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零四章 现实
    年过完了,林望舒还是忙了好一阵子,直到林广用成亲前几天,他才松散一些。

    苏青芷夜里摸了摸他那越发瘦削的脸部,她总觉得林望舒在这一时期只怕是经了一些事情。

    有时候苏青芷觉得他从骨子里缝里面都透出几分冷气。

    当然他待苏青芷反而是越发的殷勤体贴,让她心里还有几分战战兢兢,然而她细思几分,她又安心下来。

    有人待她好,她就受着。将来这份好薄了,至少曾经享受过。

    再说苏青芷不觉得她有任何亏欠林望舒的地方,如今她待他也是非常的上心,还是对得住林望舒的这几分体贴心意。

    苏青芷坦然接受着林望舒的体贴,她也关注着他的心情变化,瞧着他仿佛慢慢走过艰险的心路一样。

    在人前,他的面上重新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笑靥,她终是安心下来。

    林望舒有正常的休假日,他陪着苏青芷去了唐家和苏家,自然也去了粱家。

    在苏家,苏青芷也瞧得出苏丰道的改变,他对着还是笑,然而那笑容深深。

    苏青芷跟林望舒感慨苏丰道当差之后,越发的给人一种成熟的姿态。

    林望舒听着苏青芷的话,他很是好笑的瞧着她,苏丰道和苏青芷兄妹之间,总让人有一种错觉,他们两个象是互相照顾着长大的人。

    苏青芷觉得岁月缓缓,日子总要过得阳光向上,她在林望舒面前总会提及家里发生的一些趣事。

    林望舒听着她说起这些琐事的时候,时常也会给逗得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了,他跟苏青芷说:“芷儿,你提及两边嫂嫂家中的趣事,是真事还是假事啊?”

    苏青芷直接白眼冲着他去,说:“我不知是真事还是假事,反正我是根据在我们院子里听来的动静,跟你说的实情。”

    林望舒瞧着她,用手指点了点,说:“你啊,你调皮啊。我不信两边嫂嫂有你说那般贤良,只怕是你跟我说的时候,更改了她们说话的语气。”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笑了,两边邻居嫂嫂们几乎是用诅咒的语气训斥妾室,而她只不过调换成温和一些的语气。

    她笑眯眯的瞧着林望舒说:“夫君,这样一来,想来两边堂兄们知情之后,很是满足他们一心想要的妻妾和平共处的愿望。”

    林望舒轻笑着摇了摇头说:“你啊,这一天到晚在家里别听这些闲言,空时,你去寻大嫂说话吧。”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的神色,她笑眯眯的说:“现在两边都事少,我不过是跟你说着话,想起这几桩觉得有趣的事情,说给你听听,让你跟着笑一笑。”

    林望舒只觉得妻子在与他亲近之后,把心性里那调皮一面展示得淋漓尽致,隔邻差一点拼命的事情,在她的嘴里全成笑话事情。

    林望舒喜欢妻子如此亲近他,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苏青芷也只会在他的面前如此,他暗暗的有些骄傲。

    林望舒渐渐的有了想说话的冲动,他跟苏青芷说了那么一桩别人的城中一桩事情。

    那个城里有一户人家,邻居们都觉得他们一家人日子过得舒服自在,家中常有笑声传出来。

    然而在过年的时期,这户人家发生了命案,男主人和爱妾同时重伤在房。

    直到第二天,这位妾室的所生儿子寻过来,才发现双双已经亡故了。

    苏青芷一直觉得自个是非常不会讲故事的人,然而她与林望舒一比,她发现她的口才绝好,至少还能听出是故事。

    林望舒的话,完全是官府公文上的案件。

    不过,苏青芷听了他的话,依旧还是深吸一口气,问:“凶手是女主子吗?”

    林望舒轻摇头说:“是男主子的另一房小妾,女主子一直贤良为人,她也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直哭得非常伤心。”

    听上去,那位女主子非常的圣母,然而苏青芷是不相信那位女主子会没有在当中做手脚,只怕她是不曾想过后果会如此的惨烈。

    林望舒瞧明白苏青芷眼里的怀疑神色,其实审案的官员也有这种怀疑,然而女主子有不在场的证据,特别是事发后,她的伤心是真的悲痛。

    审案官员多年的经验,自然分辨得出真假来。

    何况过年时节,凶手捉拿之后,她也明言,是恨男主子喜新厌旧,又恨那妖精嘴里说姐妹亲近,暗地里总是拦阻着她的好事。

    那一日,她上门去,见到那两人亲热饮酒,见到她的时睺,双双是一脸不悦的神色。

    她原本就喝了几口酒,借着酒意,她问了男人的话,结果男人满脸不屑神色瞧着她,冷声:“走开,看见你,就坏了心情。”

    再加上那小妾在一旁听上去是在帮她说话,其实仔细想一想全是给她添堵的话,她的心火气了,就顺手拿了桌旁的刀插过去,她是想插的小妾,想吓一吓人,结果男人上前挡了。

    一作二不休,她怒了,干脆跟愣在一旁的小妾也来了一刀。凶手小妾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为何那刀会在那桌侧,正好给她顺手取了用。

    当然这中间的事情,林望舒是不会说给苏青芷听,他认为他的妻子要活得安逸自在,不用知道外面这般残忍的现实。

    然而苏青芷追究着往下问,林望舒多少还是说给她听了一点,这样的大事件,其实最后是隐瞒不了人。

    这是安瓮城里过年发生最大的事件,如今官府封锁着消息,可是多少还是有风声传了出来。

    年,过完之后,官府把案子断了下来,这事情,也到了要公文告示的时候,他想一想,还是跟苏青芷有说了说一些能说的事情。

    林望舒这一些人,在过年时期,为了这桩案件也费了好多心力。

    案件里面的刀子,凶手小妾不承认是自带,而女主子则是明说不曾管过妾室房里的布置。

    老人们跟林望舒说,这把刀子的事情,最终是会寻不到源头。

    哪怕大家都怀疑那把刀子与女主人有关,然而后面有下人作证,是那位被害的小妾派人去厨房取了刀子,说是用来切水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