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凑
    时光如流水一样快而不回头,仿佛是眨眼之间就到了过年的时候。

    林家很是热闹,由园则显得清静,许多的问候,都止步在由园的院子门外。

    过年的时候,林望舒是一样的有假期,他的应酬多,常常是早出门晚回来。

    苏青芷瞧得出来,他的欢喜以及还有那隐隐的惆怅。

    苏青芷略有些不明白,林望舒如今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如何会有那般的惆怅神色?

    等到过年要收假的这一天,林望舒拒绝所有的邀请,他留着由园陪着苏青芷和林静琅母女。

    苏青芷的温婉笑容,林静琅的甜美娇脆笑声,林望舒只觉得如今就差一个儿子,他的日子就能过得特别的完美。

    世上常有人说,闹不明白女人心。其实苏青芷的眼里心里,她也是这般的认为。

    林望舒跟着女儿在一处的时候,一定会让人错以为他是世上最为温良的男人。

    苏青芷也觉得林望舒是特别有吸引力的男人,越与他相处,越能感受到他的好。

    林家的人,苏青芷隐约听见另外一种声音,仿佛大家对林望舒有一种敬畏的心。

    因为林望舒自年少之后,他每每行事,都有些让林家人瞠目结舌。

    林望舒逗着女儿,他抬眼瞧着苏青芷含笑的眼眸,他笑着问:“来,芷儿,跟夫君好好说一说,刚刚想到什么样的妙事?”

    苏青芷赶紧瞅一眼女儿,见到她一脸傻乐的样子,她稍稍安心下来,她红着脸,嗔怪的跟林望舒说:“爷,女儿一天天大了起来,你可不要在她面前乱说话。”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低头瞧着又吃手指的女儿,他认命的拉出那口水涟涟的手指,说:“琅儿啊,你还是一个只会吃手指着孩子,你娘亲就要我在你面前立父亲的样子了。”

    “噗。”苏青芷被他的神色逗得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她眉眼飞扬的神色,让林望舒眉眼软和欢喜起来。

    林望舒一直有心想要多陪一陪妻子,只是每每闲下来,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

    林望舒伸手去摸了摸苏青芷的脸,她越发的脸红起来,那种娇差的神色,直让林望舒跟她说:“芷儿,过了年,你就不用穿素衣了。”

    苏青芷抬眼瞧着他的神色,她一脸嗔怪的神色瞧着他,然而又微微的低头。

    林望舒收回了手,他抱起女儿往上抛了抛,林静琅的胆子大,很是欢喜林望舒这般的待她。

    孩子的笑声,很快的传散开去。

    由园院子里候着的人,互相坐心的笑了起来。

    林望从派人来寻林望舒过去说话,林望舒微微的皱了眉头,然后他还是起身走了。

    林望从瞧着林望舒一脸不乐意的神色进来,他略有些生气的瞪眼瞧着他,说:“男儿不应该专注在小家之乐。”

    林望舒身子歪斜的坐下来,他如今是不会跟兄长争执这样的小事,他的兄长小家庭生活不如意,他怎么会懂得他的家庭生活乐趣。

    林望从瞅着林望舒的坐姿,他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这个小弟如今瞧着是不用人操心,可是小毛病是一样的多。

    林望继瞧着他的神色,他笑着说:“大哥,你有事寻我们,你现在说一说,免得一会又有人来寻你过去说话。”

    林望从从林望舒身上转开视线,他没有瞧见林望舒冲着林望继竖起的拇指,他皱眉头说:“你们还记得有一阵子,家里长辈们说提升称呼的事情吗?”

    林家兄弟们自然记得那么一回事,只不过也只是一阵风的事情,他们互相瞧了瞧,林望景笑着说:“老祖父身子尚好,祖父不是说过,暂时不提那事吗?”

    林望舒对提升称呼的事情抱着随意的态度,反正也不过是从少爷变成老爷的节奏,又影响不到什么别的事情。

    林望从瞧着弟弟们的反应,他想一想低声说:“过年前,叔老祖父生了一场病,我听说他有意要搬出去住。”

    林望继兄弟都瞪大眼睛,只觉得是林望从听错了传话,只怕是有心人传出来的话,就想瞧一瞧嫡长系的反应。

    林望从见到弟弟们的神色镇静,他轻舒一口气,说:“后来还是查实了,是有心人乱传话。”

    林望舒瞧着林望从叹息道:“大哥,你为官多年,如今在弟弟们面前还要如此考验行事,太让我们失望了。”

    林望从瞪眼瞧着他,说:“我也不过瞧一瞧你们经不经得住事情,免得外面有风声的时候,自家人先乱了起来。”

    结果他的弟弟们全笑了起来,林望舒笑得趴在一边林望景的身上,说:“大哥啊,这样的小手腕,你别在我们面前说穿啊。

    我们又不是女人,那可能瞧得不明白,一家人在一处生活这么多年,就是有人想要搬出去居住,事先也会收到风声。”

    林家五房里在外置办院子的事情,林家人都早有消息,如今大家在等着五房是那个胆子大的人,会抢先搬过去居住。

    原本大家都认为五房出头的会是林望舒,结果他自有女儿之后,分明是乐意是无心搬出去的事情。

    林望景很有些嫌弃的推开林望舒,说:“小弟,你这样子要是落在琅儿的眼里,这象什么样子啊。来,坐正起来,坐得象一个当父亲的样子出来。”

    林望舒笑嘻嘻的坐正起来,笑着说:“小哥啊,你要一直这样的老成下去,你样子会显得比二哥还要年纪大。”

    林望从和林望继只当没有瞧见两个年纪小的行事,而是两人凑在一处说话。

    林望景瞧着林望舒一脸不在意的神色说:“一个大男人在外行事,又不靠着外表,而是要让人瞧见自身的本事和稳重的行事。”

    林望舒笑瞧着林望景看了又看,他们兄弟四人,只有这个小哥哥最注意衣着装束,然而也只有他一直口硬不肯承认这桩事实。

    林望景瞧见林望舒的眼里神色,他立时瞪眼瞅着他,说:“小弟,你觉得我说得有错吗?”

    林望舒连连摆手说:“小哥说得极是,我们大男人立身处事,自然要凭才华和本事行走在世间,至于容貌什么的,那是仁者见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