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二十九章 打听
    雪花飘落,落了林望舒一肩,他大步回到由园,院子里候着的人,这时候娇俏的迎了上来。

    林望舒略微皱眉头之后,那娇俏女子给他冷脸击退闪一边去,那泪眼盈盈的可怜惜惜的俏模样,白白抛给空气欣赏。

    林望舒冲着迎过来的管事妇人说:“下一次,不要放别房没有调教过的丫头进来。”

    管事妇人一脸严肃神色应承下来,她在林望舒进房之后,她恭请那娇俏女子说:“我家少奶奶不在家,还请你回夫人处。”

    由园的管事妇人是明氏指派,苏青芷一向待人宽厚,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愿意为主子着想。

    何况明氏私下里让人提点过她,只要她用心干,日后,苏青芷总是会用得上她。

    管事妇人的心里面也有些瞧不上林家五夫人的算计,苏青芷带着刚走没有多久,这位年轻的小女子就来到由园。

    上午的时候,她说来赏景。

    管事妇人瞧着林家五夫人的大丫头,她只能由着她在院子里赏了景。

    下午的时候,她说想跟苏青芷有机会亲近一二。

    管事妇人直言苏青芷只怕没有这么快回来,她竟然厚着脸皮说,她可以进房里等候。

    林家五夫人的大丫头介绍她是亲戚家的小姐,管事妇人瞧着她那种有心要进房的样子。

    她上前拦了人,说:“我们家少奶奶不在家,我们不方便让你进房候人。”

    管事妇人挡了人,可是挡不了厚脸皮执意要等下去的人。

    管事妇人也不曾想过今天林望舒会早早回来,她瞧着那惊喜意外迎上去的女子,她在心里冷冷的笑了。

    林望舒的眼光要是这般的差,也不会等到年纪已经不少,才被家人半逼着定亲成亲。

    管事妇人瞧得明白,林望舒如今的心思全在妻女的身上,就是一朵花立在他的眼前,他大约也只有眼神一扫而过。

    那女子一脸狼狈神色走了,管事妇人让院子里一个做粗活的小丫头跟在后面瞧一瞧情形。

    小丫头笑眯眯的跟着她走了,管事妇人跟身边的人,嘲讽的说:“好端端人家出来的女子,还不如我们这样人家的女子心正。”?

    由园里的人,早就瞧明白过来,苏青芷或许待下人还会心慈手软,可是林望舒却是一个下手无情的人。

    管事妇人的话,让年青妇人听了之后,她笑了起来,说:“人人都只看到做主子的风光,却不曾想过做主子的人,也有他们的事情。”

    林望舒回来之后,大家没有赶着进去服侍,那是因为大家盘算到苏青芷快要回来,已经送了热茶水和点心进去。

    这一时,院子里的人只盼着苏青芷能早一些归家来。

    林望舒进房之后,他直接倒一杯茶水,瞧着还微微冒热气的水,他饮一杯之后,他的身体暖和了许多。

    他的眉眼神色也软化下来,他昨天就听苏青芷提过要去粱家的事情,只不过没有想过他今日有机会能早早归家。

    林望舒的眉眼深沉,职位越高责任越重,他如今在翰林院担着的事情不多,然而过手的事情,桩桩都是要人命的大事情。

    苏青芷母女是由赵氏坐着马车送到院子门口,赵氏又跟她提了提,让她得空的时候,还是常回娘家瞧一瞧。

    苏青芷自然应承下来,她如今瞧着祖父祖母的年纪越发大了,她的心里面一样担心着。

    苏家老大人待她一直平淡,可是他老人家却心喜林静琅的笑脸。

    他直接跟苏青芷说:“小九,你的孩子可比你会讨喜人,你那时节,小脸板正的讨嫌。你看一看她,这般爱笑,一定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

    苏青芷笑了,说:“祖父,你还记得我小时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他们祖孙如今借着林静琅的光,还能说上两三句话。

    苏家老夫人扯着苏青芷的手,笑着说:“小九,你不用常来看我们,家里有喜事,你再顺势过来吧。”

    苏青芷笑着跟她说:“祖母,你放心,我公婆为人宽厚,我就在近处,有机会,我就会带孩子过来。”

    苏家老夫人是一脸欣喜的神色瞧着苏青芷,她笑着问苏青芷说:“你和你二姐还有没有书住往来?”

    苏青芷瞧着她眼里的神色,那是一种挂念不舍的神情。

    苏青芷轻轻点头说:“祖母,二姐前不久来住说了,姐夫如今已经安稳下去,她和孩子们在那里渐渐的习惯下来。”

    苏家老夫人轻叹息着说:“你二姐夫只怕还有十多年的日子要在外面折腾,我如今就想着你二姐夫的嫡弟早早有出息,你二姐夫那时节可以安心谋求回安瓮城。”

    苏青芷在心里轻叹一声,苏家二姑爷心怀高远,对苏家二小姐来说,是一桩好的事情。

    他们一家人哪怕常要因为苏家二姑爷的官职变动而跟着迁移,可是到底在外面活得自在。

    苏家二姑爷的嫡弟就是有出息,他可以自立,苏家二姑爷不用再避讳下去。

    可是在外面自在习惯的人,如何肯再回来投奔笼子生活。

    苏青芷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神色,她笑着说:“祖母,等到天气暖和的时候,二姐姐的信也会来得多一些。”

    苏家二小姐在信里都说过,她愿意近些年内都没有机会归家。

    这个时代的女人嫁人之后,几乎等同是夫家的人,特别是远嫁的女子,那是轻易不能提回娘家的事情。

    苏家老夫人笑着点头之后,她跟苏青芷说:“日后,女子还是要识字,这样一来,至少家里有人在外面,可以自己识字读信,不用请人来看信。”

    苏青芷笑着再点头,她和苏家老夫人的话题从来是可以由一及十的说下去,说到后面,会发现又转回最初的话题。

    苏家老夫人悄悄跟苏青芷说:“你跟你母亲说一说,她和你父亲如今这样的情形,我也介意不了。我们婆媳多年,不管如何,我还是愿意和她多说话。”

    苏青芷笑着点头,苏镇磊住在这边,唐氏每一次过来,都是先要人打听得很是仔细。

    苏青芷听说就是这样的情形下,唐氏有许多次在院子门口,听说苏镇磊在苏家老夫人的房里说话,她也只能无奈的回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