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二十五章 胡闹
    冬天里雪花飞扬,林静琅最喜欢在屋外看雪。

    只要大人抱着她在屋檐下看飞扬的雪花,她小小的脸上,就会有大大的笑容,还会不时的发出‘咯咯’笑声。

    她的笑声清脆悦耳,她可爱得让人忘却身边的现实。

    小王氏嫁进来有几月了,明氏觉得儿子儿媳妇年纪不大,何况他们成亲时日不长。

    明氏现在是不太着急下一辈的事情,可是林家五夫人心急不已,她越来越关心小王氏肚子进展。

    小王氏先前愿意主动去亲近林家五夫人,她认为林家五夫人很是关心孙辈,可是现在她有些受不了林家五夫人的殷勤,她有些不太敢面对林家五夫人。

    小王氏和苏青芷的年纪相近,有些话,她不方便跟夫婿说,也不方便跟明氏提。

    她悄悄跟苏青芷说了她的担心:“小婶婶,我每月都盼着有好消息,可是那个每月都是准时来。”

    苏青芷觉得小王氏身体状况非常好,至于孩子的事情,只要他们夫妻相处得好,迟早都会来。

    苏青芷很自然的跟小王氏提了提,她也是成亲很久之后才有好消息,儿女这样的大事,越是顺其自然越会有好消息。

    小王氏瞧着苏青芷,她的面上神色有着纠结,当初苏青芷仿佛不曾承受过很大的压力。

    她听她身边管事妇人说过,林家五夫人好象从来不曾着急林望舒这一房的生育大事。

    苏青芷瞧着小王氏的神色,她过后还是悄悄提醒了明氏。

    明氏听后叹息着说:“当年母亲就是这般待我,我嫁过来的第二个月,她开始关心我的肚子情况,一直到我确定怀孕,母亲才停了这种关心。

    如今她是这般待小王氏,其实我也想得明白,母亲是盼着她早日有身孕,这样一来,我们五房有新一代孩子。”

    苏青芷明白明氏的意思,也明白林家五夫人心急小王氏肚子的原因,长房子孙兴旺,这样五房才会越发的人口兴旺

    苏青芷瞧着明氏,想一想她曾经受过的那些事情,她还能保持如今这样明朗的性情,她很是佩服的跟她说:“大嫂,你这些年活得不容易。”

    明氏听她的话,她笑了起来,只觉得苏青芷还是体贴她。

    明氏眉眼含笑的瞧着她,说:“相比许多人家的长子媳妇,我的日子过得是比上不足,比下还是要好太多了。你大哥一直在家事上面尊重着我,妯娌们与我亲近。”

    苏青芷望着明氏笑了,说:“大嫂,你一直很好。”

    明氏有些羞涩接受了苏青芷这般直言赞美,她笑着提醒苏青芷说:“下一次,可不能这般直白的夸旁人。”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大嫂,我从来不喜欢夸人,我一向只会说实话。”

    明氏瞧着苏青芷笑了,她自然知道苏青芷在许多人面前都不是这样轻松的姿态,她一向在人前表现得相当端正。

    林望从和明氏的婚姻,跟这个时代里幸福的婚姻其实是相当的接近。

    只是在苏青芷的眼里,林望从和明氏的婚姻,从来就是一人的欢喜,另外一人为了生存不得已的将就。

    林望舒私下里跟苏青芷提过有关林望从夫妻的事情,他的心里面还是偏向林望从。

    他跟苏青芷说,近来林望从很是伤心明氏赞成并且鼓励他纳新妾,明氏的言语当中只要林望从有新欢,她很是乐意成全。

    林望舒跟苏青芷说:“我以前一直认为大嫂心软,如今知道大嫂待大哥是相当的心硬。其实现在大哥是一心一意的想和大嫂过日子,只是大嫂反而没有那个心思了。”

    苏青芷瞧着林望舒乐了,她笑着说:“大哥是想和大嫂还有他的妾们一心一意的过日子,那他怎么能怨大嫂的心思没有完全的放在他的心上。”

    林望从活得太过矫情,他这种身边是有妾室的人,几时有资格跟妻子来说一心一意的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不以为然的神色,他轻轻的摇头,他是越来越明白妻子的妒忌心。

    只是他想着兄长们的郁闷心情,他的心里还是乐意苏青芷这般的待他。

    他一心一意想着兄嫂们关系亲近,便开口跟苏青芷说:“芷儿,你别被那些表面现象所迷惑,误以为大哥待大嫂不太好,误以为大哥待大嫂感情不深。

    其实这些年,大哥一直护着大嫂,他把大嫂照顾得相当周全。”

    苏青芷相信林望舒的话,这样大的家庭里面,林望从的护持,正是明氏在儿子未成自立前的支撑。

    苏青芷轻轻点头说:“大哥大嫂是夫妻,大哥自然应该护着大嫂,大哥为护着大嫂,难道他还能在明面上做那种宠妾胜过妻子的事?”

    林望舒只觉得在这方面的事情上面,他和苏青芷各有各的看法,他只是跟苏青芷说:“我不和你来说兄嫂对错的事情,反正你也想兄嫂相处融洽?”

    苏青芷自然是愿意一家人融洽相处,这样才能把日子往兴旺发达之处过去。

    林望舒瞧见苏青芷轻点头之后,他笑着开口说:“那你有空的时候,你跟大嫂说一说大哥的事情,说大哥很是伤心她主动张罗人的事情。”

    苏青芷深深的望一眼林望舒,她低声问:“舒爷,你是真不知情?还是故意在我面前装不明白,那些人,我瞧着都有些象母亲为你在辛苦?”

    林望舒白眼瞅着苏青芷说:“你啊,母亲做任何的事情,自然是有她的道理。至于是冲着我来的,我觉得是误会。

    从前我不乐意的事情,如今我和你日子过得相当不错,我更加不会顺着母亲的胡闹想法行事。”

    林望舒愿意哄着苏青芷,她自然心里面高兴着,她嘴里还是警告他说:“舒爷,你答应我的事情,只要你做得到,我自然会待你一心一意,你不变,我也不会变。”

    林望舒望着苏青芷轻轻笑了起来,他珍惜现在的时光,他心里想要的女人,就是现在妻子这般的模样,她在他的面前,可以撒娇也可以赖皮。

    林望舒见到房里无人,他伸手拥抱住妻子,笑着说:“我们好好的过日子,只有你和我,当然还有我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