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五百五十五章 盯
    苏青芷是不急着求答案的人,至少在此时,只怕是无人会提供真实答案。

    她们妯娌离了主院,苏青芷心里挂念着女儿,而刘氏张氏也不是特别好奇的人,明氏或许知一些事情,可是如今她没有心思多说,大家也不会去跟她打听消息。

    苏青芷回到由园,听见林静琅欢乐的笑声,她觉得目前来说,这是世间赐予她最美妙的声音。

    苏青芷环抱着林静琅,听着她的婴儿话,然而她笑着教她:“父亲,母亲。”

    “呀,呀呀。”林静琅欢喜的在苏青芷怀里说话。

    有关林家五夫人回娘家的事情,如一阵风一样刮过林家所有的地方。

    由园很快的有客人来了,苏青芷笑嘻嘻迎了人进来。

    天气暖和,苏青芷招呼她们在院子里坐下来,大家说着话,当然她们有心把话题转向五房主院,只是苏青芷知道的事情,与大家没有任何的区别。

    大家说着话,渐渐的话题转为儿女大事情,一个个问寻苏青芷打算几时再有一个孩子。

    苏青芷内心里无比的尴尬,这般类似亲密的话题,她从前不曾与人交换过如此亲近的话题。

    她是觉得他们可以有第二个孩子,然而林望舒觉得还不用急,不如就顺其自然。

    大家说说笑笑,很快她们因家中的事情离开。

    苏青芷还是从她们的话里,听出有关五房长房的特别事情。

    林家五老爷很有孝心赠了林家大老太爷一对丫头,然而林家大老太爷没有相中那对丫头。

    她们笑着说,从前听家里长辈们提过,林家五老爷在林家大老太爷面前很受大宠爱,可是不曾见过现实。

    这一次,她们总算是见过现实。

    林家大老太爷身边服侍的人,那是家里精心挑选的人。

    如林家五老爷这般随意送人,最后林家大老太爷没有相中人,还留下嫡小儿子陪着说话,最后听说都不曾生气的痕迹,实在让人惊讶。

    苏青芷只觉得她们每一个人都是观察家,从小节入手,观察得这般仔细。

    大家最后猜测说,只怕是林家大老太爷吩咐林家五老爷送林家五夫人回娘家小住。

    苏青芷的心里也是这般的认同,只不过她不敢流露出任何认同的神色,她用一种茫然的神色望着大家。

    这一天,林望舒回来之后,他换了家居服,便被林望从传过去说话,苏青芷只能跟他悄声说:“大哥把母亲送回舅家小住。”

    林望舒眼里闪过诧异的神色,这些年,林家五夫人闹过许多的事情,每一次,也不过是以林家五老爷不理会她开始,再到林家五老爷再次理会她结束。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说:“没关系,我去听一听哥哥们说什么。”

    林望舒一会便让人传话到由园,他留在长园里用餐。

    苏青芷用过晚餐之后,又带着林静琅在院子里四处转一转,她如今大部分的心思用在孩子的身上。

    随着夏天的来临,蚊虫多了许多,苏青芷在四角种了那种传说中驱蚊草,可是院子里难免还是有几个勇敢蚊虫飞了过来。

    天色稍稍暗,苏青芷就赶紧把她往房里抱,母女两人直接进了纱帐里面。

    苏青芷低声读史书给林静琅听,只读一会,她就很快入睡了。

    苏青芷也轻舒一口气,其实她是想读《千字文》给林静琅听,只不过她越听越有精神。

    只有史书,再加上苏青芷无任何起伏平平的读书声音,很是催眠让她快快入睡。

    林静琅是要睡得多的孩子,苏青芷问过明氏,她说林望舒小时也是要睡得多的人。

    原来传承是如此美妙的事情,苏青芷便放心的由着她去睡。

    早上,林静琅通常醒得也还算早,有时候,苏青芷会放奶母回去陪她的孩子一晚,她会醒来后,在床上跟苏青芷玩耍一会。

    苏青芷觉得她是那种天然贴心的孩子,总是在不经意时,会做小小的动作温暖她的心。

    林望舒回来的时候,瞧见在床上睡得张手张脚的女儿,低声问:“她奶母呢?”

    苏青芷起身,一样低声说:“我现在把她抱过去。”

    苏青芷带着女儿睡觉的时候,她通常是特别的警醒,她怕在无意当中会伤到小小的孩子。

    林望舒也是一样的心思,结果每一次睡下来,大约只有林静琅享受了睡眠的乐趣。

    苏青芷把林静琅送进她的房间,奶母在在烛火做着小衣裳,苏青芷瞧了瞧,低声叮嘱说:“天色太暗,别伤了眼睛。”

    奶母小心翼翼的接过林静琅,把她送到她的床上之后,她拉好纱罩,又特别的在床边望了望。

    她回头跟苏青芷笑着说:“小小姐睡熟了。”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只见她略为紧张的解释说:“少奶奶,我只是小姐没有在身边,或者她睡熟之后,我才会做着这些事情,我一定不会误了照顾小小姐的事情。”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白天,你一样可以在闲时做这些事情,我们院子里的人,只要做完应该做的事情,又做得不错,我不会管她们太多。”

    奶母轻舒一口气,她在由园里瞧得清楚,苏青芷这样的女主子非常的少见,她几乎不会让人盯着她们做事。

    如常安那样和她一起照顾林静琅,奶母从来不认为那是来盯她的人。

    实在是常安在她身边的时候,常会帮着分担许多的事情,两人把林静琅照顾得非常周到。

    苏青芷一向认为宾主关系,在一定的时候,还是要轻松自在,如此一来做事的人,可以更加的尽心一些。

    当然面对那不尽心而一心想要讨巧的人,苏青芷也会寻适当的机会放她去攀高峰。

    人生的意义在于,我只能给你,我有的我愿意给的,而我无法给你,我没有的东西。

    奶母为人很是本分,在外面也不言主人家的是非,当然也不是那种想借着机会为家里攀一攀高峰的人。

    苏青芷听过别的嫂嫂们提及奶母们的事情,有些奶母帮着照顾一年孩子之后,自认为她们的功劳比海深,然而趁着机会提出各样的要求。

    有的主子,觉得奶母的确周到,她所提要求又能做得到,便顺水推舟的应承下来。

    林静琅的奶母,当然也会有要求,她的要求则是想因为家用的关系,她愿意多留一些日子在林静琅的身边。