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日子
    苏青芷用了晚餐,她带着林静琅在房里玩耍。

    林望舒先前让人传信过来,他要留在长园用餐。

    苏青芷让人备下热水,想着他大约没有这么快回来,便趴在榻位上逗着林静琅玩耍。

    林望舒进房的时候,苏青芷母女正抱在一团互相笑闹着。

    房里的奶母和常福常安有心提醒,结果见到男主人的神色,她们只能沉默。

    苏青芷感觉到房里气氛不对劲,她回头望进行进来的林望舒,她抱着林静琅坐了起来。

    林望舒行了过来,他用手指轻抚一下林静琅的脸,跟苏青芷说:“我先去洗刷。”

    奶母赶紧过来抱走林静琅,低声说:“我先抱小姐出去,一会再送来。”

    常福常安两人紧跟着出了房门,还随手把门给关紧了。

    林望舒伸手把苏青芷抱在怀里,低声说:“芷儿,我回来了。”

    苏青芷在他的怀里连连的点头,林望舒的衣裳有着灰尘味道,然而苏青芷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林望舒笑着把苏青芷移开一些,说:“我忘记了我一身的灰尘,走,你陪我进去,顺带跟我说说近来的事情。”

    苏青芷红着脸由着他握着手进去了,林望舒松开手的时候,瞧着她脸上的红色。

    他笑着逗趣说:“芷儿,我们孩子都有一个了,你在我面前还这般害羞啊。”

    苏青芷瞪眼瞧着他,只觉得白给他好脸色了,她跟在一旁准备沐浴用吕。

    林望舒脱衣裳的时候,苏青芷有心回避,又给他伸手扯了回来,他低声哄道:“我头发脏,你帮我洗一洗。”

    苏青芷留了下来,她瞪眼瞅着林望舒越来越少衣裳的身体,她围着他仔细打量之后,她轻舒一口气。

    林望舒伸手抚一抚她的脸,低声说:“我们只是赶路累了一些,别的事情,还真挨不着边。”

    苏青芷伸手抚了抚他沉在水面下的肩膀,她低声说:“你瘦了。”

    她轻柔的解了他的发,用香草给他洗发,林望舒有些嫌弃的跟她说:“我一个大男人头发用不着那般的香。”

    苏青芷笑了起来,跟他说:“下一次,我给你用不香的洗头,这一次,我还是喜欢你头发香。”

    林望舒一脸忍让神色的跟她说:“我这一次能在家里休息两天,我明天陪你回娘家,我也要拜别你的祖母。”

    苏青芷的手停了下来,林望舒的手握住她,说:“芷儿,你别伤怀,就让老人家走得无牵挂吧。”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想着林望舒看不到她点头,她低声说:“祖母为人一向宽厚,这一次,庶叔叔们和庶姑姑感念到她的好。”

    “你祖父的心情如何?”林望舒听林望从提了提苏家的事情,苏家老夫人的贤惠是这一条街闻名,别家的老夫人都做不到她这般的贤良。

    苏家老夫人是真的贤良行事,待庶子庶女不说有多亲厚,但是她从来不曾苛刻过他们。

    “我瞧着祖父是伤了心,大约过些日子就能恢复过来。”苏青芷轻缓的跟林望舒的说。

    林望舒只要苏青芷不纠结苏家的事情就行,至于苏家一对老人家的事情,他还不曾真正的放在心上。

    林望舒瞧得明白,苏家老大人的心里面,能存的人不多,至于孙女吗?

    苏家老大人待她们就那样,自家这一位,苏家老大人大约也不曾真正放在心上的人,

    苏青芷顺带提一提林家人做的事情,她提及一家人在她面前隐瞒了雪崩的消息,直到家里收到林望舒报平安的消息,她们才跟苏青芷提了提外面的传言。

    林望舒听后轻笑了起来,说:“我们家的人,总是分得清楚轻重。”

    苏青芷则认为是大家庭里的家规森严,所以家里的儿孙们行事多少有些顾忌。

    林望舒号称是林家最不听话的儿孙,可是在苏青芷的眼里,他行事还算端正。

    苏青芷为林望舒清洗过头发之后,顺便跟他说了说对他的好评。

    林望舒只觉得果然他和苏青芷是一家人,只有一家人才能明白自家人的好。

    苏青芷拿来干帕子为林望舒包起头发,她已经快步往门口走去,听见林望舒起身的动静,她回身过来的时候,恰巧见到林望舒在穿内衣。

    他瞧着她咧嘴一笑,道:“娘子有心要看一看,我可以脱了这件衣裳。”

    苏青芷立时走了出去,她听见林望舒在内里的大笑声音。

    苏青芷给林望舒倒上一杯茶之后,又把干帕子准备妥当。

    林望舒一身家居服走了出来,他的头上随手盖着一张帕子。

    苏青芷走了过去,她示意林望舒坐下去,她用帕子为他擦拭头发,问:“累吧?我让人备了汤水,你要不要喝一碗?”

    林望舒轻摇头说:“我回来前,我叫大嫂给盛了一碗汤水,大嫂跟我说了,你备下了汤水。”

    苏青芷探头瞧一瞧他的面色,他转头嘴轻轻擦拭过她的脸,低声哄着她说:“那我再喝一碗?”

    苏青芷笑了起来,说:“不用,大嫂那里的汤水味道不错,我备下的汤水,是担心你在大哥那里饮了酒水,给你解渴用。”

    林望舒听她的话,他笑了起来,说:“大哥在养生方面比较注意,我在外面辛苦回来,他是绝对不会引着我饮酒。

    我们只是在一起用了餐,顺带说了说话。家里家外的事情,大哥跟我说了说。

    大哥说,那些日子辛苦了你,你还在娘家受了你堂姐的气。”

    苏青芷听他的话,她微微笑了之后,叹道:“我那位堂姐历来是那般行事,瞧不得我过顺畅的日子,我要是介意的她的话,只怕是半生的日子,都不得开怀笑颜。”

    林望舒瞧着她,安抚道:“你们各自嫁人,你既然不喜欢她,日后,就不要来往了。”

    苏青芷望着他,说:“其实已经不来往了,我们各自嫁了人,各自要修行日子。

    我也希望她有好日子过,自然不乐意她事事以我做对比来过日子。”

    林望舒伸手握了握她的手,低笑着说:“你也认同我能让你过上你愿意过的日子?”

    苏青芷微微笑着说:“夫君如果不变,那么此时的日子,就是我心里认同的好日子。

    如果将来夫君有变,我想我也能过上另一种我认同的平顺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