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四十二章 烦心
    林望从留着弟弟们用餐,明氏安排下去之后,她想一想又通知妯娌们一块过来用餐。

    只是不管是张氏刘氏还是苏青芷很自然婉拒明氏的安排,各家在这个时候,都明白林望从夫妻照顾弟弟们的心思,然而他们夫妻也不容易。

    林家的人越发多了起来,公中能派发下来的优惠,同样是一年比一年少了许多。

    林家的当事人,从来只要各房只交一定数量的银两入公中,从来不会在钱数上面为难各房。

    有时候,公中还要支出一部分花费,来援手旁支困难的家庭。

    林望从夫妻是五房这一辈的长房,他们这一房的人情来往自然比弟弟们来得多。

    林望从为人淳厚,在外面当差用心,只是在官运上面稍差那么几分,他的官职不高,入帐自然不多。

    当然因为他是长子,家中还是会在别处多少倾向他一些,可惜也不会太多。

    反而明氏理家管事有才,她把嫁妆打点得不错,足够一家大小花费。

    苏青芷其实有时候是不懂这个时代女子的心思,如她,她大约只会选择如唐氏那般生活行事。

    凭什么,嫡妻要拿自己的嫁妆帮着养男人的妾室以及庶子女,心头已经给男人插了刀,难道自己还要抚着刀把,把刀尖往心口插得更加深,直到麻木面对这个世间冰冷的现实。

    在这方面,苏青芷觉得她是唐氏嫡亲的女儿,男人要享受,那就自己供养起来吧。

    当然苏青芷也不会把这番心态揭露在人前,她不如此行事,她不会挡着心甘情愿如此行事的女人们、

    世间有千万条道,可挡不住别人的心甘情愿。

    苏青芷用过中餐之后,奶母把林静琅带去睡午觉,她想着林望舒只怕不会这么早回来,就有些懒懒的歪在榻位上,手里闲闲的翻着一本书。

    她的眼睛就快要闭了起来,她听见院子外面,管事妇人跟人说话,她微微皱了眉头。

    苏青芷不觉得来人与她有关,她有心继续躺卧下来,可是却听见院子里有女人的哭声。

    苏青芷一下子坐了起来,她虽说有些不太相信那些风俗的说法,可也不喜欢大过年有人在她的院子里哭。

    她这一刚坐正下来,她的手还放在头发上,房门就被人推开。

    苏青芷的脸沉了下去,她抬眼瞧见来人,她瞅着她满脸泪水的模样,那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苏青芷在心里轻叹一声,她几时与好园的这位堂嫂关系这般的好,在大过年的日子,她都能哭诉到她的面前来?

    然而人来了,苏青芷反而不方便把人赶走,只能示意管事妇人端热水过来,由着这位堂嫂身边丫头服侍着她净面。

    苏青芷瞧着净面过后的中年妇人,其实她的年岁不大,只是她一向以中年妇人自居,以至于苏青芷也是这般的认为。

    苏青芷让人上茶过来,她请她饮茶说:“嫂嫂,你有任何的事情,趁着家里长辈们都在,可以去说一说。”

    她的心里暗想着,你到我这里来哭得再响亮,也与事无补,只能让我更加不想去应付你。

    这妇人抬眼瞧着苏青芷端正的面色,她怎么瞧来瞧去,都不觉得苏青芷有狐媚的样子,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能让夫婿紧守着她一人度日。

    哪怕她生下女儿之后,那位林家最为纨绔性子的男人,也愿意守着她一人过日子。

    苏青芷抬眼瞧见她眼里闪过的神色,她略有些不悦起来,这是在男人面前受了委屈,到同性面前来寻找快感的节奏。

    妇人用手捂住鼻子,抽泣几声后,她跟苏青芷说:“弟妹,你是知道我的人,如今我和你堂哥越来越无法相处下去,他今天说要休妻,我来你这里讨教,如何能让夫婿一心待我?”

    苏青芷目瞪口呆的瞧着她,这样大的命题,她来请教她这样一个不擅长心计的人?

    苏青芷想着过年时节,要少叹气,然而这位堂嫂的行事,却让她叹气不止。

    她轻摇头瞧向她,说:“嫂嫂,你这是来为难我。这样的事情,你问女人没有用,你要去问一问男人,最好你去问堂哥,他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妻子。”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妇人又哭了起来。

    苏青芷有心想赶人走,然而却见到她这明显要赖皮下去的架式,她只能冲着管事妇人说:“你去瞧一瞧好园里堂哥在那里,堂嫂如此伤心,还是要请他来多多劝慰一下。

    哭得这么多,我也担心堂嫂会伤了身子。”

    管事妇人自然是往外面走,然而妇人抬头说:“不许去。”

    苏青芷只觉得她是不是在林家太过好性情,以至于堂嫂在这样的日子坐在她的房里哭,还要抱着她的下人。

    管事妇人自然是不会听她的话,妇人忙让身边丫头上前拦着人,苏青芷神色冷冷的瞧着她,说:“嫂嫂,天色不早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妇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越发放大声音哭了起来,边哭边说:“我日子过得这般惨,你都不能同情我一些吗?”

    苏青芷顿时变脸色起来,说:“你日子过得惨,与我和我夫婿有什么关系吗?你要寻让你日子过得惨的人去哭,而不是来寻我发作你的脾气。

    你这般的有本事,也应该在自家院子里发作,而不是来隔房妯娌的房里胡闹。

    你赶紧出去,要不然,我会直接去问长辈们,一个隔房的嫂嫂,在大过年来我院子里哭闹,她是什么意思?”

    苏青芷见到她还是要做作的哭下去,顿时觉得外面的人,认为她是一个直爽的性子,实在是一种打脸的断定,这是一个赖皮的人。

    她冷笑着说:“你要想给堂哥合理的休妻借口,你就在我这里哭得更加大声音一些吧。最好惊动更加多的人来察看。”

    “呜呜,小弟妹,我没有别的心思,就想求舒弟去跟他堂哥说一声,我们家不能太过闹腾了,让你们这边跟着烦心。”

    苏青芷冷笑的瞧着她,说:“长幼之分,我还是明白几分。嫂嫂这话是来说笑的吧,我家爷从来是明白道理的人,不管何时都不会插手进兄嫂院子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