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三十章 猜想
    父母之间的事情,苏青芷只能抱着旁观的态度。

    苏青芷盼望能有一对恩爱慈善的父母,然而现实里面,她没有这种命。

    苏家老夫人的心思,是慈母的心思,只可惜不管是苏镇磊还是唐氏,最终只能辜负了她的心意。

    苏家老夫人瞧明白苏青芷的神色,她心里也知道是有些太过奢望,可是她总想着能有一分希望,她都要尽一尽心意。

    苏家老夫人偶然和苏家老大人提及当年的事情,夫妻两人都觉得长子夫妻不应该走到如今的这种地步。

    苏家老大人心里面一直觉得唐氏在这方面太过小家气,而苏镇磊活得太过委屈。

    苏家老夫人多少明白唐氏的心思,她的心里面如果当事人不是她嫡亲的长子,或许她还会佩服唐氏三分。

    苏家老夫人心里一样对唐氏有着轻微的抱怨,别家女人都能接受的现实,为何唐氏要这般的纠结执意要松手。

    苏家老夫人年轻时候,她为了儿女不得不曲从现实,人到中年的时候,她为了儿女的名声,依旧不得将就面对现实,哪怕这时节,她的儿子你已经可以立了起来。

    年老的时候,苏家老夫人有时候回想这一辈子的路,有些时候,她特别羡慕唐氏的生活姿态。

    苏镇磊每一次想在主院偶遇唐氏,每一次失望各终,谁都瞧得明白,唐氏果然如她所言,余生里与苏镇磊不相见。

    苏家老夫人每每面对长子失落的神色,她又会抱怨唐氏为什么不肯低头将就着生活。

    毕竟这一辈子,苏镇磊的心里面,也只有唐氏这么一个女人。

    苏家老夫人想起唐氏如今最重视儿女,她有心想让孙子孙女们劝一劝,然而从苏青葙姐妹到苏丰道兄弟,早已经接受父母不和的现实。

    苏青芷面对头发全白的苏家老夫人,她最终还是答应帮她转达一些话给唐氏,只是她绝对不会干涉唐氏的任何决定。

    过后,唐氏听苏青芷转达苏家老夫人的话,她沉默好一会后,说:“我和你父亲两人走到现在这种地步,其实不是一人的错。

    他当年如果待你们兄弟姐妹多几分情,我或许还能与他好好的相处。

    可惜他待庶女的父女情深,生生让我和你们成了亲友之间的笑话。

    如今他落魄了,可那落魄的原因,还是与庶女有关。

    呵呵,他现在想什么,我早已经不关心了。我只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祖父祖母,让他们在这样的年纪,都不得不接受长子长媳妇有关系失和的现实。

    我和你父亲,在早些年,或许是有过机会,可是全给他用尽。

    我只要想起旧事,就不可能再云曲从将就你们的父亲。他对我来说,早已经在时间里变成一个面目全非的人。”

    苏青芷还是明白唐氏的意思,苏镇磊曾经有过的光彩,在时间里全给消磨干净。

    苏青芷每次回娘家来,她会守规矩的让人云知会一声苏镇磊,每一次她等来都是静默。

    苏镇磊不想面对苏青芷,反之,苏青芷也没有太多想见他的意思。

    唐氏陪着苏青芷说了一些话,她特别关心由园事务的管理,她听苏青芷大约说一说之后,她又提点了一些事情。

    赵氏抱着孩子来东园,苏青芷笑着去接过大侄子,姑侄两人亲热的说着话,尽管是鸡同鸭讲,可是姑侄两人还是说了一小会的话。

    唐氏瞧着大孙子,她面上的多了笑容,苏青芷的心情跟着轻松了几许。

    赵氏瞧一瞧她的反应,她把孩子接过来放在榻位上,唐氏笑着在逗孙子,

    赵氏悄悄跟苏青芷说:“近来,祖母很是盼着父亲母亲能够和好如初。”

    苏青芷瞧一瞧赵氏的神色,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赵氏轻舒了一口气,苏丰道早早招呼过她,有关公婆的事情,她不用多一言。

    然而赵氏每一次面对失望的苏家老夫人,她的心里很是内疚纠结。

    可是她转头来对着唐氏,她一样说不出一句为公公求情的话,换成她处在那样的现实里面,她也不会愿意原谅那种心里无嫡亲儿女的男人。

    在现实里面,赵氏不得不面对这样一对公婆是非,毕竟家里的事情,赵氏如今多少要主管一些事情。

    唐氏这边可以放手不管苏镇磊的花费,可是赵氏这边总要尽孝心,安排人妥当照顾公公的起居生活。

    苏青芷瞧着赵氏的神色,想着苏镇磊通常标榜他是文人,只怕在有些方面,他是会有所要求。

    苏青芷低声问赵氏:“嫂嫂,父亲那边最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

    赵氏涩然苦笑叹息着说:“父亲的事情,你哥哥说交由他来做。

    原先那一位的性子温柔可人,父亲先前瞧上去待她还是有几分喜爱。只是那女子有一个短板,她不识字不通文章,她与父亲能说的事有限。

    父亲跟我们说,他的要求不太高,想要寻一个知书达理的人进来说一说话,不拘男女只是寻一个伴。”

    苏氏和赵氏面面相觑的对看之后,两人互相苦笑瞧着对方,这样的要求还不高,那要什么样的要求才算高。

    有些事情,赵氏实在是不方便跟苏青芷说,毕竟她那都是私下里的猜想。

    如今唐氏心无旁骛,反而在琴棋书画上面有所进益。

    有时候,唐氏操琴的声音,很是吸引人。

    赵氏听人说过,苏镇磊在主院里听着听着便流泪,过后,他还是继续不怕冷风吹的要在院子里听下去。

    赵氏面上隐隐有着同情神色,苏青芷想一想便明白过来,苏丰道就是会跟赵氏说一些旧事,只怕所说的也不会太多。

    何况有些事情,在男人的眼里,或许不会认为那也是伤害,而女人却能体念到那种伤害的苦。

    唐氏的心思全在大孙子的身上,苏青芷扯着赵氏出了房,在院子里,她跟她说了说一些她听来的的旧事。

    苏青芷觉得只要是女人,都会受不了男人反反复复的行事。。

    苏镇磊在妻妾的事情上面,他就是如此的行事,他一面跟唐氏表明心意,另一面继续怜惜妾室的无所依。

    唐氏对着苏镇磊不是没有心软过,只是他老毛病犯了又犯,最张唐氏不管是心里还是身边,都再也容不得这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