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零五章 学
    这是林望舒第一次直面这样的大案件,他瞧着事件的进展。

    因是过年时期,这类突发案件,只要办过案有经验的官员,很快能根据现场,寻找到粗心的凶手。

    只是了解案件的原由之后,知道内情之后,林望舒的心里多少很是不舒服。

    他听同僚们私下里庆幸自家没有这样的事情,女人心,狠起来,布局精密得让人惊叹。

    林望舒每次回家来,他面对苏青芷的笑脸,他越发觉得他选择得对,他没有走那条顺应兄弟们纳妾的路。

    他给了妻子一个安逸的家,妻子给他一个自在放松的家。

    林望舒在苏青芷怀孕时期,听着她无意当中抱怨说:“世道不公,女人怀着男人的孩子,而男人因为孩子的事情,又要另外寻女人。”

    林望舒那时候暗想着苏青芷幸好是遇见他,而他也幸好遇见苏青芷,如果要她要是大方贤良的人,家里日子能过得安静。

    林望舒听兄长们提过,有唐氏那样的母亲,女儿们绝对不会是一个心胸宽大的人。

    她们这样性子的人,遇见花心的夫君,日子不会过得差,只是做她们的夫君,这一辈子得到的只有一个相敬如宾的妻子。

    林望舒不想打击兄长们,他早瞧得明白,兄嫂多年来一直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嫂嫂们的心里眼里,儿女是重过身边的夫婿。

    林望舒想得明白,他要做妻子心里眼里最为重要的人。

    林望舒跟苏青芷提了外面的事情,见到她脸上那一下子还是闪过惊怕神情,过后,她却能理智的寻问林望舒结果。

    林望舒顺其自然的回答她后,还是担心外面的事,会不会惊吓了她。

    然而夜里林望舒担心的不敢睡觉,苏青芷一夜到天明,醒来后,她一脸不解的神色瞧着林望舒说:“夫君,我昨晚睡觉做梦吵了你吗?”

    林望舒赶紧摇头,他笑着说:“这些日子公事不多,一时有些不习惯,夜里就没有睡熟。”

    苏青芷瞧着他微微笑了起来,说:“那你再睡一会吧,我先去外面走一走。”

    林望舒轻摇头说:“我起来吧,我和你一块去走一走。今天事情不多,我在官府里面整理方案,也用不着出去。”

    苏青芷自然不会拦着林望舒的心意,夫妻两人起身梳洗之后,两人在院子里漫步。

    天气稍稍暖和了,然而雨季又来了,细雨飘飘,两人又换到屋檐下。

    苏青芷陪着林望舒用了早餐,然后把人送到院子门口,瞧着林望舒大步离开的身影。

    如林望舒所言,初当差是身体累,而到后面,他如果受到上面人重用培养,那就要进到另一种心累。

    苏青芷如今已经准备了一些新生儿的用品,唐氏送了一些过来,然而苏青芷总觉得她应该为孩子多做一些准备。

    明氏如今忙起来,她还是会抽空过来由园,跟苏青芷提一提林广用成亲那一日的事情安排。

    苏青芷在这样的时候,她自然是不会去凑这份热闹,只是林望舒提过大侄子成亲这样的大事,他已经提前请了假。

    明氏这一趟过来,是跟苏青芷打听苏家和唐家的来人,苏青芷笑着把知道的事情说给她听,因为是夜里的喜宴,两家来得人不多。

    苏家这边赵氏的肚子大了,产期就在最近时期,家里来的人不会太多。

    唐家那边也是来两家人做代表,算起来大约也是十人左右。

    明氏轻轻的点头,苏青芷娘家嫂嫂的产期挨近,她娘家只派代表过来,明氏觉得也能体会。

    明氏很快的走了,张氏和刘氏结伴过来,她们和苏青芷商量着给林广用包多大的红包。

    林望舒和苏青芷商量过,这样的大事情上面,他们最小,就跟着兄嫂们行事。

    如果嫂嫂们这边定不下来,那他们就按哥哥们那边的意思行事。

    苏青芷把话说得很是明白,她不太懂这样的事情,她听两个嫂嫂的决定。

    刘氏和张氏交换一下眼神,她们在来的路上,就笑着提过大约苏青芷的反应。

    两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们两人还是有些为难神情,说:“还有几天时间,我们这两天跟你们哥哥商量之后,再来知会你们一声。”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这种最能体会人情厚薄的地方,她愿意听嫂嫂们的话,也不愿意在无意当中伤了林望从一家人的心。

    而张氏和刘氏两人的慎重神色,分明也是一样的意思,正因为慎重考虑,反而一时之间无法决定下来。

    张氏和刘氏瞧着外面又飘起雨丝,两人就留下来,苏青芷顺带留她们用中餐。

    张氏和刘氏想了想,两人也知道苏青芷的诚意,两人互相看了看之后,然后想一想家里面也无什么事,她们两人应承下来。

    苏青芷赶紧让常福吩咐下去,她又笑着问张氏和刘氏有没有什么不吃的菜。

    张氏和刘氏两人笑了起来,说:“我们尝一尝你家厨娘的好手艺,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吃的菜。”

    苏青芷略有些不好意思,她要是在嫂嫂们那里吃到什么好吃的菜,她通常会跟嫂嫂们商量说,能不能让由园的厨娘煮这道特别好吃的菜,请她们的厨娘指导一番。

    大家的心里面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大家乐得成全苏青芷的心意,直接让她叫厨娘来学。

    苏青芷听着张氏和刘氏的话,她笑起来,说:“上一次,她跟我说,有小丫头想要拜她为师,她说她如今还不敢教人。”

    其实厨娘私下里悄悄跟常福说,这是大事,如果苏青芷有瞧中的人,她还是愿意教导。

    苏青芷是想给厨房多安排人进去帮手,免得事情多了,她一人忙起来身子受不了。

    可是有关这种拜师大事,苏青芷觉得是要讲一个缘份,她是不干涉下面人的行事。

    常福把苏青芷的意思悄悄转达给厨娘听,她笑着说:“我家小姐在娘家的时候,只要我们下人忠心做事,她就不会干涉太多的事情。

    你的心里有如意的人,你试着跟主子先说一说吧。”

    厨娘过后还是专门寻苏青芷说了说,她想把小女儿带在厨房里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