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要脸(月票250+)
    苏家二老爷把事情交待之后,他借机走了,留下三人好好在房里说话。

    苏家二夫人的娘家兄嫂很是震惊,他们瞪眼瞧着苏家二夫人,好一会之后,苏家二夫人的长嫂开口问:“妹夫有没有冤枉你?”

    她的心里面还是抱有一丝奢望,她总觉得心高气傲的小姑子,是不会做那样失礼的事情。

    苏家二夫人的沉默,让她的兄长的神色慢慢的沉静下来。

    他们****一下眼神,刚刚是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面面相觑叹气之后,夫妻两人还是决定要追问着苏家二夫人一个理由,他们相信苏家二夫人不会无理由冲着人去。

    再说这事的根子不寻到,只怕苏家二夫人下一次还是会继续做下糊涂事情。

    苏家二老爷在他们面前言明了,如果再有下一次,那就是要娘家人直接把这个小姑子接回去,苏家是容不下这样的一个人。

    苏家二夫人的兄长很是严厉的追问苏家二夫人,她的大嫂在一旁瞧着她叹息着说:“你也听明白妹夫人的意思,再有一次同样的事情,你就要归娘家。

    妹子,你不为别人着想,你也要为外甥们多着想一二,多一个归家的母亲,对他们有什么好?你也应该把你的想法跟我们说一说。

    不管如何,我们是自家人,我和你哥哥的心里面,只会盼着你好,绝对不会盼着你过得不好。”

    苏家二夫人兄长赞赏的瞧一眼妻子,他很是想不明白的跟苏家二夫人说:“你说一说你,你要是生气,怎么也应该寻你夫家大嫂出气,你寻一个小女子麻烦做什么?

    那个小女子在娘家时,就是不起眼,可是她嫁了人之后,林家可不是小家,你那一巴掌下去,真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苏林两家都不会放过你。

    你这样不管如何都会连累到外甥们的前程,我们家这边的女子亲事,也会受你拖累。”

    苏家二夫人抬眼瞧一瞧嫂子的神色,再瞧一瞧兄长的神色,她闭眼说:“原本小六不过过得这么辛苦,全是为小九受过。”

    苏家二夫人的兄嫂互相瞧了瞧,苏家六小姐竟然是为了苏家小九嫁去王家受过的事情,为何她先前又不说?

    苏家二夫人的嫂子清醒得快一些,她想起苏家二老爷的为人行事,那是一个连自家侄子侄女都舍不得亏欠的人,他如何舍得累及嫡亲的女儿。

    苏家二夫人的嫂子注视着苏家二夫人沉声说:“已经到了这个时辰,你还不愿意跟我们说一说实话?”

    苏家二夫人的兄长听妻子的话,他一样盯住苏家二夫人说:“我要听实话,如果是你们长房那位小九牵累到小六,那我就去寻苏二要苏家给我外甥女一个公道。”

    苏家二夫人的扭动着手指,苏家二夫人的兄嫂同时瞧见之后,两人的眼里闪过失望的神情。

    然而想起家里的孩子们,他们是不能就这样放弃苏家二夫人。

    苏家二夫人瞧见兄嫂眼里的冷意,她不得不低头跟他们说了从前的事情。

    苏家二夫人的兄嫂听她的话之后,夫妻两人只觉得有些对不住苏家人。

    他们夫妻是家里的当家人,要把苏家二夫人和苏家六小姐做的事情,放在他们家里来,只怕早早就会传娘家人过来说话。

    苏家二夫人的嫂嫂叹气说:“你一直跟我说,小五小六都是懂事的孩子,我们舅家人,自然是这般的想法。

    小六做的事情,你啊,竟然默许了。

    如今这个苦果,你是不吞也要吞下去。

    你觉得小六是帮着小九受过,可你为何不想一想,长房根本用不着小六抢着去受那个过,他们是有心能避开那门亲事。”

    苏家二夫人的长兄瞧着苏家二夫人满满的失望神色,说:“我们家的家风全给你败坏了,你现在还能理直气壮冲着小九去发作。

    这也是苏家长房为人处事宽厚,才纵坏了你这样的人。”

    苏家二夫人的兄长起身就想走掉,给她的嫂子拦了下来,叹息着说:“我们走了,难道要让年迈的父母将来面对更加不好的结果吗?”

    她的兄长沉沉的坐下来,沉声说:“妹夫太过宽厚待你,你瞧一瞧你,把好日子过成什么样子。

    小六的亲事,是她主动牵线的,与你夫家九侄女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样的事情,你竟然也能够扯得上你们家那位九侄女的身上去,你这得多大的脸面,竟然做得下这样的事情?

    你在外面,别跟人提及你是我妹子,我们没有你这样糊涂的人。

    苏家二夫人的嫂子瞧着已经气得直跳脚的男人,她的心里暗自舒一口气,这个小姑子在娘家的时候,她可是暗地里受过不少的气。

    可是不管如何,她还是不想这个小姑子会有归家的那一天。

    她瞧着苏家二夫人的神色,她轻声说:“自你出嫁之后,你看娘家的人,可曾多插手过你在夫家的日子?”

    苏家二夫人瞧着一眼兄嫂,低声说:“我在夫家好好的过日子,你们那来的插手机会。”

    “哼,你这是好好的过日子,你气得妹夫赶在过年前,都还执意要我们来这一趟,你知道吗?

    这一个年,你以为你还能想往年一样,在苏家迎来送去客人们吗?”

    “我不曾打到她,只不过手指尖碰了碰她的肩膀。”

    “哼,你要真的打实了人,你以为我们还用来这一趟,只怕你不是赶在年前去庙里过年,就是直接送归娘家庄子过年。”

    “大哥,你想一想外甥女在王家过的日子啊?她从小就不曾吃过苦,如今却要过着这种含泪度日的日子。”

    苏家二夫人满眼的泪光,然而她的兄长冷笑着说:“这也不关苏家小九的事情,当日,只怕别人还不知小六在外面做下的事情吧。

    别人没有怪你家小六差点牵累到她的名声,已经是相当的大度,而你们母女两人还有脸皮来怨责是帮人受过。我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也只见过你们母女这么的不要脸。”

    苏家二夫人的兄长是气得手都要抬起来,只是瞧着苏家二夫人那张已经有了皱纹的脸,他打不下去手,只能扯着妻子离开。

    当然他还是警告了苏家二夫人,要她多关在房里静思一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