的热情提升了新的高度,她还起了心思,在年后,在后院里种一种菜。

    她把这种意思说给林望舒听,他先前自然是不赞同,后来听苏青芷说农家妇人好生产的原因,大约就是农活做得多的原故。

    林望舒给苏青芷说得心动起来,苏青芷只要林望舒认同下来,过后的事情,自然有林望舒去跟林家人解释。

    有夫君如此得力,苏青芷越发觉得嫁一个年少的纨绔子弟,只要他有心从良之后,可比一直老实着的夫君好用太多。

    林望舒问过苏青芷只是一时起了这种心思,除去跟他商量之外,她还不曾跟任何旁人提过一字。

    林望舒心里稍稍安稳下来,他觉得苏青芷这般的性情也不错,哪怕她如今是想一出又一出,至少夫妻两人过日子有趣,遇事还可以商量着行事。

    他跟苏青芷提醒说:“你说的事情不着急,就是要行事,也等到年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