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一十章 踩
    初夏到了,稳婆来得次数多了一些,她也跟苏青芷说了安心话,她照这般情形下去,她一定能够顺产。

    苏青芷听说赵氏生产平顺,她的心里越发就有几分安稳。

    这些日子,林望舒的事情又多了一些,他事先跟苏青芷提醒过,他大约要调职了。

    日子短短浅浅也不过短短两三年的事情,林望舒原本的想法稍稍有了一些变化,他深深的认识到,他在,苏青芷和孩子才能好好的活着。

    他在仕途上面一样有野心和冲劲,却不如从前那般的一心一意只记得勇猛行事,他会在行事之前惦量几分。

    这样一来,他为人处事显得平稳许多,反而真正的入了上面人的眼。

    林望舒的身上有功名,他做好要在底层打磨好几年的打算,却不料机会直接砸了下来。

    翰林院典簿,林望舒接到公文,听到同僚的恭喜时候,他惊讶之后很快的反应过来,团团转转跟同僚道谢。

    林望舒悄悄跟上司打听消息,他可是在之前没有听到任何调动的风声。

    他的上司瞧着他,也只觉得林望舒的运气特别旺,他是有心交好与他。

    他低声把他听来的原故说给林望舒听,原来是有一次他在街上调解事情的时候,给上面的人瞧见了,然后这一次恰巧有这样的机会,就给人点明要了人。

    林望舒的上司很是会做人,他就不曾起过心思要拦一拦人,他反而高兴下面的人,有机会得到提升。

    林望舒的心里面也明白着,他的上司要是有心要留用他,他这一下也没有这么快能调职成功。

    他们互相都是心里面有数的人,反而彼此在此时欣赏了起来。

    苏青芷听到好消息的时候,她同样是惊讶的瞧着林望舒,进到翰林院的人,多少身上都会带上几分清贵,可是林望舒瞧着就是烟火中的人啊。

    林望舒被她的小眼神连连瞧了好几下,他如今能瞧明白苏青芷眼里的神色,颇有些好笑的瞧着她说:“怎么?想不到你家夫君也是科考榜上有名的人?”

    然而林望舒的心里面还是有一定的压力,他要是真的在文化学术上面有本事,那他的名次一定会在前面两榜上面。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想了想,跟她说:“我有心跟哥哥们请教,你觉得那一位会愿意指导我?”

    苏青芷瞧着他认真的神色,她想了想,说:“舒哥,你遇事的时候,你可以直接向外祖父请教。”

    家有一老,如同一宝。唐家老大人就是唐家的宝,也是苏家长房儿女心里面的最尊重的人。

    林望舒瞧一瞧苏青芷的肚子,他想一想说:“一会,我过去跟哥哥商量一下吧,最近几天,哥哥有空,由他陪着我去听一听外祖父的教导。”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有关官场上面的事情,苏青芷是信服唐家老大人,她的心里是不太信服苏家老大人。

    苏家老大人所走的那一条路,他能平顺的退下来,那也是他的本事。

    但是一般人是走不顺他的官路,而苏家也无人有本事接他的官路继续往下走。

    那一种机缘,也不是一般人能碰到。

    林望舒很快的趁着天色还亮着去苏家,他前脚一走,明氏妯娌就赶了过来问消息。

    当苏青芷答复之后,她们一个个笑得连连的点头,瞧着苏青芷的肚子都有些几分羡慕之情。

    苏青芷瞧着她们的神色,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虽说她也是一心一意想要生儿子,可是肚子里如果是女儿,她的心里面也能坦然受之。

    如今有这样的一桩事情,她肚子里就是有女儿,她的心里也能放心下来。

    这个时代女子不容易,人人皆想先生儿子,然后再生儿子,最后想着生一个女儿。

    苏青芷瞧一瞧她的肚子,稳婆和大夫都不曾跟她说过明话,然而她的心里猜测着大约是女儿。

    苏青芷问过林望舒如果是女儿怎么办?她要是生下女儿,他们兄弟的盘算,只怕这一时成不了事情。

    林望舒大约也没有想过是女儿的事情,他愣一愣之后,在苏青芷伤心的眼神下,他突然笑了起来,说:“好,女儿也好,还娇嫩嫩的逗人喜欢。”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至少这个快要当父亲的人,听见万一是女儿的消息,也只是怔然那么片刻,然后自行想通过来。

    林望舒心里对儿女大事只郁闷那么一小会,转而他就放下了,反正家里侄子们多,他年纪最小,不必急着一定要快快生下儿子来。

    再说苏青芷这一次平顺产子之后,再隔一年两年在顺其自然的情况下,他们两人可以再有孩子。

    林望舒因此特别去拜托了明氏,他觉得在内宅里,苏青芷是太过粗心又相信别人的良善人。

    当初那厨娘的事情,也多亏明氏这个大嫂在后面帮着收尾,要按林望舒的意思,如厨娘这种心思不太好的人,实在是不值得留用。

    只是明氏有时瞧着小叔子总带有几分眼看儿子的感觉,也愿意在人后指点他几分,她跟他坦然说:“你觉得小九识人不明,那还不如说是我识人不明。

    由园里的下人,几乎都是我亲自挑选过去的人。特别是厨娘,我是想了又想,结果没有想过她竟然是一个糊涂人。

    小九的心意不错,如果厨娘的女儿如她所言,我也认为是一桩好事,毕竟技艺传给外人,都不如传过自家人来得仔细放心。

    这事情如今传出去之后,谁不说我们五房待人宽厚,就是碰见这样糊涂的下人,我们也愿意给她一条路走。”

    林望舒听着明氏的话,其实他的心里面也愿意妻子是一个温良宽善的人。

    可是那样温良的人,在内宅里面,他多少又会担心她被人欺负。

    明氏瞧明白林望舒面上的神情,她的心里很是羡慕不已,她笑着跟他说:“舒哥儿,只要你一心一意待小九,这个家里面是无人能欺负得了她。

    这个世上,真正能欺负女人让女人伤心的人,就是身边的那个男人。”

    林望舒听着明氏的话,他颇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当然他把明氏的话转达给林望从听。

    兄长欠下的债,自然要由兄长来还,他也是瞧着长嫂待他一直很好的情份上,愿意帮着她顺带踩一踩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