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得罪
    有关好园发生的事情,苏青芷不用林望舒提醒,都知道在这样的时刻,她在有些事情方面要静默无声。

    由园虽小,习俗虽要顾忌,可是挡不住好奇心重的人。

    何况大家都觉得距离苏青芷出孝的日子,也没有几天了,实在是用不着忌讳太多的事情。

    苏青芷招呼过一批堂妯娌之后,又接待了一批侄子媳妇,然而又迎来了伯母婶婶们,再接着迎来不喜窜门的小姑子们。

    苏青芷这一天过得很是辛苦,她很是羡慕早早被兄长扯着出院子的林望舒,也羡慕什么都不懂的林静琅。

    这一天,她同样的话说了许多遍,以至于到最后她只能瞧着她们一个劲的微微笑了。

    苏青芷很是直白跟大家说,其实她也没有闹明白,白天里好园嫂嫂为何会莫名其妙跑来跟她哭的事情。

    至于夜里的事情,天黑人静,这夫妻之间关上房门的事情,她一个弟媳妇那好意思去打探消息。

    她的这番表白到底有没有用,她认为一般的人都应该相信她的话。

    她一个小媳妇晚上去窜门看热闹,这说出去能让人有打听的名声吗?

    至于那不相信的人,苏青芷也觉得用不着操心,不相信的人,你越多的解释,对她们来说,是越发的会怀疑你。、

    其实苏青芷也很是好奇好园那对夫妻的事情,平日里,听他们夫妻偶尔会有些吵闹,苏青芷一向认为是他们夫妻的情趣。

    然而这一次闹出这般的动静,只怕是他们夫妻情缘也差不多快到头了。

    苏青芷听林望舒的意思,这一次,只怕长辈们也会处置这对夫妻。

    苏青芷在众人走后,她是打心眼里盼望着林望舒归来。

    有些事情,她再好奇,也知道不要随意寻人打听消息,以免引起旁人的误会。

    在林家,她最相信的人就是林望舒,然而就是明氏妯娌三人。

    然而这样的事情,明氏妯娌来由园的时候,瞧着这样络绎不绝的人,她们在一旁听了听,见到苏青芷应付得体,很是放心的走了。

    林望舒从外面回来,面对院子里苏青芷难得热情外露欢迎神色,他的眉眼都含着深浓笑意。

    苏青芷迎着林望舒进了房,见到他四处张望着问:“琅儿呢?”

    苏青芷白眼瞅着他说:“这一天家里太过热闹了,她这么小,就知道喜欢热闹的气氛,她一直等到家里人散了之后,她才闭眼睡熟。”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神色,想起苏丰道和唐家表兄们的话,听说苏青芷自小就是恬静的性子,很能够安静的处着。

    他瞅着苏青芷笑着说:“琅儿这个时候,喜欢热闹好。”

    苏青芷也没有认为不好,林静琅还是一个婴儿,苏青芷觉得孩子的天性,就是喜欢热闹喜欢人来疯。

    苏青芷一脸好奇神色瞧着林望舒问:“昨晚上,好园的事,他们夫妻有什么说法?”

    林望舒叹气道:“堂嫂已经请娘家兄弟过来要求和离出林家。”

    苏青芷听他的话,觉得她的时运还是相当不错,竟然一路遇见勇敢抗争的女子们。

    苏青芷低声:“那长辈们是什么意思?那位堂哥又是什么想法?”

    林望舒叹道:“只怕他是没有想过这一次堂嫂会做得这般的过分,完全是放开来跟他闹,就是想闹一个结果。

    家里长辈的意思,自然是不想拆散一个家,只是我瞧着堂嫂大约是恨下一条心要出林家。”

    苏青芷在心里叹一叹,她分明是把面子都丢掉,一心一意要脱了这个火坑。

    苏青芷特别的好奇瞧着林望舒:“总会有原因,堂嫂嫁进林家这么多年,又有孩子,如果没有一定的原故,只怕是狠不了心。”

    林望舒伸手抚一抚她的脸,说:“堂嫂说,这些年,她的日子过得累过得辛苦,可是林家的女人们都是过一样的日子,她的心里不敢存有任何的希望。

    然而她是一心一意想要做贤妻良母,只是堂哥越来越不给她机会,她越来越觉得日子难过。

    她不想为了那样一个无情的男人,这一辈子陷在林家里委屈着过日子。她的孩子大了,有长辈们看着,至少能自保住他的安全。”

    其实林望舒打听了更加多的事情,只不过他答应了人,在这事情不曾落定之前,他要保持沉默、

    好园的堂嫂受林明婉再嫁的刺激,又因为听说林明婉再嫁之后生活的不错,过年前,竟然托付人给娘家送来丰厚的年礼。

    有关林明婉的事情,五房的人,自然是隐瞒不了林家的人。

    林明婉再嫁之后日子过得不错,这样的事情,五房的人,恨不得宣扬得让她前夫家早早知晓。

    好园的堂哥近些年来待妻子冷漠了许多,他有两个妾室是自小跟着他的丫头,经生子后由通房成了妾室,她们两人自然比妻子更加懂得他的喜好。

    有解语花一样的妾室,而且还是两个互相友爱的妾室,好园男主子面对越来越不识风情的妻子,他的心渐渐的偏了。

    男人的心思偏了,女人自然明白,再加上这些年下来,她只得一个孩子的事情,她的心里一直怀疑是给男人的妾室所害。

    如今她的家中侄子总算有人瞧着有出息,再说又眼瞧着林明婉再嫁也能过得不错,她的心思动了,她年纪不大,她回去跟娘家嫂嫂通了气。

    娘家嫂嫂也可怜她在夫家挣扎着生活,再说小姑子又不介意再嫁的事情,自然是要趁着年纪不大,还来得及生育早早脱了林家的门。

    林望舒初初听了别人传来的话,他心里非常的生气,然而那人说得明白,如果把人换成他摘亲的姐姐,他是不是一样会站在他姐姐的立场说话做事。

    林望舒想起他姐姐的事情,他自然明白别人愿意和他说了实话,多少是因为他家姐姐的事情,想要换取他的同情心,再加上他们少年时的交情,他也相信林望舒会信守承诺沉默。

    林望舒也不曾想过只是跟少年时的朋友说几句话,得来这样的消息,他悄悄跟林望从说了,林望从也觉得这事还是不要理会,就当作他不曾听见别人的知心话。

    毕竟眼下这样的情景,有时多话就会同时得罪两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