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一十五章 请
    苏青芷亲自喂养孩子的事情,林望舒还是支持,只是女儿叫什么名字,他商请林家五老爷赐大名。

    他一心一意想着给孩子取一个小名,他问苏青芷的意思,结果她思来想去,还是轻摇头说:“只要不是什么花名,我什么名字都能接受下来。”

    林望舒只得寻林望从商量,林望从随口说了好几个小名让他挑选,林望舒总是摇头挑当中的毛病。

    林望从瞧着他摇头说:“只是一个小名,挑一个好养的名字就是,你的侄女们的小名,差一点泥巴这样的都取为小名了。”

    “泥巴,我的女儿是不会叫这样的名字,她生得这般美这般可爱,那小名也挑选一个合适的名字。”

    “那你自个去想名字,我觉得小福儿不错,你说不能取太过有福气的名字,我说,那不如取小草儿,你说太象小丫头的名字。

    我是想不到什么名字,你侄女可不曾有什么小名,你就等着父亲赐名下来,直接以后面一字为小名。“

    林望舒一时也只能这样的想,然而他却担心林家五老爷给女儿取的名字不太好听,直接拉着林望从去寻林家五老爷说话。

    林家五老爷是瞧着小儿子就觉得头痛,就着小儿子的神态,这个孙女的名字,他是思来又想去,最后想着女子还是要贤淑,直接取名为静良。

    林望从兄弟过来听说林家五老爷给孙女取的名字,两人只觉得林家五老爷待这个孙女不曾上心。

    林望舒愤愤不平说:“父亲,她是我这一房的长孙女,你给她取的名字也敷衍了事,至少不能取这样没有什么意思的名字。”

    林家五老爷瞧着他,说:“她的名字就这样定下来,我希望她长大是一个贤良的小女子。”

    林家五老爷原本还想细细思索的心思,被林望舒这么一怼,立时觉得他为孙女取的名字极好,这个孙女绝对不能象其父这样的性子。

    林望从在一旁瞧得明白,他赶紧跟林家五老爷说:“父亲,我瞧着孩子生得机灵可爱,可是这个名字有些不相配啊,可否再加一个女字旁?”

    林家五老爷觉得尚可,林望舒还想要为女儿的名字争两句,林望从赶紧拉一拉他,劝道:“她们这一辈都跟着大房长侄女中间一个字来命名,侄女这个名字不错。”

    林家五老爷冷瞧着林望舒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你说一说,我许你加旁字。”

    林望舒见到林家五老爷执意行事,他想了想说:“父亲,那就用琅字吧。”

    林望从在一旁拍手说:“父亲,静琅这个名字不错。”

    林家五老爷只觉得他想的名字不错,他大笑着说:“我去跟你们大伯提一声,你们各自方便吧。”

    林望舒想了一会,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他瞧着林望从说:“大哥,我回去跟静琅的母亲说一声。”

    林望舒很是欢快的奔去由园,林望从在后面轻摇头,他转去寻林家五夫人说话。、

    有些事情,林望从觉得还是要去提醒林家五夫人,她别在这样的时期,再不经意当中去添乱。

    林家五夫人听说林家五老爷把名字定了下来,她的神色淡淡,她跟林望从很是感叹的说:“老大,你别怨我待孙女一直不如孙子。

    我只要想到她们只能在家里待上十几年,我担心我越是宠爱她们,最终越是会受不了那种分离之苦。

    你想一想,你妹妹出嫁之后,我见她的次数少之又少,如今还直接嫁往外地去了,我心啊,实在是受不住。”

    林望从多少是能体会到林家五夫人的意思,他待儿子也比待女儿重视,可是就是这样,他想到女儿出嫁之后难见面,心里还是有些不太好受。

    只是林望舒明显是把新生女儿放在心上,他跟苏氏的感情一向好,只怕是不会喜欢听见林家五夫人这样的解释。。

    林望从瞧着林家五夫人想一想说:“母亲,世间如无女子,只怕是无法传承下去。女子不易,她们在娘家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多多怜惜一二。”

    林家五夫人瞧着林望从叹息一二,此间种种的心思,她面对长子也不知如何言说。

    林望从瞧着林家五夫人的神色,他的心里暗自轻松一些,他笑着说:“恭喜母亲再添一位可爱伶俐的孙女。”

    林家五夫人只觉得长子为人太过宽厚,她想起明氏在由园不经她的同意那般加倍打赏的作法,她的心里就有一股气消不了。

    她的神色不太好看跟林望从说:“你也应该跟广用的母亲提一提,家里的银子在用时,也应该有节制,而不是随着心意去用。”

    明氏跟林望从提过那事情,她见到林家五夫人的神色,她从由园回来寻到林望从就跟他提了原因。

    当着唐氏的面,林望舒又愿意重赏,她当嫂子的人,不能违了林望舒的心意,再说不管如何那也是长房长女,与以后生的孩子自然是有所不同。

    林望从瞧着林家五夫人笑着说:“母亲,静琅是一个好孩子,我听明氏说,她不曾折腾人。”

    林家五夫人瞧着长子的神色,她皱眉头说:“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你只管跟我说一说。”

    林望从深吸一口气,问:“母亲,静琅出生之后,是操办满月宴还是百日宴?”

    林家五夫人瞧着他问:“舒儿要你来问我?明氏要你来问我?”

    林望从连连摇头说:“不是,只是如果是满月宴,那你要交待明氏准备了。”

    林家五夫人想起唐氏来的那些人,她皱眉头说:“孩子太小了,福气太重,对孩子不太好。满月宴,就请亲近的人家吧。”

    林望从瞧着林家五夫人,想一想,他笑着说:“母亲,你让你身边人吩咐一声吧,我还陪母亲说一说话。”

    林家五夫人的心里稍稍舒服了一些,她记起林望舒,说:“你小弟还是一天到晚除去当差外,回来就守着女儿身边?”

    林望从笑着轻摇头说:“先时他来寻父亲说过话,只是听父亲说了静琅的名字,他知道我要来瞧母亲,经我相劝,他就先回一趟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