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九十六章 牵连
    苏家二夫人这样的搅事,林望舒和苏青芷自然是借着家里有事,他们夫妻早早的归家。

    东园里,唐氏只是出去一会,她对于林望舒夫妻早早告辞还有些茫然,只是苏丰道许可下来,还亲自陪同送出去,她也没有多挽留。

    她瞧一瞧房里坐着的苏家二夫人,只觉得她的面色不太好看,唐氏微微的皱了眉头。

    她这个妯娌近一年来因女儿在夫家日子过得不顺,她越发行事有些让人看不懂,而且习惯性的迁怒与长房。

    唐氏仔细瞧一瞧赵氏,觉得她的神色也有些不对劲,她立时的关心说:“老大家的,你身子不适,你赶紧回去歇着吧,有事情,也别顾忌快到过年时节,只管让人过来说话。”

    赵氏瞧着唐氏关心的神色,她的心里还是暖了暖,公婆有关系失和之后,她的父母担心过公婆待他们夫妻的态度会有所改变。

    结果公公一改从前事情少,他那边的事情多了不小,只是现时还是烦扰不到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人。

    婆婆待她同从前一样的好,待他们夫妻还是一样的关心照顾。

    赵氏连忙安抚唐氏说:“母亲,我没有什么事,我就是现在要歇一歇,刚刚有些受惊。”

    赵氏的实话实说,让唐氏满眼惊讶神色瞧着苏家二夫人说:“她二婶,孩子们有什么事不太顺你的心意,你好好说,用不着上气要训导。”

    唐氏根本不相信赵氏是那种无事招惹的人,她只怀疑苏家二夫人是那一个无事生非的人。

    苏家二夫人听着唐氏的话,她冷冷一笑站起身来,说:“大嫂,这个家一直是你当的家,你关心了嫡亲的女儿,也应该分一分心思关心一下可怜的侄女。”

    唐氏略有些不高兴的瞧着她,说:“过年的年礼,我是一样的准备,都是差不多的时辰送往姻亲家里面。

    再说侄女亲生母亲好好的活着,有当母亲的人,好好的去关心她,就用不着我一个隔房的伯母没事太过关心人。

    她二婶,你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啊。我是不想让侄女夫家人,会觉得她娘家人的事多,影响了侄女在夫家的名声。”

    唐氏待二房的三个侄女儿,也就是苏家二小姐还有几分好感,觉得那个孩子小时不懂事,可是大了跟在苏家老夫人的身边之后,是一天比一天明显的懂事太多。

    至于苏家五六小姐那时候做的事情,她一个大人是不好插手孩子们的事情,可她事事也瞧在眼里面,过后,自然待这两个侄女少了许多的亲近心思。

    如今苏家二夫人提出来要她亲自去两个侄女夫家关心的话,唐氏嘴里虽然是这样的说话,其实心里还是非常的感慨。

    苏家二夫人自从嫁进苏家之后,她一直不曾在唐氏面前低过头。

    赵氏是满脸惊讶神色瞧着苏家二夫人,这得是多大脸面的人,才能跟唐氏说出这样的话。

    苏家二夫人作出要起身离开的样子,赵氏低头伸手轻抚着肚子,对于这样的长辈,她是无心再交好下去。

    唐氏也没有心思多留她片刻,她还好奇着为何林望舒和苏青芷这么快就要归家的事情。

    苏家二夫人神色怏怏的离了东园,她的心情由先前的惊怕到后来听到赵氏没有在唐氏面前直言,而变成坦然的神色。

    当然她的心里面,对苏青芷和苏青荨越发是不太喜欢,她只觉得唐氏所生的儿女,就没有一人能比得过她的孩子,偏偏那三个大的孩子命好。

    这边唐氏听儿媳妇的一番话后,那是直接气得脸变色,她赶紧吩咐管事,日后,东园里限制苏家二夫人的进出。

    等到苏丰道回来之后,她直接吩咐说:“老大,你去主院,把这事直接跟你祖父和叔父提一提,不必说太多,就是事实。

    我们也不要求一定要有公道,已经到了过年的时节,家里总要好好的过年。”

    赵氏自然夸了苏青荨的勇敢,苏青荨脸红的表示,她其实原本过来是想偷听嫂嫂和姐姐的悄悄话。

    唐氏原本一直觉得小女儿乖巧懂事,如今听着小女儿的话,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要表扬她,她只能皱眉头说:“荨儿,这一次你还算懂事,只是下一次,可不许偷听。”

    苏青荨脸红着表示说,她下一次绝对不敢了,她也没有想过难得的一次,就遇见这样的事情。

    苏丰道伸手摸一摸苏青荨的头,他叹气说:“二叔只怕也是会头痛,只是小五还好,还知道护得住自己手里的碗,小六的行事,完全象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章法只会乱冲撞行事。”

    赵氏和苏青芷平安,苏丰道心里安然下来,他也等同东园把苏家二夫人拒在门外,他瞧着赵氏提醒说:“日后,你也不要挨近二婶的身边,她一惯的只会寻别人的错处。”

    苏丰道把赵氏送回去之后,听赵氏低声跟他说了说后来的事情,他叹气说:“二婶一向心高气傲,只怕是小五小六嫁人之后,在夫家先前过得不错,如今姐妹两人都过得不好。

    二婶,她是把心里所有的怨气都存了下来。”

    赵氏想起苏家二夫人瞧见苏青芷肚子时,那眼里的愤怒神色,她轻摇头说:“最委屈的应该是芷儿,她一个做妹妹的人,左右不了姐姐们的亲事,反而受了牵连。

    如今回去还要跟妹夫解释,这样的事情,自来是清者自清。”

    在这一方面上,苏丰道还是相信林望舒,何况自家这一房的确和王家那一房不曾有过正式的牵扯,只不过是有人上门来问了一两次。

    苏家二老爷知道苏家二夫人做下的糊涂事情,他直接派人去请了苏家二夫人的长兄长嫂过来说话,当着苏家二夫人娘家人的面,他把事情全说了出来。

    苏家二夫人的娘家兄嫂瞧着苏家二夫人的神色,夫妻两人很是生气,这个妹妹是多么糊涂人,她没有把女儿教导好,她反而怨上长房的侄女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