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提
    林望舒轻握住苏青芷的手,他的心里面明白着,许愿无数次,都不如日后做给她看。

    人心易变,苏青芷从来不敢考验人心。

    当然她珍惜现有的生活,林望舒不变,她也不会变。

    林望舒跟她提了提明天的安排,在苏青芷不太同意的眼神下,他轻声说:“原本我应该今天就去苏家,只是这一天折腾得太晚。”

    苏青芷明白他的意思,她如今也不知祖父和父亲是什么样的想法?

    自苏家老夫人去了之后,那对父子的行事,只怕是如何舒服如何来。

    苏青芷低声跟林望舒提了提娘家的事情,她低声说:“母亲的性子是宁折不委曲,我们兄弟姐妹是知道她的性情,也不想让她因我们而为难。”

    林望舒伸手轻拍一下苏青芷的脸,说:“你是出嫁的女儿,如何管得了娘家父母之间的事情。

    再说从来只听说长辈们干涉晚辈的事情,几时听过晚辈管束过长辈的事?”

    苏青芷抬眼笑瞧着林望舒,她缓缓的点头说:“夫君说得极是,我们如何管得了父母的事。”

    夫妻对视好几眼,苏青芷起身招呼人把林静琅送了过来。

    小小的女儿香暖满怀,林望舒怀抱着女儿,眉眼温如水。

    林静琅先时有些拘束,后来靠在林望舒怀里久了,大约也是记起了父亲的气息,她很是高兴的笑咧得露出几颗小米牙给林望舒看。

    父女两人关凑在一处亲近,直到林静琅到了睡觉的时间,苏青芷把孩子交到奶母的手里。

    苏青芷曾经想过要把孩子带着同一处睡,后来明氏提点她,早一些放手,对林静琅日后有好处。

    苏青芷仔细的想过,她还是选择对女儿有利的教养方式。

    夜色深深,夫妻收拾之后入睡,林望舒握着苏青芷的手,说:“很快就能过了年。”

    苏青芷听明白他的话,她轻轻的笑出声,她的手轻抚一下林望舒的脸。

    林望舒赶紧把她的手扯下来,说:“在床上,你可别随意亲近我。”

    苏青芷明白的把手缩了回来,她低声笑着说:“夫君,睡吧,你在外面辛苦了好一些日子,如今回家来,就好好休养一些日子。”

    林望舒伸手拧一拧她的鼻子,说:“睡吧,明天还有事。也幸好每年过年前,官府里事情多,我白天忙,晚上自然会好好安睡。”

    苏青芷脸微微红了起来,她低声说“我也不想委屈你。”

    林望舒低低的笑了一会后,低声说:“口是心非,你心里只怕得意着吧。”

    苏青芷轻掩着嘴,她闭着眼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第二天,林望舒抱着林静琅来叫醒了苏青芷,林静琅很是高兴林望舒这般的逗着她。

    苏青芷也没有想过会睡得这么沉,她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眼林望舒说:“我会不会起得太晚了?”

    林望舒笑着摇头说:“不晚,我和琅儿醒得早。我们院子里又没有旁的事情,父亲母亲慈爱待晚辈,你用不着急急早起。”

    苏青芷脸微微红了,她解释说:“我平时不会起得这般晚。”

    林望舒笑着说:“如今我们居在由园里,你只要不太晚起,都没有多大的关系。

    日后,有机会,我带你们去外面园子里小住一些日子,早晚就由你自然睡醒。”

    苏青芷的眼睛亮了起来,外面那处院子,明氏提过,他们这一房的院子,已经修缮得好了,可以入住。

    旁的院子,其实也差不了太多,等到明年春天里,再请人仔细修缮边角,一样能入住。

    明氏略有些惋惜的跟苏青芷说:“我倒是想去那一处院子住一住,可是这家里家外那里都不让人松手。”

    苏青芷微微笑瞧着她,明氏放不下五房的事务,是妯娌们的幸事,然而对她来说,眼下瞧着她的神色,只怕她也喜欢担这份责任。

    苏青芷得了明氏的照顾和好处,她自然会顺着明氏的心意,说:“大嫂,等到院子全部修缮好的时候,我们挑一天,一块去那里瞧一瞧。”

    明氏笑着点了点头,说:“男人们在我们面前夸了又夸,还是要我们自个眼见为实。”

    苏青芷想起来,跟林望舒说:“大嫂前一阵子说,外面的院子,春天就可以住人了?”

    林望舒笑瞧着他,说:“不着急,我再瞧一瞧各院的布置,等到可以住的时候,你去瞧一瞧房里需要什么,我们备好之后,就过去住上几天。”

    林望舒知道他们没有儿子之前,是不能跟家里人提什么要求,可是他想着就这样先住上几天,过后,再想法子时不时去那里住上一些日子。

    他们一家三口用过餐之后,他们抱着孩子去了明氏那里,林静琅在长园里待得久了一些,她瞧见明氏便张开了双手。

    她还四处张望着,那模样就想在寻人一样。

    明氏瞧得很是可乐的跟她说:“琅儿,寻哥哥和姐姐?不着急,他们知道琅儿来了,一会就会来陪琅儿玩耍。”

    苏青芷听奶母提过,林静琅的堂哥们和堂姐们还是很欢喜她,而且林静琅也不是一个娇气的大婴儿,她是有人陪着玩耍,她会朝人笑得口水都要往下掉了孩子。

    林望舒和苏青芷去苏家,两人进去之后,都能感觉到苏家的低迷气氛。

    两人先去见过苏家老大人,他瞧见林望舒的时睺,面上还是有两三分笑意,只是他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太过淡然。

    林望舒的心里不太高兴,他还是恭敬的应对苏家老大人提出来要去拜一拜苏家老夫人。

    苏家老大人面上有着明显的伤怀神情,他神色低沉的让人带着林望舒和苏青芷去拜一拜。

    林望舒和苏青芷拜过之后,他们去给苏镇磊请安,林望舒给请了进去,苏镇磊无心见苏青芷,他直言,要她先去给唐氏请安。

    苏青芷瞧见林望舒眼里的不悦神色,她伸手扯一扯他的衣袖,她冲着他轻轻的摇头,她来见苏镇磊,也不过是遵守着世俗的规矩行事。

    生父的心里早没有她这个女儿,她的心里要说有父亲,只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她心里曾经的幻想,早在现实里消失。她没有这个命,她的心里是认命的人,这样才能把日子继续过得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