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零三章 重新
    苏青葙随口还提了一桩趣事,他们过年时去祖宅拜年,遇见传言中粱家那位远亲家自小聪明伶俐的小女子。

    苏青葙话里面的意思,她还是透露几分不赞同,觉得那个小女子的行事太过张扬了一些,所有的聪明都太显得外露了一些。

    苏青葙很是惋惜的跟苏青芷低声说:“她年纪虽小,还是瞧得出容貌很美,只是性情瞧上去有些得理不饶人,说话做事有些象小大人喜欢跟人讲道理。”

    苏青芷每次听人聊天,听得最多的是那家的孩子乖顺懂事,她从来没有听见如苏青葙所提过这位小女子。

    苏青葙瞧见到她脸上的神色,她轻摇头说说:“我们在娘家的时候,来来去去最多的就是舅家,我们舅家规矩严厉家风不错,家里就是孩子有张扬的性子,也会教导得低调行事。”

    苏青芷只觉得嫁人之后,仿佛是走进了另一片变幻多天空一样。

    苏青葙瞧着她笑了起来,说:“你们林家的人和事,只怕有时候也是面上欢乐,内里其实事情也不会少。”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一味的笑,苏青葙白眼瞅着她,说:“我无心打听林家内里的事情,不了解,我反而能态度平和的待人。”

    反正苏青芷这一房的人,在林家内部也招惹不了什么大的事情,苏青葙是无心打听林家的事情。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赶紧解释说:“姐姐,反正我所见的都是一团和气,至于别的小事情,最多也是我两边邻居家里面会吵一吵,听上去也只是主母管教小妾行事。”

    苏青葙瞧着这样的苏青芷也觉得不错,她还是关心一下她的生意,说:“我听人说,你店铺里的生意很是不错?”

    苏青芷略有些红了脸,低声说:“其实是掌柜得力,我就是觉得他的提议不错,就支持了一下。”

    苏青葙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提醒说:“对店铺里的帐,你还是要小心关注,人心易思变,虽不能轻易怀疑人,可也不能太过放纵了人。”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我听姐姐的话,我每月会查帐,近几年,我信他。”

    苏青芷从来不敢随意去考验人心,人心有时候是经不住考验,到底人都是会有弱点。

    她的兄姐认定她是一个需要他们保护的人,苏青芷在一定的范围内,是不会拒绝兄姐的关怀。

    何况大家彼此成亲之后,兄姐也会慢慢的对她松手,如同这几年来,苏青葙就是有心也无力关注弟妹们太多一样。

    苏青葙很自然的传授一些怀孕时期的饮食,她一再提醒她,一定不要吃得太多,以免肚子太大,而不易生产。

    苏青芷笑着跟她说,稳婆提醒她的一些事情,苏青葙听后,她笑了起来,说:“舅母们行事一向稳妥,你可要好好的打赏那两人。”

    苏青芷连连点头,如果不是唐家人的面子,稳婆大约只会在苏青芷生产前一月才会来两三趟看了一下情况,而不是会这般客气每月都来瞧一瞧苏青芷的怀况。

    明氏妯娌们也跟苏青芷感叹说:“唐家的女人,命都很好。”

    林家也有常来往的稳婆,平时,她们原本是明氏眼里面比较负责任的稳婆,可跟唐家常来往的稳婆相比,就要少了几分人情和周全。

    苏青芷跟苏青葙很诚实的说:“姐姐,女人还是要成亲,只有成亲了,才会对身边感受深刻起来,认识到不同的生活,也能发现竟然可以跟另一个人有长相处的机会。”

    苏青葙也是心有同感,在娘家的时候,她觉得她能干周全。

    可是她嫁人之后,她发现她其实看不明白的人太多,她一直认为喜欢向着人笑的苏家二夫人,原来本性里是那样的争强好胜。

    或许是嫁了人,她发现她把娘家人瞧得有些明白了。

    她发现她的父亲,她纵然给他寻了无数的原因,都遮掩不了一个现实,他不爱妻子了,跟随而来的现实,他也无法爱她所生的儿女。

    而她的母亲,则不是她认为的伤心女人,而是她早已经释然,她在琴棋书画里寻找到乐趣。

    苏青芷的话,虽然说得不太明白,然而苏青葙心里明白她的意思。

    嫁了人,更加能够体会到人情冷暖。

    时间过得很快,苏青葙夫妻告别之后,明氏陪着苏青芷回到由园。

    过年时,苏青芷也收到妯娌们送来的年礼,苏青芷挑选了一些合适的礼物回过去。

    苏青芷跟明氏提了提宁嫂子叫人送来的鸭蛋,她笑着夸奖道:“大嫂,宁嫂嫂让人送来的咸鸭蛋很美味,我都觉得我回送过去的菜头,很有些对不住她的心意。”

    明氏笑了起来,宁氏可不是那种随意大方的人,她这是相中苏青芷为人处事的大方了。

    明氏笑着提醒苏青芷说:“你宁嫂嫂愿意请你品尝她娘家送来的咸鸭蛋,你就悄悄品尝,不必让家里更多人知晓。”

    苏青芷轻轻的点了点头,宁氏派来的管事跟常福提了提,她只是送出十多份这样的礼物。

    五房妯娌人人有份,而别的房,则是挑选亲近的人。

    苏青芷心里对这位宁嫂嫂很有好感,她没有沉浸在人生不幸福里面,而是重新活出她的新人生。

    听说那位宁少爷掉转头来,又用尽心思来讨好她。

    苏青芷远远的见过那位宁少爷,就这样瞧过去,实在瞧不出他是那种花心的男人,瞧上去,就是一个憨厚的男人。

    果然是越憨厚越老实的男人,越能让身边的女人陷身进去。

    宁少奶奶分明是现在走了出来,她的生活除去儿子之外,更加的多姿多彩起来,也乐意为夫婿寻找合适容貌美的妾室。

    苏青芷在林家的院子里,瞧着瞧着总觉得每一个女人身上都能成一部戏,只是她们不跟人诉说。

    就说五房的妯娌们,瞧着一个个喜笑颜开的过日子,然而家有妾室的主母,想来也是经过一番风波之后,才会如今安然平和的生活态度。

    温软的女人心,经岁月磨砂成现在这般的粗糙硬实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